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商道仕途在线阅读 - 第009章 一起嫖过娼

第009章 一起嫖过娼

        “可是,同学就那么几个,不一定什么事都能帮上忙,这个时候怎么办呢?”韩卫东继续问。

        “这个……”卫青阳故意装作傻眼。

        “不是还有三大铁吗?”韩卫东皱皱眉,对卫青阳的悟性表示遗憾。

        “一起扛过枪?”卫青阳试探着问。

        “屁话,你小小年纪,跟局长一起扛个鸟的枪啊?”韩卫东生气了,好在又不是真生气,他提醒道:“不管多大年纪,一起分赃和一起嫖娼都是可以的。如果你跟局长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那不是比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更铁么?”

        “跟局长一起分赃?怎么可能,我凭什么?至于一起嫖娼,就更没机会了!”卫青阳苦笑道:“冬瓜,你特么拿老子开涮!”

        韩卫东苦口婆心地继续启发卫青阳:“你现在当然没资格跟局长一起分赃或者一起嫖娼,但是,如果你和局长一起睡了林晓薇,不相当于是一起嫖过娼么?”

        “擦!”卫青阳瞪着他,说:“你特么说了半天,又绕回来了。”

        “不对,不对!我肯定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韩卫东挠着头皮,沉吟起来:“呃,怎么说才能说明白呢?”

        卫青阳笑了:“冬瓜,你的意思是,并不是要我真的去睡林晓薇,而是把这件事处理好,让局长觉得我跟他一起睡过林晓薇就行了,对不?”

        “对,太对了!”韩卫东叫道:“你小子,就特么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

        “冬瓜,不是我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而是我没想好,怎么才能把林晓薇这件事处理好,既能让局长满意,又不往自己头上扣一顶绿帽子。”卫青阳苦着脸,为难地说。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活人总不能叫尿憋死。”韩卫东说:“你别急,我去问问我小姑姑,她经常跟政府官员打交道,应该会有办法的。”

        “你小姑姑?”卫青阳问:“就是……凌云建筑公司的老板韩若男?”

        韩卫东的小姑姑,卫青阳是听韩卫东说过的。

        韩卫东的父亲是韩家老大,韩老爷子之后一口气生了三个女儿,人过中年还想再生个儿子,最后一搏,却不料还是个女儿。

        老爷子不服老,还想继续拼搏,但遭到了社区计生办工作人员的重点盯防,围追堵截,无奈之下,韩老爷子只好把传宗接代的希望寄托在韩卫东的父亲身上,威逼儿子早婚早育,生下了韩卫东。

        因此,小姑姑韩若男只比侄儿韩卫东大六岁多点。

        用韩卫东的话来说,姑侄俩从小一起玩大,不是姐弟,胜似姐弟。

        有道是,病急乱投医,死马也只好当着活马医!

        卫青阳在乐腾无亲无故,只有相信韩卫东,这小子家里有点人脉,自己毕业的时候放弃省城临江选择来乐腾,主要是为了追随许越,同时也是听了韩卫东的劝,说咱哥俩在一起在乐腾共谋发展,肯定比你在省城单枪匹马乱闯一气更有机会。

        事实上,来乐腾一年多,韩卫东对卫青阳确实没少关照,至少在钱的问题上,从来没有小气过。

        韩卫东起身回了熊大房间,拿出一叠现金来,递给卫青阳,问道:“老卫,不管你爱不爱听,我还是想问你一句,你跟许越还有戏么?”

        看在钱的份上,卫青阳这回没有急眼,而是摇摇头,说:“不好说。”

        “我看够呛。”韩卫东说:“老卫,她爸问你要一百万,她妈要你当科长,这绝逼是他们联手演的一出双簧!”

        紧接着,韩卫东分析道:“我可以砸锅卖铁帮你凑出一百万,她妈会问你当没当上科长,可你当了科长,她爸又说你是个骗财骗色的骗子……不管你怎么做,他们之中总有一个会逼你放弃!”

        卫青阳默然。

        沉默了一会儿,韩卫东突然又问:“哎,老卫,许越到底是什么态度?”

        “不知道!”卫青阳摇头:“手机不接,短信没回。”

        “那就完蛋了!”韩卫东说:“这事本来没这么复杂的!我在学校的时候,就劝你把许越办了,你就是不听。女人嘛,你把她办了,她就会死心塌地跟着你,况且你们是有感情基础的。”

        “可是……”

        “可是个毛啊?”韩卫东恨铁不成钢:“你呀,就是心太慈手太软!放手吧,有钱有势的这一款我们消费不起……”

        “凭什么?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口气!”卫青阳咬着牙,无比坚定地说:“我一定要赚到一百万,升到县处级,让许越的父母看看,我卫青阳不是骗子,更不是烂泥扶不上墙的窝囊废!”

        “好!有志气!”韩卫东大声叫好:“老卫,说掏心窝子的话,打我认识你的第一天起,就从来没觉得你会是个窝囊废!”

        “唉!只是老天不开眼,想证明,没机会啊!”卫青阳叹口气,有点垂头丧气。

        “老卫,别泄气,也许林晓薇这件事运作得好,就是个机会!”韩卫东兴奋地说:“一旦成为了局长的铁杆心腹,你就可以闭着眼睛往上爬,跟局长一起分赃,一起嫖娼。升了官,发了财,再娶个局长处长的女儿,狠狠打他们的脸。嘿嘿!”

        韩卫东笑了,笑得很奸邪,就好像他和局长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一样。

        “去你的吧!”卫青阳推了他一把,抓着钱,回到了熊二的房间里。

        躺在床上,卫青阳转辗反侧,难以入眠,便拿出了皮夹中的照片。

        这是一张卫青阳与许越的合影:

        许越笑靥如花,大眼睛调皮地望着镜头,黑亮黑亮的,而卫青阳则是一个青涩的小伙子,头发乌黑蓬松,笑得得意,右手揽着她的纤细小腰,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她小鸟依人地紧靠着他。

        照片的背景是五月的初夏,阳光明媚,天空湛蓝,临江大学的牌匾成了他们爱情的见证。

        看着看着,卫青阳眼睛渐渐有些湿润,一丝苦涩涌上心头,最浓烈的爱和恨交织在一起,痛彻心扉!

        得到手的东西,失去时是一种痛,没有得到手而失去时,是一种伤。

        痛,挺一挺就过去了。伤,却难以治愈,遇到天阴下雨,总会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