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三七五五章:命运使然

第三七五五章:命运使然

以天玄的见识自然知道一次次逆转金丹继而接受雷劫淬炼后修士的实力提升会多么夸张,特别是在得知凌天只逆转了两次金丹就堪比小噬之后,它对《九逆天功》更加赞赏,当然也看到了凌天的潜力。

在天玄心中,如果凌天能多次逆转金丹,最起码超过六七次,那么他的实力将会达到巅峰时期的它那种级别,而如果能逆转九次金丹那么超越它也很必然,如果凌天再服用一颗凤魂果涅槃重生,那么没准能像小噬一样能无限接近圣人级别。

当然,这里的小噬是指接受了天玄的兽魂传承以及服用了一颗凤魂果涅槃重生之后。

虽然没有见过《九逆天功》,不过从逆转金丹就知道修炼这种功法的修士拥有比寻常修士磅礴很多的生命力,而这也意味着修士会更加强。

在天玄心中,修炼了《九逆天功》的凌天绝对能等到凤魂果第二次甚至多次凝结出凤魂果,那么在分给小噬一颗凤魂果之后再分给凌天一颗也可以,这样凌天两人都有可能无限接近圣级。

也许一个无限接近圣人级别的小噬想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很难,不过如果再加上同样无限接近圣人级别的凌天则容易很多,也许根本不需要有域外修士在外面接应都能做到。

想到这些,天玄激动起来,它心中更加坚定要对小噬进行兽魂传承了。

至于凤魂果,它被天玄说得有些心动,因为它知道凌天和小噬都有可能超越天玄继而达到无限接近圣人级别的境界,如此两人联手还真有可能抵挡住宇宙之主。

天玄越说越激动,它更加迫切地想了解凌天,了解他还修炼了什么秘术,是否拥有大威力本命丹器等等。

凤魂果很久没见过天玄这么激动了,它不想拂它的意,另外它也有些心动天玄的提议,所以对之也没有隐瞒,将凌天的情况详细告之,比如他身边有一株悟道圣树,比如他还修炼了其他秘术以及他拥有的本命丹器。

“啧啧,那小子身边居然已经拥有了一株圣级天地奇葩,看来这小子的际遇很不错啊。”听到悟道圣树的存在,天玄更加激动了,它转头看向凤魂果:“日后有那株悟道圣树陪你,你也不至于太过寂寞了。”

闻言,虽然凤魂果对日后的生活应用有些向往,不过更多的是伤感,因为它从天玄的话中听出了安排后事的味道。

也看出了凤魂果的伤感,天玄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它询问凌天手中的本命丹器具体是什么样的,什么级别的,毕竟对人族、魔族等族的修士来说拥有强大的本命丹器很重要。

得知凌天拥有一张弓箭后天玄流露出疑惑的神色,它自言自语:“我记得我那个时代只有一位道友使用弓箭做本命丹器,现在怎么这么多修士都使用这种本命丹器,我记得那人根本就不屑于收徒弟,怎么现在这么多人修炼箭技,莫非是他的徒子徒孙?”

没错,之前神界无数修士围攻天玄用的就是远程大威力箭技,所以它对此事记忆颇新,这与它以往的记忆有些不太一样。

没错,在天玄那个时代只有一个修士使用弓箭做本命丹器,那就是破穹的老主人,这也成了他的标志,而天玄对破穹的老主人也很了解,知道他是一个高傲自负的人,根本不屑于收徒以浪费时间。

可是几乎所有神界修士都修炼了大威力箭技,而且不少箭技中都有破穹老主人的影子,这自然让天玄疑惑不已。

“天玄,说到这里我想到一件事,你好像获得了那人的一支箭羽。”凤魂果道,看到天玄点头它继续:“我好像见到了与你获得的箭羽一样材质的弓箭,就在凌天那小子手中。”

“什么,那位道友的本命丹器在凌天那小子手中?!”天玄的声音提高了几分,继而它笑了起来:“莫非这就是命运使然?他选择了凌天当继承人,而我也即将选择那头狼崽子为继承人,他们还是好友的关系,这相当于我和那位道友联手对抗宇宙之主,这可是我当初很想做的事情。”

天玄这个人高傲无比,能被它看上眼的修士也只有破穹的老主人,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没有太多的交集,甚至都不曾互相动手切磋过。

