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玄武裂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色诱之局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色诱之局

        "冯兄不必多礼,快起来说话!"陆随风伸手将他扶了起来,见到一个宁折不弯的汉子,此时连眼中都有泪花在闪动,足见其內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和憋屈。

        "你是辞职,还是被革职了?"陆随风坐下之后,问道。

        "我羞与反叛者为伍,更不会效命于一个伪城主。"冯子祥双拳握,愤然不已的恨声道:"从虚天涯篡位的那天起,不止我,大部分亲卫军都主动职了。"

        "你可知道我冒险潜入天月城的目的?"陆随风平静的说道:"为什么又来找你?"

        "难道是……"冯子祥深吸了口气,轻叹一声;"只可惜我已不其位了!不过,只要能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当万死不辞。"

        "你可知道城主他们被关在何处?是天月殿,还是城主府?"陆随风问道。

        "应该是在城主府!"冯子祥不十分确定的道:"因为城主的身上有城主权印,在天月殿可以畅行无阻,沒有任何地方能困住他。而现在守卫城主府的,几乎都是大长老一腹的心腹。若要强行救人,且不说是否会成功,都会打草惊蛇。就算出了城主府,只怕也难出天月城。"

        冯子祥的分析很有道理,所以想要救人,必须在不惊动守卫的情况下暗中进行,这个难度就太大了,大到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你可知道这些守卫的主管是谁?"陆随风沉思了良久,问道。

        "虚天涯同父异母的弟弟,虚天风!"冯子祥说道:"曾是我属下的一名副统领,也正是他接替了我的统领位置。修为虽只有罗天上仙中期,为人十分低调,虽机敏狡诈,却不显山露水,唯一的弱点,就是十分好色,属于那种见了美女迈不动腿的货。"

        "你和这个叫虚天风的关系如何?"陆随风若有所思的问道。

        "彼此共事数十年,相处得还算愉快,多少有点交情。"冯子祥想了想,说道:"有几次硬是来我府上做客,都被我一口拒绝了。"

        "哦,这是为什么?"陆随风好奇的问道。

        "他是出了名的好色,而我夫人……"冯子祥难得脸一红,下面的话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嫂夫人应该是个大美女吧!"陆随风戏谑说道:"美女的名声传播出来就像风一般快,他肯定是早有耳闻,实在按奈不住,想要登门一睹芳容。即然如此,那你就不如找个理由,约他上门聚一聚!"

        噗!冯子祥将刚喝进去的一口茶喷了出来,他自然听得出陆随风话中的意思,那是想要以自己的夫人作诱饵,钓虚天风这条鱼上钩。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不过,作为一个男人,让自己的夫人去*另一个男人,任谁也不会愿意。

        "冯兄放心,只是被人多看几眼而已,绝不会让她受到絲毫伤害。难道你夫人从不出门的吗?"陆随风循循善诱的道。

        说得也是,自己的夫人每天都有出去,每天都被无数男子看过,这不是件很正常的事吗?冯子祥想到这里也就释然了,咬了咬唇,让仆人叫夫人出来,这种事得看她本人的意见,如果不同意,也就作罢,绝不会稍有勉强。

        这位冯夫人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谈不上倾国倾城,闭月羞花,却出落得宛如出水芙蓉般的清丽脱俗,玲珑精致的五官,搭配得十分匀称,透出一种小家碧玉的温润,别有一番让人怜惜的韵味。

        一个计划在陆随风的心中逐渐成型,其中自然少不了这位令人怜惜的嫂夫人配合了。他在冯子祥的耳边低声细语一番,直听得冯子祥的眉头越皱越紧,一脸忧色的道:"这也太冒险了,万一……"

        陆随风在他的肩上拍了拍,肃然道:"放心,那货只要有一点不轨举动,我会在第一时间出阻止。"

