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七章:入魔危机

第八百九十七章:入魔危机

  凌天完全沉浸在思念华敏儿和莲心的世界中,对于打断他的举动自是颇为恼怒,不过他并没有睁开眼睛,依旧自顾自的吹奏着玉箫。而他身上浮现出淡淡的魔煞之气,思念情绪中隐隐蕴含着阴厉暴虐的气息。

  阴厉的气息伴随着浓浓的思念弥漫而出,悬浮在凌天身畔的幽蓝色冰蝶飞舞的节奏也被稍稍打乱,先前那种叠加的攻击也凌乱了不少。

  感受着凌天的阴厉气息,感受着他的反抗之心,天心内心的倔强也被激发出来,她毫不吝啬心神力,疯狂涌进了幽蓝之中。而天心背后的羽翼也张合,漫天毛羽飞舞,冰蝶那种如若无物的能力也更加强了。

  冰蝶越来越多,对凌天造成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他吹奏的节奏也出现了较大的停顿。不过他内心的暴虐气息却越来越浓郁,身上萦绕的黝黑的魔煞之气也更加浓厚,他全身的威势也更加狂暴,气势比先前强了很多。

  随着魔煞之气越来越浓郁,一股股血腥的气息弥漫而出,凌天原本如墨的长发隐隐出现了几缕血红色,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血红色还在弥漫。

  暴虐阴厉的气息渐渐超过了思念的情绪,凌天此时心中只有杀戮之意,他恨不得手持重戟将伤害莲心和他父母的万剑崖门众屠戮殆尽。随着杀意弥漫,原本蛰伏在他身体的杀戮之气和死冥之气被勾动,而后结合魔煞之气迅速弥漫而出。

  死冥之气和杀戮之气如决堤的洪水,迅速侵袭了凌天的全身。

  没了相思之情,长相思和长相守之间的共鸣不再存在,古筝琴弦也停止拨动。不过凌天的魂曲攻击力却并没减弱,相反随着他暴虐气息狂涌而慢慢变强着。

  暴虐的灵魂攻击如狂风暴雨,那些冰蝶被攻击的摇摇欲坠,原本深邃的幽蓝色也黯淡不少,随时都有涣散的可能。

  “咦,这就是天哥哥魔族血统觉醒的模样么?”看着凌天过半数的血色长发飞舞,玄莺惊异不已,她感受到了那股暴虐阴厉的气息,语气微微颤抖:“这,这太恐怖了,可是这跟以前天哥哥的形象大相径庭,我现在都不敢靠近他了。”

  凌天在众人面前一直是温文尔雅的形象,特别是玄莺更将他当成了温柔的大哥哥,可是此时凌天展露的气息却让她心悸不已,她不自觉地向后方退去,想远离凌天。

  “不好,天哥哥这不仅仅是魔族血统觉醒。”天心惊呼,她一张俏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这还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不行,我要去救他。”

  说着,莲月身形一闪就向凌天所在的方向冲去,情急之下她速度很快,片刻就飞出了数里。旁边的狐瑶在她冲出去的时候神情大变,可是事出突然她来不及拦下莲月,她惊呼:“月儿,快回来,凌天和心姐的灵魂攻击不是现在的你能抵挡的。”

  陆渊全身心的观看凌天两人的灵魂攻击,在莲月飞出去片刻后他才醒悟过来,他大急,大乘期的修为展开,如果似电的向莲月追去是他速度虽快,不过出发却比莲月慢了一点,追出去的时候莲月已经在数里外了。

  “月儿,回来!”陆渊大喝。

  “噗!”

  话音未落,莲月一口血液喷了出来。虽然她此时与凌天两人相距数里,不过两人全力的灵魂攻击余波依然不是不到分神期的她能抵挡的,她被余波击得倒退而回。

  莲月倒折而回,陆渊也迅速赶到,他长袖一卷便卷起莲月,右手却挥出了一掌,雄浑的掌劲迸发,将攻击而来的余波尽数化解。而他心念一动,倒折而回,只瞬间便又回到了原地。

  灵识探出,发现莲月只是灵魂稍稍受创,在九彩气息弥漫下快速修复着。

  “月儿,你疯了么,他们两个人的灵魂攻击凶险之极,你一个分神期都不到的小修士连插手都不能。”看着莲月没事陆渊才彻底放下心来,不过他却忍不住训斥莲月。

  莲月在凌霄阁众人心中是小公主的存在,大家对他都宠溺之极,如今看着她疯狂的举动陆渊心中疼惜不已。所谓爱之深责之切,他虽然在训斥,不过语气中却饱含浓浓的关怀。

  “天哥哥,天哥哥他走火入魔了。”莲月丝毫不顾及她嘴角溢出的血液,她挣扎着转过头,看向凌天所在的方向,眼眸中流出浓浓的焦急:“别拦着我,我要去救他。”

  “月儿,你冷静点,凌天现在刚刚入魔,还是很轻松就能唤醒他的。”狐瑶安慰莲月,见她一副怀疑的神色,她解释道:“没看到凌天头发还只是一半血红色么?”

