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一一一三章:悲怒交加

第一一一三章:悲怒交加

  那老妪找到了台阶下,她撤去了威压,只不过她心中却不好受,她知道华敏儿此时心中悲恸交加。老妪对华敏儿宠溺之极,看到自己的冒失让华敏儿跟凌天只见产生了裂痕,她自责不已,不过一时半会她也寻不到解决的办法。

  威压撤去,凌天顿感一轻,只不过他此时全身酸痛,骤然的轻松反倒是让他吐了一口血,他剧烈的咳嗽,只不过却强撑着不倒,他看了一眼华敏儿,冷声道:“如此说来我倒该谢谢华姑娘饶命之恩了!”

  凌天也是高傲之人,虽说他隐隐猜测出那个老妪考验他的用意,不过因此差一点牵连到自己朋友横死,他心中愤怒之极。再听到华敏儿的话,他更是恼怒,这才冷眼相对。

  “天哥哥,你没事吧。”莲月眼眸中隐隐泪花,她溢出九彩气息将凌天包裹住:“不要说话了,我们走吧。”

  “没事,这点小伤还死不了。咦,你,你是莲心!”这时凌天才看到了变幻成大人的莲月,他下意识的将她当成了莲心,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兴高采烈:“莲心,你终于清醒过来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天哥哥,对不起,我是莲月。”听到凌天的话,莲月心中酸楚,她眼眸中泪光隐隐:“我不是姐姐,我不是姐姐,我是月儿,我是月儿啊。”

  看着莲月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模样,凌天猛地清醒过来,他眼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失望,不过看到莲月伤心的模样,他还以为她这是为他伤势担心:“不要哭嘛,这点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

  说着,凌天伸出手轻轻帮助莲月拭去脸上的泪痕,看着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庞,他一颗心仿佛被融化了般,神情迷离,而动作也愈发的温柔起来。

  听到凌天满含怒气的话,华敏儿也知道这是因为老妪碰触到了他的底线,她心中歉疚不已,不过倔强的性格不允许她道歉,而且听到凌天的话看到他对莲月那边温柔她也怒气隐隐:“哼,饶命不饶命不说,你在擂台上,而且婆婆有杀死你的能力。”

  “敏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金莎儿也怒气冲冲:“你又不是不知道凌霄阁对凌天的重要性,而且他也没有说不娶你,只不过他现在大仇不报,凌霄阁没有重建,他哪有心思……”

  “莎儿姐姐,这些都是借口。”华敏儿摇了摇头,虽回答着金莎儿,她却一直看着凌天:“为什么他不可娶我,我也可以帮他一起重建凌霄阁,一起跟他报仇,甚至我可以不创建慕天阁加入凌霄阁。可是他却毫不犹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心中有我么?”

  在华敏儿心中,哪怕凌天会犹豫一分她也不会这么伤心。她知道凌霄阁对凌天至关重要,可是她却没想到凌天会如此毫不犹豫地拒绝,好似她在他心中没有一点分量。

  闻言,金莎儿等女子也明白华敏儿在计较什么,虽然计较的有些莫名其妙,甚至说有点偏激,可是同是女人的她们却懂这一点。

  “原则的问题我一点都不会妥协,不管是对谁。”凌天冷然,他盯着华敏儿:“至于娶你,我现在也做不到,大仇未报,莲心没有恢复神智,我……”

  “哈哈……”华敏儿长笑,笑得有些歇斯底里,她盯着凌天:“说什么大仇未报,我看是你还放不下莲心吧,说得好冠冕堂皇啊。”

  “对,我就是放不下莲心,她因为我才这样,我要给她一个交代。”凌天坦言,他看着华敏儿,声音低了几分:“至于我们俩,我……”

  “行了,你不要说了,你可以离开了。”华敏儿打断了凌天的话,她转身而去:“想要挑战的话明天赶早,今天的十场已经完毕,我们已经挂起了停战牌。”

  听着凌天的话,凌天冷笑,他看向莲月等人:“我们走!”

  却不想天心并没有立时离去,她看着华敏儿:“华敏儿,我想跟你切磋一场,不算是挑战,反正以我的身份就算打败你也不算你创建门派失败。”

  “对不起,我没心情。”华敏儿连头也没有回,微微顿了顿,她继续道:“婆婆,姚羽师姐,我们走吧,累了一天了,我们该好好休息了!”

  “华敏儿!”天心声音骤然冷了几分,她冷笑:“好,你很好!”

  “呵呵……”华敏儿冷笑,她回头,刚想说什么却看到了天心手指上的蝴蝶戒,她瞳孔紧缩,声音也冷了几分:“行啊,蝴蝶戒指挺不错的嘛,是凌天送给他的小情人的吧。”

  听到华敏儿的话,天心微微一愣,她知道华敏儿是误会她跟凌天的关系了,不过听着让她娇羞不已的话,她一时间竟然忘了解释。

  “华敏儿,你不要太过分!”天心没有说什么,凌天却恼怒不已,他冷然道:“你可以误会我,但是你不能污蔑我的朋友!”

