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商道仕途在线阅读 - 第047章 老子要搬家

第047章 老子要搬家

        宣布完了之后,马晶晶神神秘秘地把卫青阳喊到了她的办公室,让他在一张奖金单上签完字,然后递给他一个信封,说,从这个月开始,你享受部门副职的待遇,奖金增加了两千块。注意保密啊。

        卫青阳这才知道,局里部门副职以上人员,每月另外发一份奖金,数量还比较可观。由此可见,享受副科长的待遇不光是一种精神激励,还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怪不得大家削尖了脑袋都要争取进步。

        卫青阳道了谢,从马晶晶的办公室出来,正好碰上局长窦国成从卫生间回他的办公室,还回头看了卫青阳一眼,轻轻摆了摆头。

        卫青阳会意,尾随着跟了进去,带上门,说,谢谢局长的关心和培养。

        谢什么?窦国成黑着脸,说,成绩是你干出来的,大家都看在眼里,跟我个人没关系,知道吗?

        多好的局长啊,明明恩重如山,却视若浮云。

        卫青阳默然点头。

        窦国成意味深长地说:“小卫啊,我们人长两只手,一张嘴,就是要多做事,少说话。还有,长两只眼睛是为了多看,长两只耳朵是为了多听,而长一张嘴却不单是为了把听见的和看见的说出去。你明白了吧?”

        卫青阳红着脸点头:“谢谢局长指教。”

        下班之后,到了外面,卫青阳立刻给韩卫东发去一条短信:“恭喜我吧!”

        过了好一会儿,韩卫东才回了电话:“恭喜你什么?许越跟你复合了?”

        这小子嫌钱多,没有节约的概念,不习惯短信方式沟通,有事都是直接打电话。

        “别跟我提她!”卫青阳正开心着,没跟韩卫东发恼,而是兴奋地说:“冬瓜,我升官了,副科级科员,还享受副科长待遇。上午刚宣布的,没想到吧?!”

        “嘿嘿,同喜,同喜!不过,记住一点,走运的时候要做好倒霉的准备。”

        “倒霉你个烂冬瓜!我特么才转运,就准备倒霉,有你这么恭喜人的吗?你特么明摆着就是羡慕嫉妒恨!”

        “靠!老子犯得着嫉妒你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吗?”韩卫东十分装逼地说:“我是好心好意提醒你,要站稳脚跟,别特么没几天就被人家赶下台了!”

        卫青阳骂道:“你个鸟人,闭上你的乌鸦嘴!”

        “素质,注意素质!你特么现在是享受副科长待遇的国家干部了,不要张口闭口的全是污言秽语!”

        这句话倒还有点道理!

        “晚上庆祝一下!”卫青阳喜滋滋地提议道,并严正声明:“我请客!”

        没想到,韩卫东竟然一口拒绝:“没心情!”

        “怎么啦?”卫青阳吃惊:“又遭遇了相亲滑铁卢?”

        “滑你个妹的铁炉啊!”韩卫东没头没脑地骂道:“我总算明白了,你小子就是我的克星,但凡你走运了,我注定要倒霉。”

        “冬瓜……这从何说起啊?”卫青阳一头雾水。

        “现在没空,回头再跟你算账!”韩卫东说完就挂了。

        韩卫东不给面子,卫青阳再找不到可以分享喜悦的人,只好自己犒劳自己,在春风街一家老字号的小餐馆里美美地吃了一顿,心满意足地回到了租住房。

        进门之后,卫青阳窝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忍不住又把信封里的一叠钞票掏出来数了一遍,越数越觉得钞票上的祖国大好河山无比壮美,数钱的感觉真好啊!

        正数得开心,门突然开了,韩卫东闯了进来。

        卫青阳赶紧将钞票揣进了口袋。

        “哈,你发财了?”这家伙眼睛真尖。

        “发个屁财,今天刚开了工资,准备交水电费。”卫青阳顺嘴瞎编了一句。

        “别忽悠了,我也不叫你还钱!”韩卫东说完,走进熊大房,开始收拾房间里的东西,往一个大双肩包里放。

        卫青阳跟进去,奇怪地问:“干吗?要出差啊?”

        “出个屁的差!”韩卫东气鼓鼓地说:“老子辞职不干了。”

        哈哈,真没想到韩若男将韩卫东从国企诓出来的计划这么快就成功了。

        卫青阳揣着明白装糊涂,强忍着笑,脸上写满了同情,问道:“怎么?你把公司领导的女秘书给祸祸了?”

        韩卫东翻了个白眼,吼道:“祸祸个毛,还不是拜你所赐。”

        “跟我有个毛的关系?”卫青阳大声叫屈:“冬瓜,你们公司大门朝哪儿开,我可都不知道哇。”

        “你少来!”韩卫东抻着脖子,气冲冲的数落道:“你在‘人间天堂’打了人,派出所调解,你是不是报的我的名字?”

        “祸是你惹出来的,不报你的名字,报谁的名字?”卫青阳振振有词:“那天当着蔻姐儿的面,我跟你说过的,你不是把胸脯拍得砰砰响,大包大揽说,没关系,你只管打,有事我都替你扛着。”

        “说过么?我怎么没印象?”

        “当然说了,你喝多了,忘记了。要不,我们去问蔻儿姐。”

        “木已成舟,还问个屁啊!”提到窦蔻的名字,韩卫东就怂包了,抱怨道:“今天上午,警察叔叔居然拿着调解书,找到我们单位告我的黑状,说现在是综合治理的非常时期,必须严肃处理。”

        这也是韩若男的主意,特意让卫青阳请派出所副所长杨国涛出面,找到韩卫东的单位去了。

        卫青阳偷着乐,嘴上却跟着一起发牢骚:“靠!警察叔叔也是闲的蛋疼,街上那么多的小偷不抓,盯着这种破事不放能显出治理成绩来呀?”

        “是啊!”韩卫东愤愤不平:“公司的老书记还正儿八经地找我谈,又是罚款,又是记大过,我当然不服,就跟他吵起来了。谁知道这老家伙一激动,血压陡然升高,直接送医院抢救去了。经理一怒之下,就把我开除了。”

        卫青阳心想,这老书记犯病,恐怕也是韩若男一手导演的苦肉计。

        卫青阳一脸的奸笑:“嘿嘿,冬瓜,反正工作也没了,正好我们一起住,以后我承担三分之二的房租,行么?”

        “不跟你同流合污了。”韩卫东头也没抬,说:“老子要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