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六章:琴箫共鸣

第八百九十六章:琴箫共鸣

  虽然从小长相思和长相守就守护在凌天体内,不过他们并不是凌天的本命丹器,他并不能控制他们。如果不是长久的用混沌之气蕴养他们,怕是他连动用他们都不成。纵使如此,凌天动用他们也需要磅礴的心神力支持,纵使他体内金丹数众多心神恢复速度超快也渐渐有些入不敷出。

  原本是打算消耗掉天心的心神力,可是此时凌天却发现极有可能在天心消耗殆尽之前自己先被耗尽。毕竟天心的心神修为比自己高,更何况天心此时修为还压制在合体初期,如果是合体中期,凌天就更没把握了。

  念及此处,凌天神情凝重,隐隐有些担忧。

  “凌天,你知道为什么我和长相守时刻在一起么?”突然,长相思的声音响起。

  “嗯?为什么?”凌天微微一愣,他脱口而出:“不是我的父母让你们在一起么?好像只有你们在一起才能施展阴阳守护大阵吧。”

  经过长相思的提醒凌天也注意到了长相思和长相守定然会同时出现的情形,比如当时在天目星东海海岛上救助走火入魔的莲心时凌天曾动用过长相思,那时候他只想祭出长相思这张古筝,不过长相守也随之出现。

  这次也是,凌天只想动用长相守玉箫施展《寂灭魂曲》,不过长相思却也跟着出来。

  “也不全是这原因。”长相思悬浮在凌天身边,见他疑惑,她解释道:“其实我和长相守在天地初开的时候就在一起,我们一阴一阳,却始终不分离。后来被你父母得到,他们的属性也跟我们相同,最终我们祭炼成了现在的模样,可是我们依然不分离。”

  “哦,天地初开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凌天微微一愣,他喃喃自语:“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调和,相辅相成,当初我学阵法禁制的时候好像在书上是这样说的,看来这个世界也是这样的。”

  “当然了,混沌一分为二,就是阴阳。”破穹的声音响起在凌天脑海中:“自古以来阴阳就不分离,就比如有光的地方势必有黑暗一样,小思和小守也是这样的。”

  “原来如此啊。”凌天了然的点了点头,不过很快他就疑惑不已,他询问道:“可是这跟我现在的战斗有什么关系呢?”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和长相守有一种能力。”长相思灵识传音,语气中满是神秘之意,见凌天一副惊喜的模样,她也不吊胃口,直接道:“我们只要有一个弹奏另一个也会引起共鸣,如果你用心吹奏的话我也能发挥出与长相守一样的威力。”

  “什么?共鸣?一样的威力?”凌天眼眸中流露出浓浓的惊喜,他激动之极:“这么说我能发挥出两倍的威力了?!太好了!”

  “不,不是两倍。”长相思否决了凌天的话,她语气中隐隐有些得意:“而是超过两倍,我们两个在一起展现的威力可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哟。”

  听到长相思的话,凌天眼眸中的惊喜更加浓郁,他迫不及待地追问道:“那我怎么样才能让你们引起共鸣呢?有什么诀窍么?”

  “当然有了。”长相思脱口而出,她喃喃道:“我们两个相思相守,类似于情侣的存在,只要你心中存有你思念的人就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心中思念的人?”凌天微微一愣,他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华敏儿和莲心的倩影,心中浮现出一股浓浓的相思之情。

  随着相思之情流露而出,渐渐这股气息融进了玉箫之中。箫音一转,曲调变得缠绵悱恻起来。而奇异的是,这股箫音也感染了旁边的长相思,黝黑的古筝琴弦轻轻颤动,一阵铮铮之声传动而出。

  箫音和古筝音此起彼伏,好似共同谱写着一曲绮丽诡谲的爱情故事。

  此时凌天暂时忘却了还在与天心切磋,他脑海中只有莲心和华敏儿,想起曾经和她们在一起玩笑嬉闹的一幕幕,他的心变得温柔起来,古筝和箫音也变得柔和如清风。

  曲音虽然柔和,不过却无孔不入,好似能洗涤人的心灵,让之随着音调起伏。

  感受着自己的心境被影响,天心娥眉微微一蹙,她玉手一掷,幽蓝玄音伞悬浮在她头顶。手中印诀打出,磅礴的灵气和心神力涌入道幽蓝之中。经过手印秘法的加持,幽蓝旋转的速度更快,那些铃铛震荡的更加剧烈,更加激昂的声音波荡而出,而天心身畔的光膜也更加浓郁,她在全力抵挡着凌天的魂曲侵袭。

