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三九三八章:猜测用意

第三九三八章:猜测用意

在突破到准圣级而使用了六转淬炼液之后凌天的实力变得极强,整个神界怕是也只有风清、小噬等修士是他的对手,在偷袭的情况下一举将一个噬神体击杀对他并不难,更何况这个噬神体的大部分注意力在符文阵上。

听着破家兄弟的辱骂,凌天倒是不以为意,甚至他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只允许你们以多欺少或者直接偷袭我凌霄界就不允许我偷袭了?今天我击杀你们一人算是受了一些利息吧。”

以多欺少、偷袭凌霄界自然是很久之前的事情,而凌天却将这些旧事重新搬了出来,再配上他此时的神情举止,这让破家兄弟等人愤怒至极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他们知道凌天说的是事实。

“别跟他做口舌之争,凌天最是牙尖嘴利!”破阵怒声道,而后他全身气息弥漫:“我们直接追上去杀了他,他只一个人,面对我们这些人他根本不是对手。”

说着破阵就要冲上去,一旁的人也跃跃欲试,甚至其他门派的修士也是如此,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能将凌天擒获那么他们就有机会获得《九逆天功》和凤魂果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凤魂果在凌天手中。

当然,也许《九逆天功》对准圣级高手的诱惑力很小了,毕竟准圣级高手根本不能修炼这一功法,不过修士大都有门人弟子,留给他们也是好的,更何况擒获凌天还是有机会获得凤魂果的,所以看到凌天现身之后这些人激动起来。

最重要的是凌天只有一人,这样对付他自然会容易很多。

没错,赤血身边的人都知道根本没有大批队伍从凌霄界离开,他们派出监视的人也不过只发现了一人,所以很多人都断定此时偷袭的只有凌天一人。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凌天离开凌霄界的时候将其他人都收入小世界了,只不过这种可能不太大,因为如果凌天带了同伴来也不会只一个人动手,而是将其他们都放出来,那么对赤血等人造成的伤亡也更大一些。

也正是以上种种,众人断定这一次凌天只是一个人行动。

既然凌天只一个人,那么又有什么好怕的,众人自然想趁这次机会将他擒获、击杀,除了魔家等势力的修士外还有其他各大势力的修士以及诸多散修,他们一哄而上,就想将凌天擒获。

看到这一幕,凌天心中苦笑,他自言自语:“这一下算是捅了马蜂窝,居然这么多人一起对我出手,他们明明知道凤魂果不在我身上,对我出手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啊,难不成他们认为准圣级的高手能修炼《九逆天功》?”

虽然想着这些,不过凌天的动作却没有停,身法展开,玄磁剑翼一震,他如一头金翅大鹏一般撤走,而在退的同时还收回了幽夜祭出了破穹,弯弓凝箭,一支散发着恐怖至极气息的能量箭呼啸而去。

反正此时众多修士一哄而上,凌天根本不用刻意瞄准目标,弯弓射箭,一箭而去仿佛将天地划开,一些冲得太靠前的修士在箭意的侵袭下脸色惨白,只是那凌厉的箭意就让他们从心底里生出一种无力抵挡的感觉。

想想也是,凌天此时的修为境界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准圣级高手,他蕴养了无数年的箭意自不是寻常准圣级高手可以抵挡的,所以只是寻常一箭射去就能威慑很多人。

感受着凌天这一箭的箭意,不少准圣级高手萌生了退意,他们认识到了与凌天的差距,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凌天的速度比他们快很多,除非将之包围,不然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将之击杀。

“回来!”破天沉声道,而他所说的对象只是破阵以及天一道的修士。

不得不说破天在天一道有很高的地位,而他的话也喝止了所有的天一道高手,而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此时他已经全权掌控了天一道的力量,再无其他派系之说。

