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二一六一章:纷纷中术

第二一六一章:纷纷中术

  在听到‘幽绿色的眼眸’这个字眼时,穷柔娇呼,她叫出了梦魇兽的名字,之后她神色俏寒,满脸的担心之色。看到她这般,凌天等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他们神色也更加凝重。

  “穷柔姑姑,什么是梦魇兽,很厉害么?”墨蕾询问,俏脸上满是好奇。

  “梦魇兽跟噬天狼、应龙、麒麟等一样是宇宙间血脉之力最强的蛮兽。”诸葛勋接过话茬,他脸色阴沉如水:“梦魇兽天赋秘术是幻术,能让人陷入梦魇中不得自拔。上古传说梦魇兽和幻梦体能联合出手施展一种大型幻术,营造一个环境世界。听清楚,是幻境世界,在其中修士很难分辨出真实还是虚幻,如此会一直沉迷而不得自拔。”

  在说话间,凌天等人感受到了那侵袭灵魂的力量越来越浓郁,银狐仙子毫不迟疑,迅速施展月之守护秘术。银白月光汇聚,形成一个巨大的薄膜,将众人守护在内。

  有了月之守护秘术保护,凌天等人只感觉浑身一轻,显然这种秘术对这个幻术有很强的抵抗力。

  月之守护秘术虽然有一个‘守护’字眼,不过对能量以及物理攻击的防御效果极差,几乎没有,在很早之前凌天等人就猜测这种秘术是防御异类攻击的,没想真应了他们的猜测。

  “嘻嘻,这种幻术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还不是被银狐姑姑轻松抵挡住?”墨蕾俏笑,不过不待话音落,一缕缕赤色的月光侵袭透了那层薄膜,照射到了众人的身上,直侵灵魂。

  眉头微微一皱,银狐仙子道:“凌天,虽然月之守护对这种幻术有很强的抵挡效果,不过并不能完全抵挡住,所以接下来……”

  “这已经够了,我就不信这般情况下我们还抵挡不住,别忘了我们连神器都没有祭出呢。”苏樱道,而后看向凌天:“再说袁大哥还没有施展阴阳守护大阵,那种大阵对幻术也有很强的抵挡性。”

  说话间,凌天已经行动起来,琴声悠悠、箫声阵阵,一股奇异的力量流转,又是一个能量薄膜形成,将周围的众人保护在内。

  阴阳守护大阵的笼罩范围并不大,勉强将周围的数十人笼罩在内,至于其他人,凌天则照顾不到。虽然凌天能控制阴阳守护大阵扩大范围,不过他并不想这样做,不说这样会加大消耗,单说增大范围会使得大阵的威力削减他也不会这样做。

  不是说凌天不在乎北玄、玄等界面其他修士,而是只要他们能抵挡住这个秘术,那么他们就有自信将来偷袭他们的人拦阻,毕竟他们已经推测出此时只有幻梦仙子和黄界面另一个无敌级别的高手有偷袭之力。

  看到在月之守护和阴阳守护大阵对那种奇异的幻术有很强的抵抗力,凌天等人长长舒了一口气,不过感受到赤色月光威力越来越强,他眉头紧皱,而后看向银狐仙子:“银狐仙子,如果外面的赤色月光越来越浓郁,你就缩小月之守护秘术笼罩的范围,如此防御效果会强一些,只要我们这些人……”

  自是知道只有凌天他们不陷入幻境世界中就还有救,银狐仙子点了点头,至于其他人也都知道这点,对于暂时舍弃其他人也都没有什么意见。

  “凌天,我感觉你们今天要糟了。”突然破穹的声音响起,看着凌天等人震惊的神色,他苦笑一声:“我感应到了一个很强大的器灵,如果我没猜错,它跟阴阳一样是秩序神器级别的,而且不像阴阳是稍稍破损的,它是完好的……”

  “什么,你感应到了秩序神器级别的神器……”梦殇仙子惊呼,刚说完这句话,她也感应到了那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光润的眉头不禁轻蹙了起来。

  “这件秩序神器的气息与这个大型幻术完全融合,如果我没猜错,那个幻梦体和梦魇兽是以此神器为源,以月亮为媒介发动这个秘术的……”破穹道,他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沉重。

  “这么说来那个梦魇兽万多年没出现就是……”凌天喃喃,他的脸色苍白如水。

  众人也都是聪明人,很快就分析出了很多东西,他们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自是见识过阴阳发威的场景,知道秩序神器是如何的恐怖。而那头梦魇兽准备上万年才能发动这个秘术,不想而知这种幻术是如何的恐怖,也正是想到这些,梦殇仙子等人的脸色才变得难看起来。

  正说话间,凌天等人看到在月之守护外面的那些人相继陷入了沉睡,显然他们这些人已经陷入了幻境世界之中。不但如此,随着秩序神器的气息越来越浓郁,在阴阳守护大阵外的那些修士也都渐渐恍惚起来,怕是彻底陷入幻境世界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纵使在阴阳守护大阵中的众人也都感觉到灵魂沉重起来,修为低者甚至已经眼神迷离起来,显然阴阳守护大阵和月之守护联合也不能完全抵挡住幻术攻击。

