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商道仕途在线阅读 - 第059章 你自宫吧

第059章 你自宫吧

        乔婷婷狠狠剜一眼,恶声恶气地学着韩若男的口气说:“若男姐跟我说,他要敢怎么着你,我阉了他!”说完,小巴掌立起来,狠狠地往下一劈,还特意盯了卫青阳的裤裆一眼。

        卫青阳瞬间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夹紧了裤裆。

        尽管乔婷婷话说得很重,但没有得到卫青阳明确的答复,她还是不敢放心去睡觉,只能像只乖乖兔,背着身蹲在沙发旁,一边整理行李箱里的衣物,一边跟卫青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

        卫青阳想吓唬她,便以厘米为单位一点点向她挪动,嘴上说着对付鬼佬的故事,在乔婷婷傻笑着没有防备时寸寸逼近,直到可以清晰地看见她后颈上的细碎毛发。

        就在这时,乔婷婷忽然转过头来,直直地看着他。

        两个人的距离近得几乎鼻尖都快顶上了!

        这么近的距离,卫青阳看她都快成了重影,他想一定是对眼了。

        乔婷婷一下笑起来,证实了他的猜测:“你怎么成斗鸡眼了?”

        卫青阳往后撤了一点,有些窝火地看着她。毫无疑问,又被这丫头耍了!

        “你是不是想非礼我?”乔婷婷的脸上没了羞红,完全坦然、完全坏笑。

        卫青阳的兴致,在她这么白痴的问话下,迅速退潮,问:“你故意的吧?”

        乔婷婷撇嘴,瞪着他,不说话,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卫青阳无趣地退后,挪到了沙发的另一头。

        此刻,卫青阳与乔婷婷近距离面对面,大眼瞪小眼,颇有点类似于两国军舰在争议海域对峙,随时可能擦枪走火。

        “嘀铃铃!”

        卫青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青桔,接电话,接电话!”乔婷婷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提醒道。

        “喂?”卫青阳接通了电话:“冬瓜,怎么样?”

        “太刺激了!”韩卫东兴奋异常,说:“我把鬼佬带到了蔻儿姐她们家后面的小公园,鬼佬开始还不肯配合,我找来半截子砖头,要砸他的手指头,他一下子就怂包了,蔻儿姐问什么,他就说什么,问完了,蔻姐儿可高兴了。”

        “没留后遗症吧?”卫青阳还担心鬼佬会找孙妙颖的麻烦。

        “没有!”韩卫东说:“我跟鬼佬说,你再敢哄骗女孩子,老子见你一回打你一回;蔻儿姐说,你也是个搞艺术的人,只要改邪归正,我就不在报纸上曝光你。你看,我和蔻姐儿配合默契吧,这连哄带吓唬,鬼佬立马服服帖帖的。”

        “冬瓜,你得谢谢我吧,要不是我,你哪有跟蔻儿姐如此亲密接触的机会?”

        “嘿嘿。”韩卫东得意地笑。

        “今晚上,你要失眠了吧!”

        韩卫东沉默了一下,说:“内心很激荡,当然睡不着。”

        卫青阳说:“你是内心很淫荡,所以睡不着吧。”

        韩卫东说:“别瞎说,我对蔻儿姐的感情是很纯洁的。”

        卫青阳说:“呵呵,你要纯洁,那世上就再没有不纯洁的人了。”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韩卫东笑骂了一句,说:“不跟你胡扯了,蔻儿姐喊我呢。”

        啪,电话挂了。

        嘛的,重色轻友!卫青阳气呼呼地攥着手机,再看乔婷婷,不见了。他四处寻找,最后在自己鸭子屋的床上发现了猎物,她已经钻进了毛巾被,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对他着笑,颇为得意。

        太阴险了,趁机霸占我的床!卫青阳火腾地上来了,阴着脸也走到床边,伸手扯毛巾被。

        乔婷婷嚷开了:“干吗呀你!抢劫啊!”

        卫青阳正在气头上,声音比她还大:“这是我的床,也是我的被!”

        乔婷婷态度同样坚决,双手扯着毛巾被,用半个身子压住另一端,气势汹汹地吼:“卫青阳,你松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抢被子就是为了趁机吃我豆腐!”

        卫青阳简直比窦娥还冤……我抢被子只是为了为了吃豆腐吗?!

        我抢!我抢!看谁力气大!

        当然是卫青阳的力气大,毛巾被的争夺战即将以胜利而告终。

        突然,一个黑影飞过来,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卫青阳的面部。其中,有一根线头之类的东西,甩进了他的眼睛,瞬间有些刺痛,下意识的,卫青阳伸手去捂眼睛,表情有些扭曲。

        一双小手扶住了他的肩膀,接着一个声音紧张起来:“怎么了?疼吗?没事吧?”

        卫青阳揉着眼睛,摆手说没事,心里还挺美!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乔婷婷并不是真的要砸他,而是误伤……正美着,黑影再次砸中他的脑袋,他睁不开眼,凭声音感觉乔婷婷已经站起来了。

        紧接着,卫青阳的后背又挨了一小脚丫。

        踉跄下床,等眼睛恢复视觉后,就看见乔婷婷穿着黑色的睡衣,拎着枕头,站在床上,威风凛凛地骂道:“活该!狗胆包天了,敢欺负乔姐姐!”

        “你差点儿把我弄瞎了,你不知道啊?”卫青阳瞪着眼睛冲乔婷婷喊:“我今天必须要欺负你!”

        “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乔婷婷看卫青阳火大,便软了下来,问道:“哎,青桔,你还记得吗,在江边我问你,要是有人欺负我,你怎么说的?”

        “我说什么了?”

        “你说,你就阉了他。”

        “说了,怎么的?”

        “哈哈,那你自宫吧!”乔婷婷也不扯被子了,无比得意地冲他摇头晃脑:“别耍赖皮哟,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

        卫青阳一愣,看着乔婷婷嬉皮笑脸地冲他挤眼睛,瞬间恍然大悟……妈的!又中了这小丫头的奸计!

        “青桔,麻烦你,沙发上将就一晚上吧!”乔婷婷坐下来,抱着毛巾被,指指门外,换了一副可怜兮兮的口气。

        “这是我家啊!我凭什么睡沙发?”卫青阳还在生气,他瞪着眼说。

        “青桔,你要跟我抢床,就是欺负我。你要欺负我,就要先自宫,你要睡床还是要自宫,自己选吧!”乔婷婷笑着,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卫青阳哑口无言,抱了条毛毯,喘着粗气转身走向客厅。

        乔婷婷哧溜钻进了毛巾被,说:“拜托,帮忙关下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