虽然如此,不过天玄可是知道破穹老主人是多么强大的存在,甚至高傲如它心中也没有什么信心打败他,而也正是因为这样它才能记住破穹的老主人,因为它对之颇为佩服。

没错,在天玄心中也只有它佩服的人才值得它记住。

虽然知道破穹的老主人很厉害,不过天玄却从来没有与之动过手,也没有机会与之联手对抗宇宙之主,在它心中神界最强大的两个存在没有太多交集实在是一大遗憾。

不过如今得知凌天获得了那人的弓箭,以它的眼光自然知道那人将传承留给了凌天,而它也会将传承传给小噬,如此一来就相当于它与破穹的老主人联手了,这也算是弥补了它最大的遗憾。

也正是因为这样它才会说是命运使然,也正是因为这样它才会这么激动,当然它也更加坚定对小噬进行兽魂传承了。

“也许这真是所谓的命运吧。”凤魂果喃喃道,它自然知道天玄比之前更加坚定要对小噬进行兽魂传承了。

说着这些的时候天玄将灭地从残缺的身躯里面取了出来,顿时那支箭羽发出奇异的气息,而后跟远处的破穹引起了共鸣,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时破穹才会感应到灭地的存在,才会有之后的那么多猜测。

感受着灭地欢呼雀跃的气息,天玄忍不住笑了一声:“果然是那位道友的本命丹器,看来这真是命运使然,嘿,就当给那小子一个见面礼了,希望他会喜欢。”

也正是因为这样,天玄并没有封印、压制灭地,任凭他飞回凌天手中,当然这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天玄与凤魂果还再向凌天他们所在的位置前行。

“悟道圣树虽然在圣级天地奇葩中不算太高级,不过怎么说也是圣级天地奇葩,凌天和那头小狼崽子却能将之弄到手,看来他们很有手段。”天玄自言自语,而后看向凤魂果:“小魂,既然那株悟道圣树认可了凌天与那头狼崽子,说明他们没有对之产生过杀意或者强烈的占有欲,日后你与他们在一起我也不用担心他们会突然对你出手。”

“当然,他们也有能保住你的实力,这是最重要的。”天玄道,说着这些的时候它看向后面尾随的神界各大势力的修士,原本呆滞的眼眸流露出缕缕精芒,杀意如潮。

天玄狼老成精,自然也知道为什么神界各大势力的人会追随自己,它也知道凤魂果追随小噬、凌天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也许它能帮之铲除一部分敌人,不过日后能否保住凤魂果就看他们自己了。

对于凌天是否有这样的能力天玄很看重,毕竟在它心中凤魂果是它唯一的朋友,在它离开之后它自然希望自己的朋友能安全、能跟着自己指定的人而不被人抢走。

不过从悟道圣树在凌天、小噬身边它知道凌天拥有很强大的实力与手段,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悟道圣树,特别是在无数神界修士虎视眈眈的情况下。

想想也是,虽然悟道圣树比不上凤魂果珍贵,不过怎么说也是圣级天地奇葩,在某方面的功用甚至比凤魂果还重要,神界定然有很多修士打它的主意,而凌天、小噬却能保住它,这足以说明了他们的实力和手段。

沉默,凤魂果依然没有说什么。

“小魂,你要记得,日后如果凌天、那头狼崽子有什么需要,你能帮忙的最好帮他们,因为他们是最有希望完成我愿望的人,让他们想要完成我的愿望就必须得到你的帮助。”天玄道,它语气郑重了很多:“而且如果有必要你要听他们的话,那样会更安全一些,毕竟离开了兽魂界之后你的保命能力就差了很多,需要他们保护。”

看到天玄郑重其事,凤魂果不想它失望,它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得到凤魂果的首肯,天玄稍稍松了一口气,它看了一眼身后尾随他们的神界修士,它自言自语:“在我离开之前就再帮他们一把吧,如果身后这些人知趣倒也好,如果不知趣那就不要怪我大开杀戒了。”

“唉,都是宇宙之主牢笼的蝼蚁,我本不想让你们,虽然你们很弱,不过万一有机会踏出那一步呢。”天玄叹了一声,语气种满是复杂、无奈的味道。

“小魂,在我离开之后你要与那株悟道圣树联手抵挡这些人,我可不想在我进行兽魂传承的时候被这些人打扰。”天玄再一次嘱咐道:“你和那株悟道圣树勾动兽魂界的本源之力防御,再加上凌天那些人,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嗯,我明白。”凤魂果道,只不过说着这些的时候心中却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