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商道仕途在线阅读 - 第056章 乔乔和青桔

第056章 乔乔和青桔

        听了乔婷婷畅想的美好“钱”景,卫青阳调侃道:“你不是说你不差钱么,还那么爱钱?”

        “可我爱钱上面的祖国大好山河呀。”乔婷婷嬉笑。

        “严肃点,不许嬉皮笑脸。”卫青阳的语气严肃起来,就像局长训斥一个不听话的下属。

        “是,我不爱钱,我爱的是赚钱这个游戏。”乔婷婷认真的说,非常认真:“生意场上,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处处暗藏杀机,步步埋着地雷。每个人的眼睛里都藏着刀,像条毒蛇蛰伏其中,不动则已,一动就直击要害,这太刺激了!”

        卫青阳惊讶,乔婷婷不过是个无业女青年,此时却有点像唐吉坷德,想象着凭一把破剑在生意场上纵横驰骋,大杀四方,为的还不是钱,而是刺激。看来,她的不着调还不仅限于喜欢问白痴问题,还有财富妄想症。

        卫青阳很认真地问道:“婷婷,等你屹立于珠穆朗玛最高峰,能不能仗义疏财,把你不爱的钱施舍给我一部分?”

        “凭什么,不劳而获,你想得美!”乔婷婷毫不犹豫地拒绝。

        卫青阳笑一笑,伸出小拇指,安慰她:“你放心,我只要一小部分。”

        “你……还是笑话我!”乔婷婷翻白眼:“有本事你十年之内当上局长啊,到时候我嫁给你,所有的钱都有你一半。”

        这下轮到卫青阳翻白眼。

        “好了,好了,钱还在珠穆朗玛峰呢,我们就为了分赃争得面红耳赤,多没有情调啊。”卫青阳赶紧转移话题:“婷婷,快吃,快吃,吃完了我们去看电影。”

        “师兄,我有一个提议,你不要叫我婷婷!”

        “为什么?”

        “不吉利!天天婷婷婷婷的,有好事也得让你叫停了。”

        “呵呵,小小年纪,还迷信?好吧,那我叫你什么?”

        “叫……乔乔。”

        “乔乔?”

        “对呀。你看,瞧瞧瞧瞧,这姑娘多漂亮,多能干,多有钱呀。听着是不是很带劲儿?”

        “行,以后就叫你乔乔了!”卫青阳想了想,又说:“你以后也别叫我师兄了,显得生分,要不,你也喊我老卫吧。”

        “不好,不好。”乔婷婷连连摆手:“老卫吧,老尾巴,多难听啊。”

        “你这小脑袋瓜是怎么联想的?”

        “反正是不好!”乔婷婷歪着脑袋,望着天花板出了一会儿神,突然说:“师兄,我喊你卫局吧?”

        “什么畏惧?发音能不能准确点?”

        “不是畏惧的畏惧,是卫局长的卫局!”乔婷婷解释说:“就是希望你早日当上局长。”

        “不行!”卫青阳断然反对:“传出去让人笑话。”

        “要不……阳局?”

        “胡说!你仔细琢磨琢磨,难不难听啊?亏你喊得出口?”

        “阳局,阳啊啊具?呵呵!”乔婷婷脸一红,尴尬地笑笑:“卫局不行,阳局更不行,那……青局,对,就是青局,小青桔,小青桔!就这么定了!”

        乔婷婷为自己的小创意得意不已。

        “乔乔!”

        “青桔!”

        两人同时大笑。

        吃完饭,卫青阳和乔婷婷去看了一场电影,是个老掉牙而且俗不可耐充满狗血情节的爱情故事,上一次陪林晓薇,已经看过一回。

        才开始五分钟,卫青阳就丧失了兴趣。

        乔婷婷却看得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地紧抓住卫青阳的手,指甲深深掐进了他的手背。

        卫青阳忍痛不吭声,没有把手抽出来,他喜欢这种被女生紧张时依赖的感觉。

        从电影院出来,乔婷婷眼睛红红的。

        卫青阳指着手背上深深的指甲印子说,看看你,掐得多狠啊。

        乔婷婷不好意思地笑了。

        街上灯火通明,车水马龙。

        乔婷婷第一次来乐腾,似乎对什么都觉得新奇,早已忘记了还要继续倒腾房间的事情,拉着卫青阳的手,来到青莲江边,沿着江堤漫无目的地向前走。

        一个卖花的小女孩走到他们面前,对卫青阳说,帅哥,买朵花送给漂亮的姐姐吧。

        看乔婷婷笑咪咪的,卫青阳爽快的掏钱买下一朵。

        接过花,乔婷婷低头嗅了嗅,灿然一笑,如夜色中绽放的花。

        紧接着,一个小男孩跑了过来,手里抓着几只色彩斑斓的风筝,他扬着脸,说:帅哥,美女,一起放风筝吧,让你们的爱情越飞越高。

        乔婷婷依然笑眯眯地看着卫青阳。

        卫青阳扫了一眼,再次掏钱,买了一只米老鼠造型的风筝。

        江滩上有很多放风筝的人,他们的风筝飞得最高,小到只剩钱币大的影子,乔婷婷高兴得像个孩子,拉着线轴得意的和旁边的人比来比去,结果和一只“大老鹰”缠上了,顿时天空大乱,又有几只卷了进来。

        几经努力,最后他们的风筝还是断了线,飘飘扬扬的飞向江心,最后跌落在江面上,随着江水消失在视线之外。

        乔婷婷抓着线轴,表情十分的沮丧。

        卫青阳安慰她:“没事,你喜欢,我们以后可以再来放。”

        “风筝断了线,就再也回不来了!”乔婷婷感叹一声,又跳跃性地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青桔,你还相信爱情吗?”

        “呵呵。”卫青阳不确定地说:“应该还是相信的,但跟这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很多的时候,人就像是一只风筝,被爱情这根线拽着的时候,都想挣脱开,试图飞得更高更远,好不容易挣脱开了,非但没有飞起来,反而一头栽进了江里,随波逐流,无疾而终。”

        “你连男朋友都没有,你懂什么叫爱情?”卫青阳下意识地就是回避,不想和她讨论这个话题。

        “有男朋友又不等于有爱情,没男朋友就不能有爱情?”

        “那你说,什么是爱情?”

        “爱情嘛……”乔婷婷想了想,说:“爱情就是一颗水果糖,刚含进嘴里很甜蜜,可时间长了就化了,要么甜进了心里,要么就劳燕分飞。好比你和师姐……”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水果糖,幼稚!切!”卫青阳冷嗤一声,粗暴地打断了她,转身往回走。

        被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折磨得苦不堪言,就像胶布贴在伤口处,任何企图揭开它的行为,哪怕再小心翼翼,带来的都是撕皮裂肉般的痛楚。

        乔婷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月光投射在江面上,亮闪闪的如同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