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一五七七章:莫问之死

第一五七七章:莫问之死

  同阶中凌天不惧任何人,而且在单对单对战中拥有紫曜魔瞳能力的他可以轻松击杀对手,不给对方一丝逃走的机会,他与司徒飞鹰的对战就能说明这一点。

  一个天仙级别的高手如此就死在凌天手中,围观的人都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不相信战斗会如此局面,在他们认知中两个高手最起码也会惊天动地地大战一番,如此轻描淡写无疑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击杀了司徒飞鹰,凌天却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他径直向问道看去,淡然道:“我已经制裁了司徒飞鹰,接下来该我们之间的赌约了吧。”

  闻言,问道身躯颤动了一下,眼眸中流出极为恐惧的光芒,他知道凌天很强,却没想到凌天强到如此地步。虽然他也已经天仙级别,不过相比于老牌高手的司徒飞鹰差了不少,司徒飞鹰尚且轻松被杀,他更是没有一丝逃走的希望。

  死亡来临,问道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眼角余光看到了问剑,他恍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身形一闪就来到问剑身边,他央求道:“师弟,师兄以前怎么对你的,求求你看在我多年照顾你的份儿你求求凌天不要杀我。”

  问道颇为聪明,他知道在场的人没有几个人能救下自己的命,问剑却是这几个人中的一个,而且他也知道问剑颇为重情义,凌天同样重情义,如果问剑开口,凌天自是会考虑饶过他一命。

  眉头微微一皱,问剑脸上显露出浓浓的不忍之色,不过想到凌天的性格和问道以前的作为,他摇了摇头,淡然道:“现在你想起了我是你的师弟了,当初我央求你帮我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你是我师兄呢,对不起,我救不了你。”

  “师弟,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师命难为,我,我……”问道努力辩解着。

  “呵,为了活命,居然连师尊都能出卖,这样的人值得我救么?”问剑笑了一声,只不过笑声颇为落寞,他看向凌天,喃喃道:“不说我救不下你,就算能救我也不救,我不想让凌兄为难,让他成为一个不孝子。”

  当初问道如何轻辱凌云的问剑记忆犹新,这等仇恨不共戴天,而凌云在凌天心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他势必击杀问道为父雪耻,知道凌天性格的他自是不想让他为难。

  “多谢问剑兄理解。”凌天微微抱拳,而后好似对问剑说又好似对在九幽冥府的父亲所说:“问道辱及家父,他必死无疑!”

  也知道此时问剑不会帮自己,自己必死无疑,问道眼眸中闪过一抹怨毒之色:“什么师尊,什么师弟,都是骗人的,亏得我那么疼你,哈哈……”

  神色变了又变,问剑最终叹息了一声,神情更加落寞了。

  听着问道的辱骂,凌天眉头微皱,而后紫曜魔瞳能力施展开来,问道瞬间被定住,而后凌天一掌拍在他的额头,能量喷薄下问道的元婴瞬间崩溃,而后横死当场。

  “问剑兄,虽然他不仁,不过我却不想你落个不义的声名,看在你的面上我给他留一个全尸,你好生安葬了吧。”凌天淡淡道。

  “多谢。”问剑淡淡应了一声,而后长身而起,就要抱着问道的尸体而去。

  “呵呵,我大徒弟死了,临死还在责怪我。我最疼爱的小徒弟也跟我恩断义绝,莫非我真的错了?”一道落寞之极的声音响起,莫问神色落寞,他看了一眼千手婆婆,喃喃道:“也许你说的对,我们这些人都太冷血了,落得这般下场也是我们咎由自取。”

  看着隐隐有些呆滞的莫问,千手婆婆隐隐流露出一丝不忍,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共事了数千年,如今看到莫问如此下场她心中也颇为不好受。

  “老莫,你那不肖徒弟不要就不要了,至于问道,哼,等过一段时间我们会好好跟凌霄阁算账,一定会为他报仇的。”易黎安慰道。

  “报仇?!”问道冷笑,而后摇了摇头:“呵,还有什么意思呢,我这一辈子活着究竟为了力什么呢,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说着,一股股浓郁的灵魂波动弥漫而出,而他的身躯也变得虚淡起来。

  显然,心灰意冷下司徒飞鹰选择了燃烧了灵魂。

  抱着问道的问剑也看到了这一幕,他身躯一颤,大吼道:“师尊,不要!”

