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商道仕途在线阅读 - 第062章 做贼心虚

第062章 做贼心虚

        会议开了个把小时,国土局各部门负责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来讨论去,还是了无头绪,一个个都喊难。

        难题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在那儿的:虎头湾那块地拍不出一千万来。

        最后,窦国成火了:“什么工作没困难?要想不困难,可以啊,把土地处置权拱手交给法院,以后大家可以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抽烟看报纸,那还要国土局干什么,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纷纷低着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假装埋头做记录。

        窦国成发完火之后,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接着说:“同志们,这件事,说大了,关系到乐腾市的社会稳定,必须从讲政治的高度来认识;说小了,关系到国土局存在的意义,我们必须迎难而上,尽力而为,争取最好的结果。”

        一席话,统一了思想,指明了方向。

        “我同意窦局的意见。”林子坤把话接了过去,点名问庞东山:“庞处长,你那边掌握的信息,有意参与竞拍的企业有哪些?你觉得有没有合适的?”

        “前期我们摸了摸情况,看中通用机械厂土地的企业有不少,有江腾建设、乾坤地产、辉煌置业、凌云建筑等好几家。”庞东山看着窦国成的脸色说:“最有实力的当然是江腾建设……”

        庞东山顿了一下,想看看窦国成的意思,他从林子坤那里得知,窦国成对江腾建设的老板方天剑有些看法,但土地转让给哪一家,最终必须要窦国成点头才行,至少他不反对。

        但是,窦国成并没有说话,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庞东山就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我谈点个人意见,最后以窦局说的为准。”林子坤见又要冷场,马上接着说:“首先,我建议这两宗土地出让采取挂牌的方式进行,这样只要有一家企业报价都不至于流拍;其次,凡是符合条件的企业都可以报名,按照程序公平竞争。”

        副局长表了态,其他部门负责人纷纷表示赞同。

        最后,窦国成总结说:“林副局长的两点意见我都赞成。同时,局里成立专项工作小组,请林副局长任组长,庞处长和迟处长任副组长,其他工作人员你们定。我再强调一点,这事已经上升到了维护稳定的政治高度,各级领导,包括我本人在内不宜干预过多,这既是便于工作小组开展工作,也是对在座各位的保护。”

        卫青阳暗暗佩服窦国成的老辣,轻描淡写之间,就把大难题甩给了林子坤,而且还特别强调,这是政治任务,他自己都不过多干预,其他的人乍一看,窦国成给了林子坤更大的信任和权力,但知情人却明白,这是把他放在火堆上烤。

        连卫青阳都看懂了,作为当事人林子坤又何尝不明白?

        散会之后,林子坤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江腾建设常务副总戴水木的电话,他说:“林局,有个情况向你报告一下,昨晚上我们方总召集公司高管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决定放弃参加通用机械厂土地的竞拍。”

        林子坤纳闷,是不是方天剑已经得到了两宗土地捆绑挂牌的消息,觉得无利可图才选择退出,便问道:“戴总,什么原因呢?”

        戴水木叹口气,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会上大家都提出了疑问,已经到嘴边上的肥肉怎么不吃了呢?这不是方总的风格啊。方总会后私底下跟我说,主要还是来自上头的压力。”

        “没有其他方面的考虑么?”林子坤继续套话。

        “好像没有,至少我还没有听说!”戴水木说:“前期我们投入很大,方方面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方总作出这样的决定,应该也是无奈之举吧。”

        对于戴水木的说法,林子坤凭直觉还是觉得基本可信的。

        一方面戴水木跟随方天剑多年,是江腾建设的核心人物,也是铁杆心腹,公司的日常运作都交给他在操控,如果仅仅出于利益的考虑,方天剑不会不跟戴水木明说;

        另一方面,江腾建设为了拿下这块地,在法院和通用机械厂的关键人物身上做了不少工作,前期投入的确不小,以方天剑唯利是图的经营性格,轻易不会抽身而退。

        这只能说明,江腾建设的退出,多半是牵扯了高层的神经,很大的可能就是,窦国成知晓了方天剑是“干女儿”事件的始作俑者,通过市长刘明达从另外的方面给他施压,迫使他作出了不得不把到嘴的肥肉吐出来。

        联想到刚才会议上,窦国成把难题交到自己的手上,做贼心虚的林子坤如坐针毡,,悔不该当初上位心切,一时头脑发热,在方天剑鼓动之下,贸然参与到“干女儿事件”当中去。

        这时,内线电话响了。

        “林大局长,晚上有没有饭局?”是办公室主任马晶晶。

        “有什么事吗?”林子坤不想在内线电话里多说什么,谁知隔线有没有耳呀。他曾经接到过一次串线电话,尽管人家在电话里说的全是工作,但他觉得自己像个贼。

        “请你吃饭呀,你敢吗?”马晶晶在那边笑:“是不是权力大了,胆子小了。”

        “我这里还有事,有空我给你打吧。”林子坤怕马晶晶说出其他什么来,忙把电话挂了,沉默了几分钟,用手机拨通了她的手机。

        马晶晶在那头笑了:“嘻嘻,果不其然呀,胆小如兔,打电话还来个狡兔三窟。”

        “你在什么地方这样说话?”

        “我在厕所里,放心了吧。你听声音……”马晶晶笑得松软,林子坤身体某个部位开始膨胀。

        “有什么事,说吧。”

        “老窦投降了,晚上庆祝一下?”

        “什么意思?”

        “跟我还装糊涂呢?刚才在会上,老窦不是把通用机械厂的土地招拍挂全权交给你了吗?”

        “你方便吧,没事别瞎说!有人敲门呢。”林子坤忙把电话挂了。

        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马晶晶还以为是“干女儿事件”奏效了,竟然把窦国成的打击手段看成是服软的表现。

        林子坤抓着手机,陷入了沉思。

        门“砰”地被推开,林子坤有些恼怒,见是马晶晶,就皱了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