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一零九八章:把酒言欢

第一零九八章:把酒言欢

  风洋性格豪爽,与悟德一般颇为嗜酒,看到猴儿酿时甚至比得到万载玄冰还要激动,这让凌天等小辈目瞪口呆,听着悟德和风洋的对话,他们更是好笑不已。

  也知道悟德对酒吝啬的性格,看到他这次居然如此大方的给自己几坛猴儿酿,风洋惊诧不已,他满是诧异地看着悟德。

  “嘿嘿,你小子有酒就好好喝呗,不够再给我要。”悟德一副大方的模样。

  “咦,不对啊,这不像你的性格啊。”风洋疑惑不已,他喃喃自语:“想当年老凌不知从哪弄来了一瓶猴儿酿,你老哥最是夸张,居然抢了少半瓶,可是心疼死我们了。你这一次怎么这么大方,你是不是将修真界的猴儿酿都搜刮来了?”

  “那个,师尊啊,您好像忘了凌霄阁有一头碧灵长右了。”一个身材魁梧的魔族年轻男子走上前来,他指着小右,道:“据说碧灵长右酿造猴儿酿颇为容易,我想悟德伯伯是从那里获得的猴儿酿吧。”

  “嗯?!”风洋微微一愣,不过转身看到小右时,他流露出一副恍然之色:“是啊,我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瞧我糊涂的。对了,悟德老哥,这是我收的徒弟,小疯子,来见见你悟德伯伯、还有凌老。”

  听到风洋对自己的称谓,那个魔族青年满脸的尴尬之色,不过他却依言上前,躬身行礼:“晚辈风河,拜见凌老、悟德伯伯。”

  “啧啧,好好,这小家伙不过数百岁的年纪,不过却已经合体后期巅峰了,天资不错。”悟德一眼看出了风河的修为,他赞赏不已。

  “嘿嘿,怎么样,我这徒弟天赋蓝色六阶天梯,怎么样?这可是万中无一的天才。”风洋一副炫耀的模样,说着还看了凌天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哦,蓝色六阶啊,不错,不错。”悟德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凌天:“凌天,我徒弟,天赋大圆满,那个正在渡劫的小娃是我徒孙,天赋好像也是大圆满。那个刚才跟妖族动手的也是我徒孙,还有那个女娃,他们天赋差了点,好像只有紫色一阶。我那两个记名弟子更不行了,只有蓝色七阶。”

  “什么?天赋大圆满?!老哥,你不会逗我玩的吧。”风洋满脸的不可置信,不过很快他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不对,你这和尚虽然贪酒还吃肉,没一点出家人的样子,不过却从不打诳语。可是天赋大圆满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当年的老凌也不过堪堪白色阶梯吧。”

  “没错,这两个小子天赋确实是大圆满,哈哈,怎么样,我的徒弟和徒孙勉强过得去吧。”看到风洋震惊的模样,悟德得意不已。

  “我倒,这也太受打击了。”风洋愤愤不已,他看了一眼风河:“原本以为小疯子的天赋已经很不错了,不过跟你的徒弟徒孙一比什么就不是了,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谁让你闲着没事总显摆我的天赋呢……”风河在一旁小声嘀咕着,不过在看向凌天的时候,他眼眸中战意勃发,双手抱拳:“凌兄,先前动手那个是你徒弟吧,他很强,不过我更期待跟你交手。”

  “嗯,我也想见识见识魔族的战斗风格,风兄,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再一起切磋。”凌天点了点头,而后看了一眼正在渡劫的凌麟,那意思也不言而喻。

  风河也知道凌天正在担心凌麟渡劫的事情,他微微一笑,也不再说什么。

  “老风,我们边喝酒边看麟儿渡劫吧,这也算是人生一桩美谈。”说着悟德选择了一个空旷之地,席地而坐,就开始畅饮起来。

  而风洋也满不在乎,随着悟德席地而坐,两人一边陪伴着凌老人畅饮,一边有说有笑,好不欢快。

  至于风河和那些魔族的青年一代却没有几位长辈洒脱,他们关注着正在渡劫的凌麟。仿佛是惊异于凌麟雷劫的恐怖,他们都流露出目瞪口呆的神色,神情中隐隐有些羡慕,不过有不少年轻人战意勃发,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看着魔族之人的神色,凌天暗道魔族果然好战。他取过一坛猴儿酿和几只玉杯来到风河身前,将玉杯抛出,他轻笑:“风兄,各位魔族道友,相见即是有缘,我们喝几杯如何?”

