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一一二二章:玄莺出手

第一一二二章:玄莺出手

  数千万的修士好奇有人用两仪之擂的阳之擂,他们将擂台齐齐围住,不过在不清楚凌天这些人实力之前他们都不敢贸然上台,毕竟他们也不知道凌天这些人是否跟阴之擂的慕天阁那些人相同。在擂台上切磋生死是很寻常的事情,没有几个被挑战者会像慕天阁那样仁慈,所以那些修士不敢冒险。

  等了颇长一段时间依然没有人登台,紫天菲无聊之极,她居然取出一应事物开始烧烤起来,这让围观的所有人目瞪口呆。一些活了无尽岁月的老修士更是哭笑不得,他们经历了数届修士大会,还没有见过在‘**肃穆’的擂台上烧烤的情况。

  也许是紫天菲他们‘嚣张’的姿态惹怒了围观之人,一个魔族少年终于忍不住,他气势汹汹地向擂台上飞去,来到擂台上他大喝一声,如怒涛滚滚:“魔族风雷,请赐教!”

  在这个魔族少年登台的时候,凌天眼角睁开了一条缝,他情绪隐隐有些激动,不过当探测到这人只堪堪合体期的时候,他兴致全无,又闭上了眼眸,努力恢复伤势来。

  “嘻嘻,终于有人登台了。”紫天菲俏笑,她神情隐隐有些兴奋,不过看到来人的修为时,她忍不住嘴角一撇,愤愤道:“只是合体初期啊,色狼,去,交给你了。”

  “呃,菲儿,由我去怕是不妥吧。”皇甫七夜挠着头,他讪讪道:“我是皇甫家的人啊,代表凌霄阁出战怕是我家老头子会一掌拍死我啊,再说凌天兄怕是也不会让我这个‘外人’出手吧。”

  “哦,这倒也是。”紫天菲点了点头,她流露出一副失望的神色:“那个,我岂不是也不能出战了,呜呜,早知道我也不那么激动了,还不如去逛街呢。”

  “好啦,好啦,就由我去吧。”金莎儿安慰,她看了一眼狐瑶:“瑶姐,你虽然自当是凌霄阁的人,不过这一代你九尾天狐就你一人,你还是代表九尾天狐吧。”

  “才不要呢,反正我九尾天狐一族也不用我争光,整个修真界都知道我们九尾天狐一族的实力。”狐瑶摇了摇头,她一副兴奋的模样,看着那个魔族少年仿佛看到了一个玩具般:“嘿嘿,以前跟凌天他们切磋要绞尽脑汁,现在我要好好轻松一下。”

  “狐瑶姐姐,你先歇歇,让我去吧。”莲月拦在了狐瑶面前,她看了一眼身后的凌天:“第一场自然由我出战了,也让别人知道我们凌霄阁有九彩冰莲一族,这样应该能吸引来更多的人关注吧。”

  “莲月,那个魔族修士只堪堪合体期,你已经合体后期巅峰,你去不是欺负人嘛。”玄莺摇了摇头,她看了一眼凌天:“虽说凌天哥哥说不能和超过自己的人交战,不过我们这一次也要训练自己,如此一来由我出战最好了,我已经合体期了。”

  闻言,所有人都了然的点了点头,她们也都同意:“好吧,第一场就有玄莺你出战了,不许输,不然要回去面壁一千年的哟。”

  虽说擂台战允许失败,不过失败无疑对凌霄阁的名声有损,所以凌老人说过不允许这些人输,而金莎儿等人开始开玩笑谁输了就要面壁一千年作为惩罚。

  “放心,我是不会输的。”玄莺自信满满,说着她就向那个魔族少年而去,一边走一边道:“虽说跟你们切磋我总是输,不过那是因为你们都有奇异瞳术的缘故,我就不信这个魔族少年也有能堪破虚空的瞳术。”

  闻言,众人轻笑,倒也同意了玄莺的说法。

  “莺儿,记住,不许杀人!”突然,凌天的声音传到玄莺耳边。

  “放心吧,凌天哥哥,我不会冒失杀人为我们凌霄阁树敌的。”玄莺轻笑。

  那个魔族少年已经登台良久,他发现并没有人应战,隐隐有些愤怒。不过看到这行人大都是女性,唯二的两个男人一个身上隐隐血迹、脸色苍白,一副受伤的模样。至于另一个皇甫七夜的话他也听到了,也知道皇甫七夜不是凌霄阁的人。

  这些人久久不应战,魔族少年还以为这些女人怯战了,心中不禁有点得意。如果他知道莲月等人争着抢着要出手‘欺负’他,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想法呢?

  “哼,终于肯应战了么。”魔族少年怒哼,他一副得意的模样:“不敢应战就下台呗,偏偏占着这么好的擂台干什么,取什么凌霄,真是大言不惭。”

  “呃,这小子是个愣头青么?”皇甫七夜愕然,他看了一眼紫天菲等人:“莫非他没发现我们这些人修为都比他高么?”