  看到这一幕,银狐仙子苦笑一声,只得无奈的将月之守护的笼罩范围减小。

  “小噬,将阴阳也祭出来吧。”凌天道,他神色满是无奈:“不管怎么说阴阳也是秩序神器级别的,界心受损不影响发挥实力,多少能抵挡住对方秩序神器的攻击。”

  不待小噬动手,阴阳自动悬浮而出,她化作数丈大小,虚空微微虚幻,一股奇异的力量流转,一个九彩防护罩出现,将凌天等人保护其中。如此还不止,她散发出神器独有的气息,与赤月钩相抗。

  阴阳不愧是秩序神器级别的珍宝,有她保护,凌天等人只感觉灵魂一轻,神色也都清明起来。他们大喜,对抵挡住这个幻术也更加有信心。

  却不想很快他们就听到了一个让他们绝望的声音:

  “凌天,我感觉这赤色的月辉对我也有影响,没准我也会陷入幻境中……”

  “什么,神器器灵也能被这种秘术影像?!”梦殇仙子目瞪口呆,不过看着外面那些修士的神器都如它们的主人一样沉寂下来,她知道阴阳所言不虚。

  “尽人事听天命吧……”事已至此,凌天也只能这样说说了。

  随着时间推移,赤月钩的气息越来越浓郁,而那月亮上的赤色也更加鲜艳,幽绿色的眼眸也更加诡异,仿佛只一眼就能让人永远陷入梦幻中一般。

  渐渐的,墨蕾等人的神色迷离起来,而梦殇仙子更差,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她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弧度,笑靥如花,好似做了一个什么好梦一般。

  “贝贝,别睡,该你将我们曾经的过往了,你讲到我们小时候与明大哥一起偷师尊私藏的美酒,结果被发现……”苏樱喃喃,不过声音越来越低,她整个人也渐渐的迷离起来。

  为了防止‘睡着’,凌天他们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对彼此讲故事,如此让注意力集中起来。

  初时效果还好,可是渐渐的众人的声音越来越低,相继有人陷入沉睡之中。

  继墨蕾和梦殇仙子之后,七杀和墨宇等人也都陷入了沉睡之中,就连小雷和小霆也都沉睡,此时也只有小噬、凌天和苏樱等几人在勉力支持。

  一旁,问剑盘膝而坐,他身前悬浮着一柄长剑,精纯的剑意喷薄,而他也好似一柄利剑般,直冲云霄。突然他眼眸一亮,手指间凝聚出一道剑气,而后轻轻一弹击了出去。

  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是攻击敌人,而是攻击自己,在无坚不摧的剑气下,他的手臂被击穿,血液喷薄,剧烈的疼痛侵袭,而他的精神也为之一振,神色清明了不少。

  “师弟,你……”看着浑身是血却又满脸毅然之色的问剑,苏樱娇呼,不过想到什么,她美眸一亮,语气隐隐有些激动:“师弟,以疼痛刺激自己,没准这种办法能让我们坚持下去。来,你刺我一剑,让我……”

  却不想问剑毅然摇了摇头,他难得眼眸中流露出宠爱之意,喃喃道:“师父让我保护好师姐,我又怎么舍得对你出手,虽然我知道这是为我们好。”

  不待苏樱开口,他继续道:“只要我一个人清醒就行,不就是一个幻梦体和梦魇兽么,他们施展这种大型秘术想必也消耗甚大,实力大打折扣,我有信心打败他们!”

  “傻瓜,何苦来着。”苏樱喃喃,不过心中却从未有的甜蜜,不过却也担心起来:“师弟,你也知道他们是无敌级别的高手,多一个人就多一分胜算,你刺我一剑……”

  却不想问剑再一次摇了摇头,感觉到自己又有些头昏脑涨,他心念一动又是一道剑气呼啸而出。这一次直刺自己大腿,又是一阵血液喷薄,弄得他如一个血人一般,不过他的神色却也更加毅然。

  “问剑小子,何苦来哉。”破穹轻叹了一声,他语气中满是无奈:“虽然这种自残的方式能让你清醒片刻,不过却也改变不了什么。随着幻术力量渐渐变强,这种疼痛也刺激不了你,而且随着血液流失,你的身体会越来越麻木,如此会更容易中幻术。”

  眉头紧皱,问剑嘴角流露出一抹苦笑,如破穹所言,每一次攻击他都感觉疼痛在削减,而自己的灵魂也越来越沉重,怕是用不了多久。

  “师弟,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我喜欢……”苏樱看着问剑,不过她声音越来越低,还没有说完她美眸就闭上,嘴角挂着浓浓的笑意。

  好似也知道苏樱要说什么,问剑嘴角的笑意更浓,他喃喃:“师姐,我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