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一一七二章:狮敖窥测

第一一七二章:狮敖窥测

  狮敖带领族中众多高手,而且连同妖族其他各个大族的修士行动,这些都是绝对力量,按理说拿下玄灵蜂一族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最后却让凌天他们全身而退,他的失败也让他在族中颇具微词,很多高层认为他没有当族长的资质。这个误会一直到狮狂将凌天的讯息返回族中,一个渡劫成仙的人都认为凌天颇为难缠,金狮一族的高层也重新审视狮敖以前的话来。

  虽然知道有些误解狮敖,不过高层的决定不是那么好更改的,他们对于狮敖的处置并没有太多改变,只不过将以前保护他的那些高手还给他,而且对他的态度好了一些。

  经过这件事之后狮敖也对族中心灰意冷,早就没了当族长的雄心壮志,如果不是要回应当初与凌天的承诺,怕是他都不会来混乱城参加这一届的修士大会。

  狮心和狮恒亲自参与了对玄灵蜂的行动,他们可是知道狮敖的智谋,对于他的遭遇很是同情,虽然他们对高层微微不满,不过却将所有的愤恨归结在对凌天这个罪魁祸首上。

  也不理会狮心和狮恒的抱怨,狮敖认真观看着台上的比试。自从来到混乱星之后他就找狮狂等人询问凌天的情况,甚至在暗处观察了他很久,他想尽可能熟悉地摸清凌天的实力。

  看着自己胞弟与凌天战斗,狮敖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少爷,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什么不对了?”也看到了狮敖的神情,狮心疑惑不已。

  “嗯,按照凌天的实力狮鸣他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狮敖点了点头,突然他眼睛一亮,喃喃自语:“我明白了,凌天这是在尽可能的了解我金狮一族的秘技。嘿,不愧是心思缜密之人,我在了解他的同时他也在了解我,这么说来他已经发现我了。”

  “什么,我们距离那么远,凌天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存在?!”狮恒满脸的不可置信。

  “根据所得到的讯息层层缜密分析,最终得到的结果就算再匪夷所思我们也要相信,这就是推论。”狮敖沉吟,他看向擂台之中:“凌天也不是一般人,通过鸣弟的刻意挑战他一定能分析出很多东西,我在关注着他这种小事也不难分析出来。”

  “哦,这倒也是,少爷的推论从来没错。”狮心对狮敖的智谋颇为有信心,突然他好似想起了什么,询问道:“少爷,你能分析出凌天的实力么?怎么样,你有把握战胜他么?”

  “应该能分析出六七成吧。”狮敖的神情凝重了很多,他苦笑一声:“对上他我并没有太大的胜算,就算最后我施展出底牌,怕是胜算也不过六成。”

  “什么,不到六成?!”狮恒满脸的震惊,他喃喃自语:“族中大乘期的高手面对少爷的底牌也不是对手,通过分析凌天的修为他不过合体后期的模样,为什么少爷对上他胜算还那么低?”

  “那是因为凌天不是一般人,他的手段和智谋并不比我差。”狮敖神情凝重了很多,他好似在对狮恒两人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别忘了凌天也是拥有者仙器的,虽然我已经分析出那些本命丹器大多都是受损的,不过难保没有什么奇异的能力,特别是那张大弓……”

  破穹能引诱他仙器宝塔的事情让狮敖心中颇为忐忑,也让他知道破穹的不一般。

  闻言,狮恒两人面面相觑,他们对于狮敖的推论两人不会怀疑,不由得对凌天刮目相看。狮心神情阴晴不定,片刻后他好似下定了某种决心,看向凌天的目光中杀意隐现。

  “狮心爷爷,您不能对凌天出手,我要跟他堂堂正正一战。”很轻松就识破了狮心的想法,看着狮心犹豫不决的神情,狮敖继续道:“在混乱城您怕是没有机会击杀他的,狮狂太爷爷也说了,渡劫期的高手暗杀凌天都不成,估计他巴不得我们暗杀他呢。”

  “是啊,心弟,死冥狼蛛那个渡劫期的高手不就被凌天那小子阴死了么。”狮恒愤愤不已,他看向凌天,眼眸中满是恨意和无奈:“凌天隐隐成了凌霄阁的希望,我想悟德大师会时刻保护他,就连紫岭和天茹等人对他都爱护有加。我们暗杀他无疑会遭到众多执法者的反对,这对我们金狮一族的名声不好。”

  闻言,狮心脸色阴沉不定,更加犹豫不决。

  “狮心爷爷,这是我和凌天之间的战斗,你不用插手。”狮敖神情平定:“就算我死在他手中我也问心无愧,经历过一些事之后我才发现我以前追求的那些东西是多么的一文不值,我现在比以前快乐多了,有目标,有理想,这很好。”