  “嘻嘻,我们这些人都收敛了修为,他自是探测不出啦。”莲月俏笑,她传音给玄莺:“玄莺,虽说天哥哥说不要杀人,不过可以给他一点教训,谁让他出言不逊呢。”

  “真可以么?”玄莺有些犹豫不决,她询问似地看向凌天,却发现他又闭目不语。

  “莺儿,一个门派的名誉不容玷污。”天心的声音响起,她声音冷冽了几分:“凌天一直放出一缕灵识关注战场,他不开口就是默许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嗯。”玄莺重重点了点头,而后看向那个魔族少年:“凌霄阁玄莺,我来应战,先前你出言不逊,正因为这一句话你要付出代价。”

  “嘿,小丫头真口出狂言,看我怎么收拾你。”那个魔族少年冷笑,一抬肉掌,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他全身浓郁的黑色魔煞力弥漫,风雷滚滚,倒有几分威势。

  魔族专修肉身,肉身强度甚至比妖族还要强几分,他们大都喜欢肉搏。

  风雷虽然修为只有合体初期,在莲月这些人中什么都不是,不过合体期的修为在修真界也算是天资绝佳了,如今他拍掌而来,气势如山。

  “哼,真不知死活。”玄莺冷哼一声,她身形一闪就融入了虚空之中。

  一掌拍去,将眼前的‘女子’拍散,还不待风雷脸上流露出笑意,他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危机感。他猛地回头,却发现身体一阵刺痛,他胸前一个尖刺直刺而出,一股热流流出,继而是血液狂喷。

  风雷面如死灰,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胸前,只见一个闪着黝黑光芒的尖刺直刺而出,尖刺精金杀伐之气凝而不散,一滴滴血液正从上面低落。他清晰的感受到,这个尖刺从自己后背刺穿前胸,跟心脏只隔着一寸不到。

  魔族修炼肉体也是用精血淬炼,专修心脏,心脏处的能量比金丹要强很多,如果心脏被刺穿,那么他不自爆也会实力大损。念及此处,那个魔族少年冷汗直流,他不相信背后这个少女刺偏了,他知道这是故意而为,这是对人体构造极其熟悉而且对自己出手充满了信心才能刺出的一击,他不由得想起了先前那个女子所说的‘代价’一词。

  心中恼羞,他一声大喝,就要挣脱尖刺,却不想被玄莺的话阻止了。

  “别动,不然我不保证不伤害你的心脏。”玄莺声音冰冷:“这就是你出言不逊的代价,我们阁主说了,不许我们杀人,算是你幸运。”

  说着,玄莺玉手一扬便收回了尖刺,看着脸色惨白的风雷,她轻声道:“道友既然是魔族之人,而且姓风,应该认识风洋前辈和风河大哥,看在他们的面上,我饶了你这一次。”

  “风洋爷爷?风河叔叔?你认识他们!”风雷目瞪口呆,突然他眼睛一亮,脱口而出:“莫非你们是数千年前的凌霄阁?风洋爷爷跟凌云前辈是至交好友,怪不得,怪不得,不然你们怎么可能饶过我……”

  “原来是风河大哥的后辈啊,玄莺,你这一次出手太重了,看你怎么向风河大哥交代。”莲月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她身形一闪就来到风雷面前,九彩气息弥漫:“小子,别动,让姑姑我给你疗伤。”

  此时莲月又恢复了三四岁的模样,却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这让风雷哭笑不得,不过在莲月九彩气息笼罩下他发现自己的伤势正在快速愈合,他也知道这个女子不简单。

  “放心啦,我出手很稳的,避开了他的筋脉和血管,虽然看起来伤势恐怖,不过只是皮肉伤而已。”玄莺轻笑,她自信满满。

  闻言,风雷眼睛一亮,他暗道一声果然,看着自己胸口的伤势完全愈合,他深深一礼:“晚辈先前唐突了,还望各位前辈见谅。”

  “不知者无罪。”凌天睁开了眼眸,他声音平淡:“不过以后你万不可如此鲁莽,不然我定然请风叔和风河兄将你镇压一千年。”

  “前辈教训的是,晚辈谨记。”风雷再次躬身行礼。

  “好了,去吧,风河兄他们在城外。”凌天摆了摆手,算是原谅风雷了。

  “走吧,小家伙,夜灵那小丫头跟她的师兄妹都在呢。”狐瑶轻笑,她莞尔一笑:“千万不要说我们这些人欺负你哟,不然我们见了风河兄可不好交待哟。”

  “呃,前辈放心,我绝对不会将这糗事……”风雷讪讪不已,他再次躬身行了一礼,而后身形一闪便离去。

  “哈哈,这小家伙倒也真有趣……”看着风雷离去,皇甫七夜等人等人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