  说着他抱着问道向莫问冲去,在大喊出那句话之后他眼泪滚滚而流,满脸的悔恨之色:“师尊,您不要这样,我,我……”

  “你终于又叫我师尊了。”看着泪流满面的问剑,莫问居然笑了起来,不过看到已经横死的问道,他神色又落寞了几分:“是我没有教导好道儿,他生性要强,妒忌心太过,这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好啦,不要哭了,千手说的没错,我们仙灵宫太过冷漠,不适合你这样单纯的人,以后好好在凌霄阁带着吧,我想那里挺适合你的。”

  “多想回到你们小时候啊,那时候我教导你们练剑,每当你们学会了新的招式时都会很开心,而师尊也替你们开心,颇为有成就感。”

  “可惜随着时间流逝这一切都变了,我变得功利起来,对你们的要求也多了起来,现在想想,那些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师尊,您不要说了,快点……”问剑开口,可是说到一半他就止住了,已经燃烧灵魂的人怎么可能会停止,单纯的他知道自己师尊已经无救了。

  “呵呵,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心性太直,根本不会安慰人。”莫问轻笑,而后从问剑怀中接过问道:“其实我早就想到过这个结局,只不过没想到来得这么早。”

  随着时间流逝,莫问散发的灵魂波动越加浓郁,不过他身体也更加虚幻,那股化道之力弥漫,将他怀中的问道也笼罩其中,而问道的尸体也变得虚幻起来,不过莫问神色却越来越坦然,他挥了挥手,一股汹涌澎湃的能量汹涌,将问剑托到了安全距离之外。

  此时问剑已经泣不成声,他跪拜在地,而端木随风也随着跪下,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尊(祖)随风而去。

  “孩子,永别了,希望你以后好好的。”这是一个师尊对徒弟最后的祝愿。

  良久,莫问和问道终于化作了虚无,好似从来没有再这个世间存在过一般。

  问剑和端木随风拜了几拜,而后两人也不说什么,向着一道山峰而去。

  知道问剑心中悲苦,他需要静一静,凌天等人也没有开口,任由他们离去。

  只是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司徒飞鹰三人殒命,赵高等人变得难看之极,不过他们也自知不是凌天他们的对手,冷哼了一声后悻悻离去,向他们的主子报告去了。

  三个天仙级别的人直接或间接的死在凌天手上,这让围观的人震惊的无以复加,他们没想到凌天会真的动手,而且是雷霆手段。不少对凌霄阁有敌意的势力开始幸灾乐祸起来,他们期待离火的报复来。

  “凌天你小子倒是大胆,居然真的敢对司徒飞鹰出手,难道你就不怕离火现在就派人跟你理论么?”幻音婆婆看着凌天,虽是这样说,不过她神情中却没有一点担忧。

  “我只是在执行自己的职责还有赌约,不关离火什么事。”凌天淡淡道,而后看向墨延:“而且墨延表哥说的也对,只是死了两个无关紧要之人,他根本就不会在乎的。”

  “我看是你小子算定离火会憋着怒火到跟你约战所以才会如此吧。”紫岭轻笑,看到凌天讪讪笑道,他知道自己猜测的没错,而后他看了一眼问剑离去的方向:“天儿,问剑那小子不会有事吧,他不会因为此时而跟你生嫌隙吧。”

  “问剑兄极其重情义,伤心自是难免的。”凌天神色凝重了几分,而后他摇了摇头:“不会的,问剑兄他会理解我,知道我一定会这样做的。”

  “你小子有心中有底就行。”紫岭等人长长舒了一口气。

  暂不说凌天这边,且说赵高等人回去之后将凌天如何嚣张击杀司徒飞鹰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虽然不在乎司徒飞鹰那几条人命,不过离火最重脸面,几乎整个修真界都知道司徒飞鹰是自己手下的人,此时却被凌天杀了,他自是恼怒异常。

  虽然恼怒,不过离火却不能真的去找凌天理论,不然怕是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那时候他们的约定自然不再算数。虽然他自信自己这一方轻松灭了凌天那些人,不过凌天他们却可以逃,而且可以燃烧灵魂,如此一来天尊交给他的任务就完不成了,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离火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只不过他脸色却阴鸷之极,他眼眸中闪过一抹狠厉:“哼,凌天,就再允许你嚣张几天,等我将你擒下再好好折磨你一番,至于你们凌霄阁还有魔族墨家的人嘛,他们都要死,这就是你招惹我的代价!”

  一旁,看到离火并没有立时行动,赵高等人失望不已,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