  魔族这几位青年虽然不像风洋那般嗜酒如命,不过嗅着馥郁的酒香,想到猴儿酿在修真界的名声,他们不禁心动,而后接过酒杯,开始开怀畅饮。

  “啧啧,以前总听师尊说猴儿酿是绝世佳酿,如今有幸品尝,果然不俗。”风河赞不绝口,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些奇特的果子,而其他人也纷纷取出奇珍佳馐:“凌兄,尝尝我们魔族的特产,挺不错的哟。”

  见状,凌天也不推辞,随便取出一个果子就尝了起来,感受着口中奇异的味道,他赞赏不已:“不错嘛,味道浓烈,比人族那些清淡的果子可有着另一番风味。”

  “哈哈,凌兄你喜欢就多吃点。”魔族那些人豪爽不已。

  “天哥哥,好吃么?我也要吃。”莲月一副眼馋的模样,她身形一闪就坐在了旁边身边,取过一枚果子边吃了起来,很快她娇躯微微一颤,眼眸中隐隐泪花:“哇,味道太刺激了,不过倒是挺好吃的。”

  看着莲月这般模样,风河等人朗笑,对这个性格直爽的‘女娃’颇为喜爱。

  那边,看到凌天莲月一副享受的模样,狐瑶和金莎儿等人也禁不住诱惑,也加入了进来,就连陆渊等人也都围坐了过来,一群人毫不客气地大吃起来。

  魔族人豪爽,不拘小节,更何况又喝了很多酒,很快大家便熟络起来,更多的美酒珍馐被取了出来。樽酒这一次也不吝啬,取出了他珍藏的美酒,而风洋那些人也拿出魔族有名的烈酒,大家交换品尝,喝得好不痛快。

  时间幽幽而过,凌麟的雷劫终于渡过最后一重,他在稍稍巩固修为之后便冲向凌天这边,对着凌天行了一礼,而后他颇为潇洒的坐在一旁,配上他英俊的面容,颇有丰神如玉的气质。

  看着凌麟如此做派,凌天心中哭笑不得,颇为了解凌麟的他又怎么不知道他这么做是因为魔族几位少女正紧盯着他看而他故意这般呢?

  “麟儿,这位是你风河伯伯。”凌天介绍着:“风兄,犬子凌麟。”

  “见过风伯伯。”凌麟起身行礼,行为举止颇为得体。

  “啧啧,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合体中期的修为,后生可畏啊。”风河赞许不已,他看向身后:“你们几个小家伙以后要向凌麟多讨教讨教,他可比你们强多了。”

  “是,师尊。”几位魔族青年恭声道,然后他们向着凌麟抱拳:“凌兄,还望有时间不吝赐教。”

  风河的几位徒弟修为最高的不过合体初期,凌麟远超他们,倒也当得起赐教这一说。

  凌麟正襟危坐,微微一笑,颇有几分高手的风范:“各位道友,相互切磋印证罢了,大道相通,没准我们能触类旁通会有新的收获。不过相对于切磋,我倒更热衷与游历,欣赏这大千世界,不知诸位道友可否结伴而行?”

  “说什么结伴而行,不就是想跟几位仙子亲近嘛。”皇甫七夜小声嘀咕着,好在他声音极小,别人并没有听见,只有凌麟给了他一个白眼。

  也许是紫天菲在附近,皇甫七夜倒也中规中矩,没有‘拈花惹草’,不过他时不时会说些修真界的趣闻轶事,倒也赚了不少魔族少女的青睐,这让凌麟愤愤不已,不过却也从心底羡慕皇甫七夜的博学强记,心中暗暗发誓要好好学这一‘杀招’。

  酒酣,众人谈论更加放得开,讲到先前凌天智谋逼退三方来袭之事,大家都流露出钦佩之色。而凌天则谦逊不已,颇有几分君子之风,这让魔族的那些青年一代对他印象更加好。

  酒足饭饱,魔族人好战的性格显露出来,不过在这里动手自是不合适,他们用另类的手段比试。魔族人能歌善舞,几位少女表演,她们衣着开放,身材绝美,动作火辣,配上甜美的歌声,着实让凌麟和皇甫七夜这两个‘色狼’目瞪口呆,差一点就露出他们色狼的本性。

  狐瑶等人也是骄傲之人,自是不想魔族人专美于前,她们也纷纷登场表演,或歌或舞,金莎儿和紫天菲更是擅长音律,古筝合奏,倒也让魔族人惊诧了一番。

  看着众人的表演,凌天微微轻笑,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不过看到幺妹施展出木属性灵气诱来萤火虫翩翩起舞时他心脏猛地颤动了一下,他想起了当初华敏儿与他箫舞双绝的情形,心中久久不能平复。

  一曲舞罢,掌声轰鸣,就连狐瑶和紫天菲都流出几分震惊之色,他们纷纷询问这舞曲从何学来。幺妹也如实相告,说是有幸见过华敏儿施展过几次,她比起华敏儿不过十一的功力,这也引起了众人的无限遐想,纷纷想看华敏儿表演,而凌天心中的涟漪也更加剧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