“大哥,为什么不让我们去追?!”破家老十七颇为不甘地道,此时在天一道怕是也只有破家兄弟敢这样跟破天说话了。

在破天喝止天一道修士的同时,赤血也喝止了魔家的追兵,他们与天一道的修士一样在听到赤血的命令之后虽然疑惑不过却果断退了回去,站在赤血身边想听他的解释。

至于其他各大势力的修士,在魔家、天一道的修士退回之后飞蓬等人也只得无奈的将他们的人召回,因为他们也如赤血、破天一样发现了一些问题——他们的人根本奈何不得凌天,此时追过去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因为我们根本追不上他。”破地替破天解释道,他叹了一声:“虽然凌天只一人,不过一人也意味着更加灵活,凌天的速度比我们这里的大多数人都要快,而且他还掌握了时间秘术和瞬移的能力,不出意外此时他在远处已经留下了尸鬼,我们想追上他根本不可能,如此也不过是白白浪费时间罢了,没准还会在他的攻击下再死一些人。”

之前凌天的一箭虽然没有射死几个人,不过只凭箭意就使得一些人受了一些伤,而能量箭更是让一个准圣级的高手重创,所以破家老十七等人知道破地所言不虚。

“是啊,除非我们将他团团包围,而且确定周围没有尸鬼,不然我们根本奈何不得他。”极乐公子接过话茬,他神色凝重了几分:“而我们都知道凌天是一个极其小心谨慎的人,根本不会给我们将他团团包围的机会。”

既然不能将凌天团团包围,那么自然就奈何不得他,众人自然也知道这点,虽然无奈,不过这却是事实。

“就让其他各大势力的修士去对付凌天他们吧,应该也能给他造成一些麻烦。”赤血道,像是对众人所说,不过更像是自言自语:“最起码他想再一次靠近我们不是那么容易了。”

“凌天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而且从来不会主动出手,这一次他是怎么了?”幻彩仙子颇为疑惑地道:“出手只是为了杀我们一人,这好像不是他的风格吧。”

不但幻彩仙子疑惑,其他人服破家兄弟、飞逸等人也是如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很简单,凌天动手是想阻止我们什么,因为让我们心有所顾忌我们就不会贸然出手了。”破家老幺淡淡道,声音虽轻不过他语气却颇为笃定:“此时我们要做的事情无疑是要对符文修士动手,而他却在这个时候出手,自然阻止我们要对符文修士出手,他是想阻止我们获得符文的力量。”

众人都是聪明人,经过破家老幺一提他们自然也想明白了这些,破家老九道:“嘿,既然凌天不想让我们对符文修士动手,那我们偏要动手,看他如何阻止我们,他只是一个人,而且这里想对他动手的可不止我们这些势力,如此他根本阻止不了我们,大不了我们分出一部分人手防止他偷袭,其余的人依然能轻松将符文修士的符文阵给攻破。”

“攻破域外修士的符文阵是没问题,不过符文修士可不仅仅与符文阵,他们还会符文攻击,甚至可以对自身施展之后拥有极强大的近战能力,数万修士也能给我们造成不小的伤亡。”突然赤血沉声道:“也许凌天就是想用这种办法激我们对符文修士动手,而后他借符文修士给我们造成损失,如此日后他们再对我们出手也就容易了。”

没错,符文修士不仅仅有符文阵,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战斗力也很强,成功将众多修士打退,甚至还击杀了一些准圣级高手就是最好的证明,而数万符文修士在生死存亡之际定然能爆发出最恐怖的战斗力,定然能给赤血他们造成很大的损失。

“我们可以借助大威力箭技远程攻击……”破家老九道,不过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符文修士也能通过符文进行远程攻击,甚至他们能将符文融入虚空继而将很大一片范围的虚空都变成符文阵,我们对上他们并不见得能讨到什么便宜。”破地沉声道,他看向众人:“更何况我们并不知道符文修士还隐藏了什么手段,因为之前动手的神界修士根本没有什么实力逼出他们施展所有手段。”

闻言,众人默然,他们也知道破地所言不虚。

“可是如果我们不对符文修士动手又如何能获得符文的力量,你我都知道符文的强大了,特别是还能提升我们修士的实力。”刺陵眉头深深皱起。

“我们不动他们自然会有其他人去动,在他们动手的时候我们在伺机动手。”破家老幺沉声道,不待众人开口他语气一转:“另外凌天定然也在打符文的注意,也正是这样他才想借助我们的力量攻破符文阵,这样他可以趁乱擒获一些符文修士,不过转过来我们也可以在他动手之后渔翁得利。”

“凌天可阴险得很,他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的。”破家老十七没好气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