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商道仕途在线阅读 - 第024章 崽卖爷田不心疼

第024章 崽卖爷田不心疼

        “这有什么?”韩若男不以为然:“各跳各的,谁会笑话我们?即便笑话又如何,我告诉你,别人可以看不起你,但你自己在任何人面前都不要自卑,要想别人看得起你,首先必须自己看得起自己。”

        卫青阳点头,若有所思。

        看起来,韩若男并没有韩卫东说的那样刁蛮不讲理,而是挺随和的,这样的女人估计是个好妻子,可她为什么还没嫁出去呢?要求太高还是挑花眼了?

        这么一分神,果真就踩着韩若男的脚了。

        “该死,还真踩呀!”韩若男在为卫青阳的肩头拍了一下,低声道。

        卫青阳忙道歉:“对不起,我一紧张,步子就乱了。”

        “紧张啥?酒吧本来就是个释放压力的地方。”韩若男又贴近一些,胸脯离卫青阳的身体大概只有一厘米,嘴靠近他的耳朵,低声说:“你可以把我们想象成谍战剧里的地下工作者,来酒吧接头的。”

        卫青阳笑了,情绪慢慢放松了下来,韩若男是一个很好的引导者,两个人的舞步很快趋于协调,舞姿飞扬。

        “青阳,你领悟能力比小东子强多了,是个混官场的好苗子,小姑姑非常看好你。”韩若男仿佛真的像一个长辈,鼓励道。

        “呵呵,谢谢小姑姑夸奖。”卫青阳趁势将话题引向正题:“只是,最近遇到了点麻烦,处理不好,可能就混不下去了。”

        “没事,你什么时候都一定要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韩若男快人快语,直白地说:“不过,谈正事之前,我想知道,你和韩卫东到底好到了什么程度?这决定了我能帮你帮到什么程度。”

        卫青阳毫不迟疑地说:“我们是铁哥们,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这么说吧,他想干的事,我会想办法帮他干成,我想干的事,他也一样会想办法帮我干成。用卫东的话来讲,你的就是我的,我也也是你的。”

        卫青阳当然想把自己与韩卫东的关系拉得越近越好,恨不得就是合体人,这样韩若男才能掏心掏肺地帮自己。

        “这太笼统了,能不能举例说明?”韩若男并不满意。

        “嗯……”卫青阳想了想,说:“比如说,卫东交往了女朋友,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请我一起去鉴赏,而且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

        “听着有点恶心,不过挺有意思。”

        卫青阳心想,如果按韩卫东的说法,一起泡过妞,一起上过床,岂不是更让你恶心?

        “再比如,我一个人在乐腾,卫东帮我在春风街租了一套房,还帮我承担了三分之二的房租。”

        “呵呵,你被他骗了。”

        “不可能!房租每个月一千块,我只出三百块外加水电费,剩下的,都是卫东出的。”

        “你想不想知道,那套房子的房东是谁?”

        “不想。管他房东是谁,便宜就好。”

        “我告诉你吧,那套房子的房东……就是我!”韩若男挑着眉毛,说:“他可一分钱都没上交给我哦。”

        “啊!原来如此!”卫青阳一下子明白过来,韩卫东住着鸭子房,不仅没掏一分钱的房租水电费,还每个月从自己手里收了三百块,太特么阴了。不过,他还是作出一副并不介意的样子,轻松地笑笑,说:“呵呵,无所谓,我也没吃亏。”

        “哎,我可是亏大了!”韩若男装着挺肉疼的样子,马上又释然道:“不过,我也无所谓,反正也没便宜外人。嗯,你接着说。”

        “还有,我来乐腾,就是听了卫东的劝,说我们一起发展,会更有前途……”

        “哦!不是为了追随女友么?”韩若男了如指掌。

        “也有这个因素,但最近分手了!”卫青阳尴尬地笑笑:“原因嘛,卫东肯定跟你说过了。”

        “是的。”韩若男点点头,说:“这也怨不得人家。在乐腾,大多数人只敬畏两样东西,一样是钱,一样是权,假如你有一百万,或者已经当上了科长,我估计,很多人家会把女儿往你跟前送。”

        “小姑姑,你这说话有点夸张了吧?”

        “一点都不夸张!”韩若男瞟一眼端着酒杯到处与美女搭讪的韩卫东,说:“就说我家小东子,他比你强在哪儿?为什么换女友就像换衣服?很简单,无非就是能从我这里要到钱。哎,这小子,二十多岁了,还没个正形,真心是被我宠坏了。”

        说到这里,韩若男还轻叹了口气,一副长辈对晚辈恨铁不成钢的口吻,可卫青阳看着她年轻漂亮的脸,简直不会相信这话是从一位年龄相仿的女子嘴里说出来的。

        卫青阳落井下石:“卫东这小子,确实太花心了,花钱如流水,小姑姑,你得好好管教管教他。”

        闹了半天,原来韩卫东的钱都是从韩若男那里讨要来的,怪不得被她欺负得那么惨也不敢反抗,只能忍气吞声,想到这,卫青阳暗暗有些好笑。

        “是啊!”韩若男心疼地说:“这才几天的功夫呀,从我这拿走的两万块就花了个精光,照这么下去,我公司的那点资产,早晚要被他败光了。”

        “小姑姑,我如实向你报告一下,我从卫东手里借了一万块,后来,为了从我手里得到一张名片,他说不用还了。嘿嘿。”卫青阳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也学会了韩卫东的奸笑。

        韩若男惊奇:“哟,挺有意思啊。说,怎么回事?”

        卫青阳借机又把话题扯了回来,把他被林晓薇讹诈,找韩卫东借一万块花钱消灾,后来为了得到窦蔻的名片,韩卫东随口就说不用还了。

        “哦,买噶的!一张名片就甩出去一万块,这简直就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啊!”韩若男夸张地惊呼了一声,随后咬着牙,说:“不行,不能再放任自流了,我得让他来帮我赚钱。”

        “小姑姑,你还别说,卫东这小子的确很有经济头脑,赚钱绝对是一把好手。”卫青阳实心实意地说:“这一点,我自愧不如。”

        韩若男叹道:“只可惜,小东子的经济头脑只能每月从你手里骗出三百块大洋,而你一张名片,就搞到了他一万块,与你相比,他还是差远了。”

        卫青阳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