  莲月也注意到了凌天的形象,不过她担忧却没有一点减少,她看着陆渊,央求道:“陆渊大哥,你是我们之中修为最高的,你快点救救天哥哥吧。”

  “好,你放心,我这就……”陆渊刚说到这里就被打断了,顿了片刻,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着莲月,道:“刚才破穹给我传音了,他说不用我们插手,他们能救助凌天。”

  听了陆渊的话,莲月才稍稍放心,她自是信任破穹,知道他们一定有办法的。

  “天啊,凌天这小子的攻击好恐怖啊。”木客喃喃自语,他扫了一眼陆渊等人,见众人不自觉的点头,他继续道:“这魂曲攻击和天心的仙器攻击怕是合体后期的修士都抵挡不住,我距离他们这么远都感受到了浓浓的心悸,这也太恐怖了。”

  木客已经合体大圆满,他们距离凌天数里,可纵使如此都感受到了心悸,由此可知凌天他们的灵魂攻击是如何的恐怖。

  “凌天吹奏的是姨丈的《寂灭魂曲》,在神器的增幅下能有如此威力自是不足为奇。”狐瑶看着凌天,提到凌云,她语气中满是崇敬,微微一顿,她继续道:“何况魔族血统觉醒的凌天修为已经超过合体期了。”

  闻言,众人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对于凌云的英雄事迹他们可都是知晓的。

  战场中,凌天的魔煞气息更加浓郁,魂曲威力也越来越大,渐渐的天心只有抵挡之力而无攻击之力,她额头汗迹涔涔,精神也有些萎靡。

  战斗了这么久,天心心神力和灵气都消耗甚大,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呵,最终我依然不是凌天的对手。”天心苦笑一声,她神情颇为复杂:“我已经尽力了,可是我依然不能将陷入思念中的他唤醒,任由他这样痛苦,我……”

  被凌天打败,想到自己的誓言,天心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她却高兴不起来,不仅仅是没有完成对莲月的承诺,更重要的是她知道凌天心中的那个人已经根深蒂固,那里没有她一点立足之地。

  “呵呵,凌天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他的魂曲攻击会越来越厉害。”感受着越来越浓郁的杀伐之意,天心情绪反而平静下来:“没准一会我就会死在他的攻击之下,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他以后想起我的时候会对我有愧疚之心,就想他心中的‘她’一样。”

  暂不提天心心中所想,且说破穹在感受到凌天的异样后就开始想办法营救他。

  破穹是凌天的本命丹器,他可以跟凌天交流,他尝试着唤醒凌天:“凌天,快醒一醒,你已经有了走火入魔的迹象。”

  破穹呼唤,可是凌天却沉浸了自己的世界中,任凭破穹他呼唤,他依然自我封闭,自顾自的吹奏着玉箫。

  “破穹大叔,不行啊,凌天他此时压根就听不到我们呼唤。”在破穹呼唤的同时,幽夜和丹碧也都在呼唤,不过他们的呼唤也都石沉大海,幽夜担心不已,他催促道:“破穹大叔,你见多识广,一定有办法唤醒凌天。”

  “我……”破穹想说什么,不过却被长相思给打断了。

  “破穹前辈,还是让我们来吧。”长相思传音,感受着破穹的怀疑,她解释道:“我们是凌天的守护之器,跟长相守我们有一组阴阳守护阵法,而且我们是音律灵魂攻击类型的神器,想唤醒凌天会简单很多。”

  “那就快点啊,这小子完全入魔的话就遭了。”破穹迫不及待的催促。

  情况危急,长相守也不再废话,她本源气息弥漫,黝黑色的琴弦拨动,一阵铮铮琴声响起。随着这琴声,一股黑色的魔煞之气弥漫而出。

  琴声鸣动,玉箫也随之共鸣,他轻轻一颤便脱离了凌天的掌控,而后与长相思悬浮在凌天头顶。浓郁乳白色光芒跟黑色魔煞之气交织,一股博大恢弘的气息弥漫而出,将凌天笼罩在内。

  在玉箫脱手的一霎那,凌天心灵微微一震,他也终于听到了破穹他们的呼唤。一个激灵,他顿时察觉了自己的状态,就想醒转过来,不过此时他浑身的魔煞之气和杀戮之气已经浓郁之极,两者结合,在他体内翻涌肆虐,狂暴之极,他竟然不能控制和压制他们。

  “遭了,体内的杀戮之气和死冥之气发作了,而且已经侵袭了我的灵魂,我不能调动体内的佛门灵气镇压他们。”感受着体内的情况,凌天知道这一次事情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