  “污蔑,呵呵,好一个污蔑啊。”华敏儿冷笑,她瞥了一眼天心:“现在都维护上了,我这还是污蔑么?”

  “敏儿,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这样误会……”姚羽忍不住开口,不过却被华敏儿打断了。

  “师姐,不要说了,这些年我怎么过的你也知道。”华敏儿眼眸中闪过一抹哀伤,她看了一眼凌天,还有他身边的天心等人:“可是他呢,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左拥右抱,好不风流……”

  听着华敏儿哀伤的话,也知道她这些年如何的心伤,姚羽朱唇抿动了几下,最终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心中叹息了一声,暗道造化弄人。

  姚羽不开口,凌天却听不下去了。他不生气华敏儿误会他,却恼怒她误会污蔑天心等人,怒不可遏下他身形骤然闪出,右掌拍出,大喝:“你闭嘴!”

  掌劲雄浑,罡风凌厉,凌天含怒之下施展了近五成的功力,他悍然拍向华敏儿。

  看着凌天不留情面的攻向自己,华敏儿心中悲恸欲绝,她娇躯颤抖,不过却倔强的站在那里,不躲避也不反抗,只不过嘴中却喃喃:“呵呵,恼羞成怒,居然对我出手了!”

  看着华敏儿毫不躲闪而凌天还在盛怒,姚羽大惊失色,她惊呼:“凌天,你……”

  在华敏儿流露出黯然之色时,凌天已经后悔,而听到姚羽的惊呼他更是彻底清醒过来,可是他此时速度飞快,而且先前那个老妪的压迫让他伤痕累累,此时想要收回掌已经来不及,他猛咬牙关,勉力调整气息,虽然没有撤去掌力,不过出掌却偏移了出去。

  “嘶!”

  一声撕开裂帛的声音响起,华敏儿左臂处的衣襟被雄浑的掌力撕碎,而她如玉的香肩也被擦破几道伤口,血流汩汩。嫣红的血液侵染着如羊脂般的玉臂,仿佛绣上了一朵娇艳的玫瑰一般。

  华敏儿娇躯颤抖了几下,左肩的如火的疼辣侵袭,可是却比不上她心中疼痛的一分。眼角余光看着凌天跟她错身而过,她再也忍不住,眼眸中眼泪滚滚,凄楚如暴雨打花。

  “噗!”

  一口血雾狂喷,原本身上就伤势颇重,而凌天又强自运转体内能量,爆烈的能量冲击,他再也忍不住,再一次喷血而出。胸口剧烈起伏,他咳嗽不止,而他心中的疼痛如潮袭来,后悔之意如涛滚滚。

  “我竟然,竟然伤了敏儿!”凌天喃喃,他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小子,我放过你你却不知死活!”看到华敏儿受伤,那老妪惊怒,她戾气大作:“小子,这就不要怪我了,受死吧。”

  说着,那老妪身形如鬼魅,手掌如利爪,虚空撕裂,威势惊人,怕是这一爪之下凌天绝难抵挡。更何况此时凌天懊悔不已先前自己的举动,他此时没有丝毫抵挡的想法,任由那老妪向自己抓来。

  “婆婆,住手!”也听到了那老妪的话,华敏儿娇喝,随着说话她也转过身,此时眼眸处的泪痕已经消失不见,她满脸的毅然,全身能量澎湃:“这是他跟我之间的事,就由我自己来处理吧。”

  对华敏儿的话言听计从,那老妪身形骤然停止,她冷哼一声就退了回去。

  看到凌天剧烈的咳嗽,血液狂喷,华敏儿心不禁柔软了几分,不过想到凌天先前毅然攻向她的那一掌,她眼眸很快决然起来:“凌天,既然你不顾规矩对我出手,那也就不要怪我欺负你受伤之身,来吧,今天我与你一战!”

  “敏儿,你这样不好吧。”那个老妪不拦阻华敏儿,可姚羽却忍不住拦在华敏儿身前:“先前婆婆下手很重,虽说凌天体质特殊,可是依然受伤很重,他现在连动都困难,又怎么会是你的对手呢?”

  “那是他的事情。”华敏儿声音冷的恍如九地寒冰一般,她语气中怨气腾腾:“先前他有力气打我那一掌,现在怎么没有动手的能力了?”

  “敏儿,凌天先前盛怒,他……”姚羽替凌天解释,却发现自己的解释苍白无力。

  “姚羽师姐,不要拦着她!”听着华敏儿冰冷的话,凌天心中的后悔稍去,他擦着嘴角的血迹:“我也一直想领教先天木灵之体有什么奇异呢,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