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商道仕途在线阅读 - 第057章 阉了他

第057章 阉了他

        走了一会儿,乔婷婷追上来,抱着卫青阳的胳膊,怯怯地说:“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不是有意的。”

        “我生气了吗?”卫青阳反问。

        “哦,你没生气啊,那太好了!”乔婷婷笑了;“是我想多了,我说嘛,青桔将来可是要当局长的,这点胸怀还没有哪成啊?”

        对于没心没肺不着调的乔婷婷,卫青阳想生气都生不起来,寻思着找个什么机会捉弄捉弄她,出出这口恶气。

        “嘀铃铃!”

        卫青阳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肯定又是韩卫东那厮,这家伙心里郁闷就去喝酒,酒量不大很容易喝多,喝多了最喜欢找人扯淡,一扯起来就没完没了,特别的烦人。

        掐了!

        再响!

        再掐!

        还响!

        无比的执着,一如韩卫东追女生的风格!

        乔婷婷先失去了耐性,说:“接吧,万一有事呢?!”

        “喂?”卫青阳接通了电话。

        “大哥哥……”对面是一个女声,已经带着哭腔了:“我都要急死了,你干嘛不接我电话呀?”

        坏了,不是韩卫东,是孙妙颖。卫青阳吓出一身冷汗:大晚上的,孙妙颖还打电话过来,一定是遇到大麻烦了!

        “妙颖,怎么了?”卫青阳又急中生智:“我刚才在洗澡,手机放床头了。”

        乔婷婷在一旁急的挤眉弄眼,卫青阳这才意识到,又特么急中生出个痔疮,掐了好几次,是在洗澡吗?

        “呜呜……”孙妙颖委屈地哭了。

        “你别哭哇,有事跟卫叔叔说,卫叔叔替你做主。”

        孙妙颖哭得更伤心了。

        卫青阳六神无主,赶紧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卫叔叔再不会掐你电话了。”

        孙妙颖断断续续地说:“大哥哥,呜呜……钢琴王子他……呜呜……又来纠缠我!”

        “狗胆包天了!”卫青阳怒骂一声:“别哭,好好说,怎么回事?”

        孙妙颖止住了哭声,把事情跟卫青阳说了。

        原来,钢琴王子在拘留所呆了几天,今天刚被放出来,上晚自习之前,孙妙颖出去吃饭,这家伙把她堵住,纠缠不休,拉拉扯扯,要带孙妙颖去个好玩的地方。

        孙妙颖没办法,就哄骗他说,老师和同学看见了不好,等下了晚自习,我再跟你玩去。

        钢琴王子这才松了手,说,那好,我等着你。

        回到教室,孙妙颖没敢跟老师说,下晚自习之后,才躲到厕所里,给卫青阳打电话。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才从拘留所出来,又开始为非作歹,简直无法无天了!卫青阳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大声告诉孙妙颖:“妙颖,你别怕,我过来接你,顺便收拾他!”

        “好的。”孙妙颖答应了,又叮嘱说:“大哥哥,你快点啊,一会儿同学们都走光了,我更不敢出去了。”

        “谁呀?”看卫青阳挂了电话,乔婷婷眨巴着眼睛,问道:“一会儿大哥哥,一会儿卫叔叔,好乱哦!”

        “一点都不乱!”卫青阳就把孙妙颖与钢琴王子之间的纠葛大致跟乔婷婷说了一遍。

        “哎,青桔,我问你,要是有人欺负我,你会怎么样?”乔婷婷很认真的问道。

        不着调的人就是不一样,别人在这个时候,多半会替孙妙颖着急,可她倒好,开口先把自己代入进去了。

        “我也肯定收拾他!”

        “怎么收拾呀?”

        “呃……阉了他!”卫青阳又急又烦,脱口而出。

        “是不是又要打架呀?”乔婷婷笑嘻嘻地说:“带我一个呗!”

        “用不上你,碍手碍脚的!”卫青阳把钥匙掏出来递给她,说:“乔乔,你先回去,我得马上赶过去。”

        乔婷婷见卫青阳态度很坚决,只好不情不愿地接过钥匙,说:“好吧,你小心点,早点回啊。”

        走出江滩,卫青阳和乔婷婷各自打车,一个奔春风街,一个奔乐腾实验中学。

        车刚起步,卫青阳觉出了不对劲,自己背着个公务员的身份,收拾流氓这种脏活,亲自下手肯定不合适,得把韩卫东喊上,反正他现在是无业游民,只要不出格,打架斗殴的坏名声,也不在乎多背一个,少背一个了。

        卫青阳摸出手机,给韩卫东打电话:“冬瓜,忙什么呢?”

        “别烦我!”韩卫东的语气十分恶劣。

        莫非他已经知道了自己与韩若男合伙诓他的真相。

        “冬瓜,我想你……”

        “你想也没用,我不会回去的!”

        “不是。”卫青阳乐了,说:“我没想请你回来,是想给你找个乐子。”

        “没心情。”

        “怎么啦?”

        “蔻姐儿嫌弃我,不愿搭理我。”韩卫东无比惆怅地说:“我给她打电话,想请她出来坐坐,跟她解释解释,为什么把工作丢了,可是她说,丢了就丢了呗,跟我有什么关系?还说,我挺忙的,没什么事,就别给我打电话了。”

        卫青阳无语,自打认识韩卫东那一天起,这小子换女友像换衣服,从来不放在心上,看来,这回他是对窦蔻动了真情。

        “嗯……”卫青阳沉吟片刻,灵机一动,说:“哥们,我就是为这事找你呢!”

        “说,快说!”韩卫东立即来了精神。

        “蔻姐儿正在忙一个专题,关于青少年心理问题的,想采访钢琴王子,找李大姐帮忙,可惜没成功。”

        “这……我也帮不上忙啊。”

        “现在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

        卫青阳就把钢琴王子出来之后,继续纠缠孙妙颖的事说了:“如果我们能把这小子逮着,交给蔻儿姐采访,你说,蔻儿姐会不会有兴趣?”

        “必须有兴趣啊!”韩卫东二话没说,问:“他在哪儿?怎么干?”

        卫青阳说:“我马上到实验中学,办法我已经想好了,见面再商量。”

        韩卫东说:“太好了,我马上就到。”

        几分钟之后,韩卫东开着车来了,他们在实验中学的门口汇合,很快就在一棵大树下看见了钢琴王子那个鬼佬,躲在在黑暗中探头探脑,盯着校门口进出的学生们。

        卫青阳与韩卫东密谋了一番,然后分头给孙妙颖和窦蔻打了个电话。

        孙妙颖很兴奋,窦蔻也很兴奋。

        一分钟之后,孙妙颖从学校出来了,鬼佬忙从大树后面溜达出来,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