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商道仕途在线阅读 - 第029章 少女孙妙颖

第029章 少女孙妙颖

        英雄救美的机会就在眼前,韩卫东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猥琐男的手腕。

        猥琐男大感意外,一张嘴口臭气扑面而来,叫道:“你……特么干吗?”

        “大哥哥,救我!”小女孩趁机绕到了韩卫东的身后,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

        见小女孩跑了,顿时大怒,怒骂道:“操尼玛的,敢跟老子抢女人?”

        韩卫东强忍着恶心,陪着笑,解释道:“哥们,她是我带来的。”

        “我管她谁带来的?”猥琐男指着身后的小女孩,喷着酒气,蛮横地说:“出来陪酒,就别特么装姐儿。”说着,另一只手还来抓小女孩。

        韩卫东拎着酒瓶子,攥着猥琐男的手腕子加大了力气,盯着他,问道:“干吗?欺负人,你几个意思?”

        猥琐男一愣,见韩卫东眼神凌厉,人高马大,手劲儿不小,手里的酒瓶子好像随时会砸过来,他觉得,单挑肯定不是对方的对手,便流露出胆怯,死死地瞪了韩卫东一眼,悻悻地松了手,嘟囔道:“算你狠。”说完,骂骂咧咧地走了。

        “谢谢你,大哥哥。”小女孩抱着韩卫东的胳膊,还在瑟瑟发抖,怯怯地说:“我不想喝酒了……我要回家。”

        “你就这么走,他们再骚扰你,怎么办?别怕,有哥在,没人敢欺负你!”韩卫东脸红带吓唬,牵着小女孩的手,回到了小包房里。

        一进门,韩卫东就得意地叫道:“老卫,你看看,谁来了?嘿嘿!”

        卫青阳看一眼小女孩,苦笑:“冬瓜,可真有你的!”

        小女孩走过来,盯着卫青阳打量了几眼,突然问道:“卫叔叔,真的是你?”

        “嗯?!”卫青阳一愣,看向小女孩:“你是……?”

        “卫叔叔,我是孙妙颖。”小女孩又焦急又兴奋地说:“我妈是李玉芹,放寒假的时候,我去办公室找我妈拿钥匙,见过你的。”

        “哦!”卫青阳依稀有点印象,当时孙妙颖拿了钥匙就走了,只打了一个照面,并没有太在意,根本没想到她一个成绩优良的高中女生,会出现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

        “怎么,你们认识?”韩卫东诧异。

        卫青阳笑着点头:“是的,我同事的女儿。”

        “靠,这么巧?”韩卫东很是失望。

        “妙颖,你怎么在这儿呀?”卫青阳顾不得韩卫东的感受,伸手就把手机摸了出来:“你妈到处找你呢,肯定急死了,我跟你妈说一声。”

        “别……”孙妙颖抓住了卫青阳的手,眼泪汪汪地说:“卫叔叔,我不想……让我妈知道……我在这种地方。”

        “那行,我送你回家!”卫青阳攥着手机,立即起身。

        “嘭!”

        包房的门被踹开了。

        出现在门口有三四个人,领头的是一个光头男,他身高马大,一脸横肉,红光满面,脖子上挂着一根拇指粗的黄色金属链子,走路横行如同螃蟹,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

        那个瘦小的猥琐男踮着脚,火冒三丈地对光头男说着什么。

        光头男眼睛如狼似虎地盯着孙妙颖,狞笑着点了点头。

        孙妙颖一闪身,躲在了卫青阳的身后,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

        卫青阳一看,知道麻烦事又来了。他扭头看向韩卫东,低声说:“一会儿,你带妙颖冲出去。”

        “不行,我们跑了,你怎么办?”韩卫东抓住了茶几上的酒瓶子。

        “别冲动!”卫青阳说:“不用管我,我自有办法。”

        韩卫东松开了抓酒瓶子的手,牵住了孙妙颖。

        光头男迈着螃蟹步,带着三个手下,走进了小包房。

        “光哥,就是他们。”猥琐男抬手指向韩卫东,叫道:“就是这个王八蛋,抢我的女人,还敢动我的手。”

        光头男扫了一眼,冷笑道:“哼哼,活的不耐烦了,敢跟咱哥们抢女人,小兔崽子,下次出来找乐子记得带上眼镜,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乖乖地把小丫头交出来,我不跟你们计较。”

        “跟老子跑,老子看你能跑到哪里去。”猥琐男得到了光头男的授意,冲了过来,伸手去抓孙妙颖。

        “滚开,别碰我。”孙妙颖一边尖叫,一边躲闪。

        “小逼养的,还特么装!”猥琐男咧着嘴,笑道:“老子今天不光要碰你,还要玩死你。”

        “慢着!”卫青阳拦住了他,顺手把孙妙颖推向了韩卫东,说:“哥几个,有话好好说,她爸可是公安局的!”

        “哈哈!拿公安来吓唬我?你以为老子们是吓大的!”光头男大笑:“今天不把小丫头交出来,就算你们是公安局的,也得从这里爬出去。”

        “呵呵,那我们现在就爬出去,能放我们一马不?”卫青阳笑嘻嘻地说。

        “哈哈!”光头男等人大笑,脸上的横肉随着笑声在微波荡漾,为遇到了个怂包而乐不可支。

        趁着卫青阳分散了这帮人的注意力,韩卫东牵着孙妙颖的手,悄悄朝包房门移动。

        猥琐男很快发现不对劲,忙喊道:“光哥,他们要溜。”

        光头男低喝道:“想跑,没门!抓住他们。”

        “哇啊!”光头男身旁的一个壮硕汉子,怪叫一声,拎着酒瓶子就冲了过去,抬手就往韩卫东的后脑勺上砸去。

        “冬瓜,小心!”卫青阳一个箭步冲过去,抬起手臂去挡。

        酒瓶子砸中了他的小臂,砰地碎了,碎玻璃划破了皮肤,疼痛直穿心肺,卫青阳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痛呼。

        卫青阳火了,飞快窜起,一头撞向壮硕男,抱住他的腰身,使出一招拦腰抱摔,将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壮硕男摔了个狗啃泥,正好是脸着地,碎玻璃碴子把他扎的满嘴是血。

        光头男横着就扑了过来,一记重拳直奔卫青阳的后背。

        卫青阳躲闪不及,硬接了这一拳,侧向一个弓步,右肘发力,撞开了光头男,大喊一声:“冬瓜,快跑。”

        韩卫东牵着孙妙颖,绕过茶几,往门口冲去。

        猥琐男扑向房门,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韩卫东抬起一脚,将他踢到一旁,然后扯着孙妙颖的手,猛冲了出去。

        没防备门外还埋伏了光头男的一个同伙,他一把抓住了孙妙颖的头发。

        孙妙颖被拽得人往后仰,牵着韩卫东的手一下就松开了,她抱着脑袋,疼得又哭又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