        冯子祥又经过了一番天人交战,最后还是选择相信陆随风,然后便和夫人低声商议了一阵,只见那夫人的脸上泛起一抺红晕,贝齿咬着红唇的轻点了点头。

        离开冯府之后,陆随风在脑中不断的推演着这个计划,完善着每一个细节。回到杨清的宅院,便让杨清去准备二百辆的仙兽车。

        "这么多?"杨清不知道他需要这么多仙兽车做什么?疑惑的问道。

        "有问题吗?"陆随风皱了皱眉,反问道。

        "那倒没有!只是……"杨清欲言又止,陆随风知道他在为难什么?取出一袋中品仙晶扔给他,并叮嘱他明晚将一百辆仙兽车留在城內,另一百辆仙兽留在城外的宅院。

        "这个没问题!"杨清也不客气的接过仙晶,商人的本色显露无遗,尽管会不遗力的去帮忙,但绝不会让自己稍有吃亏。这并非是他势利,而是一种商人的通病。

        第二天,冯子祥携夫人上街购物,有意无意的出现在虚天风府邸所在的那个街区。这个街区位于繁华路段,商铺林立,热闹非凡。

        正午时分,便见虚天风带着两名城主府的亲卫从一间酒楼出来,这是他的习惯,每天中午都会在这间酒楼用餐。

        冯子祥悄悄的拉了拉夫人的衣袖,又向她使了眼色,两人便施施然的从商铺走了出来。

        虚天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手中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冯子祥此时也像是感觉到后面投来的目光,本能的转过头,脸上流露出明显的诧意。

        虚天风也只是略微的怔了一下,随即便欣喜的出声道:"我就说这背影怎会如此熟悉,原来是冯统领啊!"

        "呵呵,还真是巧呀!"冯子祥也热情的招呼,两人共事数十年,就像老友重逢般的寒喧起来,都是感慨不已。

        "忙碌数十年,直到现在才有闲暇陪陪夫人,倒是让人见笑了!"冯子祥自嘲的笑了笑,说着回头对夫人招了招手:"夫人,过来见过新上任的虚统领!"

        夫人闻言,婉而一笑,明眸生辉,直看虚天风微眯,没有任何避讳的凝视着这位别有一番风韵的美妇,一头青絲云鬓高盘,明眸,琼鼻,皓齿,红唇,无一处不精致得几近完美,长颈,削肩,一双隆起的柔软仍旧傲然坚挺如峰,引人暇想……

        这位温润如玉的冯夫人何曾被别的男人,这般肆无忌惮的直视过,不由得心跳一阵加速,玉面泛霞,娇羞无比的低垂下头去,盈盈欠身:"见过虚统领!"

        声音虽小,却若泉水叮咚,闻之令人心神失守,怜惜得想要将其一下拥入怀中,直看一旁的冯子祥暗暗咬牙,脸上却沒有一点表现出来,仍是似若未见的淡笑道:"你新官上任,想必应该公事繁忙,你我有时间再聚!"说完,便牵着夫人的人转身离去。

        "我今晚有空,如果冯兄不介意的话,我便登门作客,你我好好畅饮一番。"虚天风有些迫不急待的出声道,目光却始终没离开过冯夫人那凸凹有致的蔓妙娇躯。

        "呵呵,我如今只是一介闲散之人,承蒙不弃,已是心生感激,那里还敢介意。不过……"冯子祥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欲言又止。

        "就这么说定了!我顺便带一瓶上好仙酿来!"虚天风呵呵的出声道,竟是拱拱手率先转身离去,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

        望着虚天风离去的背影,冯夫人的娇躯禁不住有些轻微的颤抖,冯子祥怜惜的轻搂着她的纤腰,低声的安抚道:"敢动我夫人的心思,只有一个字;死!"

        入夜时分,华灯初上,虚天风如约而至,这货已是色令智昏,居然连一个护卫都沒带,便只身孤影的一个人独自前来,做梦都想不这会是一个杀局。

        冯子祥的宅院与普通人家比,已算是相当不错了,但落虚天风的眼中就显得有些简陋了。

        进了门,环视了一周,沒发现那位冯夫人的倩影,心中顿感失望,只是寒喧了几句,便有些迫不急侍的询问道:"咦,怎沒见到嫂夫人?"

        "哦,有贵客光临,她亲自下厨去做几道小菜,稍候片刻,应该很快就好了。"冯子祥边说边看向虚天风带来的那瓶仙酿,打开瓶盖嗅了嗅;"好酒!至少是五百年以上的仙酿!"

        "冯兄好眼力!"虚天风心不在焉的说道,目光却是瞟向厨房方向,恰好看到冯夫人款款而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着几碟精致的小菜,以及酒壶和酒杯。灯光下的冯妇人更显一种朦胧的柔美,楚楚动人。

        冯子祥指了指虚天风带来的那瓶洒,冯夫人会意的捧起酒瓶,斟满了两杯酒,先端给了虚天风,柔声道;"虚统领,请用酒!"

        "幸苦嫂夫人了!"虚天风接过酒杯时,手指还刻意的在冯夫人粉嫩的手背上触碰了一下,这个举动显得极度的无理,直惊得冯夫人像触电似的将手抽了回去,娇颜泛红的垂下头去,那副欲羞还怯的模样,让人看得心痒难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