  想到华敏儿的误会,凌天心如刀绞,悲戚如东风。后悔,折磨,孤寂的情绪弥漫而出,他渴望再次见到华敏儿,向她解释误会,向她倾诉这些年的离别愁绪。

  曲调一转,也变得凄苦起来,这种情绪更加猛烈,如暴雨击打着沙滩,如海浪拍打这礁石,源源不断,滚滚不绝。

  此时,天心已经无力攻击,只能被动防守,她此时仿佛就是被暴雨击打的沙滩,被海浪拍打的礁石,内心翻涌跌宕,如果不是有幽蓝的守护,怕是她早就抵挡不住了。

  想到莲心依然在冰棺无意识的惨状,凌天内心变得杀伐,而那种后悔的情绪也更加浓郁,他后悔当初如果早点发现莲心的异状她就不会有机会燃烧灵魂,那么他也不用承受着现在日日夜夜的折磨。

  不知不觉,凌天眼眸流露出点点泪水,只是这泪水却也带不走他内心的悔恨。

  古筝和箫音更加激越,天心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翻涌的灵气,感受着凌天曲调中的情绪,她莫名的感受到了一抹凄苦和悲哀。

  “凌天心中的思念好浓,他思念的是谁呢?莫非是月儿的姐姐?抑或还是谁?”天心呐呐自语,她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了一抹凄苦的微笑:“不管是谁,可是那个人就不是我,他的一颗心始终不会在我身上。”

  悲苦后心中浮现出一股浓浓的羡慕,隐隐有些嫉妒,酸楚不已。

  “莫非这就是狐瑶妹妹常说的爱情的感觉么?”天心苦笑,摇了摇头,她眼眸中流露出浓浓的不甘:“可是我爱情却没有开始就这样结束了么?”

  “不,我不甘,我就不信我比不得她们。”突然,天心眼眸中闪烁着毅然的光芒,她凝视着凌天,语气毅然之极:“既然他这么痛苦,那么就该舍去,我要将他从这悲苦中救出。”

  想着,天心再也不压制修为,她合体中期的修为展露出来,全身光芒浓郁之极,她背后的一对羽翼也更加凝实,仿佛化作了实质一般。一袭白衣无风自动,而长发也漫天飞舞,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弥漫而出。

  漫天毛羽飞舞,融入了幽蓝之中,原本化作涟漪波荡的铃音此时仿佛也化作了实体。一只只通体幽蓝的冰蝶凭空而出,这些冰蝶奇异之极,类似冰雪的羽翼震动,一股奇异的波动波荡而出,而后以天心为源点向凌天侵袭而去。

  如此还不止,幽蓝色的冰蝶翩跹起舞,似缓实快的向凌天飞去。

  天空中能将冰镜震碎的音波却不能奈何这些冰蝶,很快,这些冰蝶便飞舞在凌天身畔,它们围绕着凌天和长相思长相守翩翩起舞。那种奇异的音波也波动而出,侵袭着凌天。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冰蝶包围而来。

  凌天自顾自的吹奏着玉箫,此时他全身心沉浸在对莲心和华敏儿的思念中,根本就没注意到冰蝶将自己包围。他没注意,不过破穹和幽夜却注意了,他们担忧之极,纷纷发动攻击,漫天灵气箭和赤红色的戟影击去,就想驱散这些冰蝶。

  却不想灵气箭和戟影仿佛是投进湖中的倒影一般,如若虚幻的穿过那些冰蝶,根本就不能将之奈何。

  “遭了,这些冰蝶拥有那种毛羽的能力,我们的攻击对它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幽夜语气担忧之极,他慌忙询问破穹:“破穹大叔,你见多识广,知道这是什么么?知道怎么化解它们么?”

  “不知道。”破穹的语气颇为干脆,不过他语气中却没有多少担忧:“不过这些冰蝶好像并不能化作实体攻击,只能发出灵魂攻击,这对凌天来说可没有什么效果,要知道凌天现在吹奏玉箫也能引起古筝的共鸣,他的灵魂攻击前所未有的强。”

  见到冰蝶虽然飞舞在凌天身畔,不过并没有实体攻击,幽夜心中的担忧也稍去,对于破穹的话他还是颇为信任的。

  冰蝶越来越多,那种奇异的波动叠加,威力也变得大起来。这些波动仿佛能阻碍凌天的吹奏,虽然还没有打断,不过凌天的曲音也出现了若有若无的停顿。

  原本流畅和谐之极的吹奏突然出现停顿,虽然很微弱,不过这也让凌天极为不舒服,他原本闭着的眼皮微微眨动,不过却始终没有睁开眼眸。而他眉头却微微挑起,一种隐隐的煞气弥漫而出。

  显然,对于打断他思念的举动他心中颇为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