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江湖位面小人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玉玲珑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玉玲珑

        紫衣女子倏地便跳下宝座,弃掉水烟,用她那根九尺长的龙头拐杖轻轻地在地上一点,便稳稳立住。

        她的整具玲珑娇躯也就立在拐杖之上,看上去比苏微云还要高两个头。

        “你姓甚名谁,怎敢在本姑奶奶面前放肆?!”

        苏微云笑道:“我也不是谁,只不过是此间的主人之一罢了。小姑娘,你撒野撒到了我家里面来,还来责问于我,实在是有趣了。”

        紫衣女子听见苏微云叫他“小姑娘”,不由得惊叫一声,突然如风般一动,拐杖紧紧逼上,使出一招“灵蛇出洞”,疾刺苏微云怀中。

        这一招灵蛇出洞刁钻狠辣,出其不意,本是海南剑派的剑式,但让她以如此沉重的拐杖用出,竟然显得毫不费力,十分轻巧。

        苏微云抬手而动,轻轻一笼,如同处在云雾之间,竟在间不容发之刻,一把抓住了龙头拐杖。

        如同一下子抓住了蛇的七寸!

        他手上传去一股大力,甩了两甩,忽地往旁边一掷,竟瞬间让紫衣女子拿捏不住,拐杖高飞而出。

        苏微云还未再有动作,那紫衣女子突地变出一柄剑来,连刺七次,每一点都点向其周身要害,凌厉非常。

        原来那拐杖里本有一个暗格,一直隐藏着一柄利剑,现在被苏微云倏地拔出来了!

        这一变化虽是突如其来的,但苏微云丝毫不慌,剑刺了七下,似蛇七探,他的身法也连续变化了七次,躲开了所有的刺击。

        紫衣女子眼见攻不可续,急急后退,左手从腰间一碰,“哗”的一下打出无数奇特的铁莲花瓣暗器,将苏微云的手、足、头、腹、面全都罩住。

        呼!

        狂风一啸而过,苏微云两袖同时挥开,微微抖震三下,往地下忽地一盖,漫天的暗器忽都不见。

        苏微云再一抬手时,只见那些铁制的莲花状暗器俱都被掩在地下,再不能翻波澜。

        “看来伏雷神手也并不是多么浪得虚名的。”

        苏微云随口自语一句。

        紫衣女子见她所有的招法,无论是剑术、机巧、还是偷袭,三样看家本领均被眼前此人轻而易举地化解,心中顿时大惊。

        她犹豫片刻,缓缓问道:“阁下究竟是何人?”

        苏微云道:“我已说过了,我就是此庄居客。小姑娘你若要作客,便恭恭敬敬地问候一声,我自放你过去;你若要找事,倒也简单的很,打败了我,你想把这富贵山庄拆了都是可以的。”

        紫衣女子闻言,面色又冷了下去,道:“你别一口一个‘小姑娘’的,你看样子也比我大不了多少!”

        苏微云哈哈笑道:“可是我好像看起来比你要成熟得多。”

        紫衣女子道:“从哪里看出来的?你也抽水烟?你也坐高椅?你也有人服侍?你也敢随便杀人?你的排场也有这么大么?”

        苏微云道:“都没有。”

        紫衣女子冷笑道:“哼,原来你都没有。”

        苏微云微笑道:“正是如此,所以我才成熟。因为我不需要像你一样,故作姿态,用其它东西来显得年纪很大,资历很老。”

        紫衣女子的心态被他一语说破,顿时花容变色,又气又怒,持着利剑,再要对苏微云出手!

        恰在此时,门口缓缓走来一人。

        林太平。

        紫衣女子刚刚掠出,林太平便拾起地上一瓣铁莲花,挥手“嗖”地扔出,迅疾飞去,插入地面,正打在其身前,阻住来路。

        紫衣女子急变身法,身子轻灵地一转,往左处移去,林太平竟然故技重施,继续抛掷暗器,又恰好钉在她的面前。

        她在空中转向,踏在旁处,却居然还是被林太平料中,莲花不偏不倚,刚好就在她落脚之处。

        这种手法简直就像是排练过许多遍的变演戏法一般,紫衣女子所有的身法变化都完全被封死,似乎是她每一个动作都在林太平的预料当中。

        苏微云仔细观察发觉,那大抵是因为林太平对她的武功套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她与林太平的武功好像本是同出一门的。

        紫衣女子忽地一跺脚,气得停下,指着林太平久久说不出话来:“你就是那个林太平?”

        林太平道:“不错,我就是林太平!”

        紫衣女子道:“我可曾得罪过你?”

        林太平道:“没有。”

        紫衣女子怔怔问道:“那你......你为什么要在大婚时逃走?”

        林太平淡然道:“我乐意,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管不着。”

        紫衣女子道:“你真的如此不愿娶我?”

        林太平不说话,他已不需要再多言。

        紫衣女子咬牙切齿,怒道:“好,好,好!我终有一天要你来求我嫁给你的!”

        她说罢,飞快地掠上胡车,拉闭帘幕,在鲜花开道,宫女掌灯,昆仑奴抬轿的大排场下飞速地离去了。

        傍晚,紫衣女子一行人不久便消失成一个小点,随着天色同暗,消失在视野中。

        林太平望着远方,有些出神,思绪不知是飘飞到了什么地方。

        月初升,亮成一弯新牙。

        “她原来是来找你的?”

        “嗯,她是来找我的。”

        苏微云看了看林太平,问道:“你吃饭了吗?”

        林太平回过头来,道:“吃了。”

        苏微云道:“那好,我们回去吧。”

        苏微云拉着林太平,在月色下往富贵山庄中走回。

        林太平惊奇地打量了苏微云几眼,道:“苏老哥,你不问我她是谁么?”

        苏微云道:“你若想说自然会告诉我的,我又何必问?”

        林太平忽停住脚步,长叹道:“我想说。”

        苏微云道:“好,我听。”

        林太平道:“想必苏老哥你也猜到了,那位姑娘叫作玉玲珑,其实我和她......其实是我母亲为我安排的一桩婚事。”

        苏微云道:“嗯。”

        林太平脸上露出痛苦之色,道:“可是我和她并不熟。不止不熟,我甚至连她的面都没怎么见过。”

        “娶一个不认识的女子,的确会让人难受的。”

        林太平叹道:“所以我就逃婚了,就逃到了富贵山庄来。”

        苏微云笑道:“幸好你逃婚了,否则你也交不到我们四个好朋友的。”

        林太平想到这里,也微微笑道:“是,世事本来难料。我能交到你们四位朋友,真是我最幸运的事情。”

        “唉,可惜我的母亲却未必会认同我的,玉玲珑既然已经找到这里来了,想必也是我母亲告诉她的,所以......”

        苏微云道:“所以你也不必担心,你母亲既然只是让她来,而不是亲自前来将你抓回去,当然就是她已理解了你。”

        “理解我?”

        苏微云慢悠悠地回了屋子,留下一句话:“你虽然逃婚,但这却意味着你至少是有主见的,你本该对自己有所主张。母亲总不能永远束缚着孩子,你的母亲若是一个好母亲,便必定懂得这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