  “少爷,你,唉,好吧,我不插手就是了。”狮心最终无奈的点了点头。

  又看了一会,狮敖不再看凌天,他看向远方,喃喃自语:“天心也在挑战吧,百多年没见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过我,哪怕短短的一瞬也好。”

  想到脑海中的倩影,狮敖一颗心柔软起来,他身形一闪向着远方而去,去寻找他挚爱的人儿去了。看着他这般,狮心和狮恒叹了一声,神情满是疼惜,身形一闪他们也跟了上去。

  暂不说狮敖离去,且说凌天和狮鸣的战斗还在继续。

  在战斗了半个时辰后,凌天将狮鸣的战斗方式了然于心,见他这么久没有施展新的秘术,他知道狮鸣已经技穷。也不再浪费时间,凌天展开凌厉攻势,三下五除以二将狮鸣击出了场外,与对万剑崖弟子一般,他并没有展露出杀手。

  解决了狮鸣,凌天就可以休息一炷香了,他身形一闪就来到了擂台边缘。此时华敏儿已经结束了她的挑战,看到凌天到来,她立刻玉符传音:“凌天哥哥,你的第二场就是跟金狮一族啊,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啊。”

  每一座擂台都有阵法禁制屏蔽,声音虽然能传到外面,不过外面的声音在擂台上却听不见。不过通过通讯玉符却可以,如此近的距离使用通讯玉符就好似面对面说话一般。

  私下里华敏儿也听过凌天讲述他这百多年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他跟金狮一族的仇怨,见到凌天第二场就遇到金狮一族的人挑战,聪慧如她很容易就猜测出些什么。

  “嘿嘿,不就是想摸我的底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凌天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好奇不已:“敏儿,先前我在分析金狮一族的秘技,你的对手怎么样,没什么压力吧?”

  “还好啦,只不过一个合体中期的挑战者。”华敏儿一副轻松的模样,她握着秀拳,做出一副强势的模样:“我很强哟,只要不是遇到你,我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人哟。”

  “啧啧,这么自信啊,看来当初我们战斗你也隐藏底牌了。”凌天故意啧啧几声,好似想起了什么,他嘱咐道:“敏儿,听说仙灵宫和魔灵宫的传人也会出手,你要注意点,万不可大意。”

  闻言,华敏儿神情凝重了些许,她点了点头,道:“嗯,我会小心的,凌天哥哥你也小心点,不说了,又有人上台了。嘻嘻,这人有着合体大圆满的实力,这一次要小心一点啦,分身和本体一起上。”

  微微一笑,凌天也看到华敏儿的对手,他分出一部分灵识关注着华敏儿,继续修炼起来。

  没过多久,凌天也休息完毕,他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对手,感受着这人凌厉的剑意,他冷笑道:“今天怎么了,敌方势力接二连三的上场,是不是真感觉我不会杀人,所以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上来挑战。”

  “凌天,这个人实力可不简单啊,合体大圆满,而且身上有仙器的气息。”破穹的声音响起,他玩味道:“看来这人是想杀你的,不是来摸你的底细的。”

  闻言,凌天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他也感受到了这人的凌厉的杀意,而后他冷笑:“想杀我,只是合体大圆满的实力和一柄仙剑怕是奈何不得我吧,没准还会白白送我一柄仙剑呢。”

  “嘿嘿,你小子。”破穹怪笑,他调侃道:“凌天,我感觉到这柄仙剑是无属性的,只是剑意很强,用来送给姚羽那丫头挺不错的,那丫头到现在还用着你给她的青玉剑呢,她对你的心思,啧啧……”

  青玉剑是凌天在青云宗取得前几名得到的奖励,当时他将这灵器送给了姚羽。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蕴养青玉剑已经是灵器八品,不过相对于动辄准仙器、仙器的珍宝来说颇为寻常。幻音婆婆修为高绝,而且活了无尽岁月,一定有合适姚羽的仙器,不过她却不用,她对凌天的情谊从中可观一二。

  微微沉吟,凌天也知道姚羽一直用青玉剑的用意,他看着来人,喃喃自语:“好吧,既然这人是来送仙器的,那我就不客气了。仙剑是无属性的,倒也适合师姐。毕竟只要她用木灵之气蕴养,飞剑很快就能变为木属性的。”

  万剑崖修士大都五行属金,对金属性飞剑数量要求颇多,年青一代很少有机会接触到仙器,如果不是要立志击杀凌天,怕是万剑崖也不舍得将一柄无属性的飞剑暂时借给年青一代使用。

  虽然仙剑无属性,不过却能融合剑胎,使得飞剑拥有金属性的精金杀伐,那个年轻修士能发挥出仙剑的威力也大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