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二章:凌老人

第六百九十二章:凌老人

  听着狐瑶讲述自己父亲和爷爷的“英雄”事迹,凌天心潮澎湃,对那个闯入九尾天狐一族的爷爷也是向往之极。

  “哈哈,我怎么感觉我爷爷比父亲更霸气呢。”凌天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爷爷好奇不已:“想想也是呢,父亲那么厉害,能教导出父亲的爷爷又怎么可能差得了呢,他能组建凌霄阁怕是也不单靠父亲才能这样的吧。”

  在别人说起凌云的时候大都说他是一代天才,因为他的存在凌霄阁才得以壮大起来,不过听了狐瑶的讲述凌天才知道他那个素昧谋面的爷爷也是相当的霸气,他能创建凌霄阁,自是有自己的本事。想想也是,一个能渡劫的人,天资天赋又怎么差的了呢。

  “嗯,我也想也是呢。”狐瑶点了点头:“姨丈他只是正好参加了修士大会,让凌霄阁一时间更加风头无两,不过这也很大程度是因为凌霄阁原本就已经很强才能招来那么人吧。”

  “嗯,是啊。”凌天若有所思,而后他眼眸中闪过一抹煞气:“不过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凌霄阁才让那些修真界的大门派忌惮,他们顾忌凌霄阁壮大之后会动摇他们的实力,这才对凌霄阁动手的吧。”

  “所以我想告诉你,你们建的势力千万不要太过强势,不然树大招风。”狐瑶眼眸中隐隐有些担忧:“好在你们的势力在混乱之地,在那里虽然争斗很多,不过那种阴谋诡计、勾心斗角却要少不少。”

  “这一点我知道。”凌天神情郑重:“在我们势力在绝对强大之前我尽量不公开活动,这样一来也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嗯,这样倒也不错。”狐瑶沉吟,绝美的脸上满是希冀:“如果你能请来你师尊就好了,这样一来别人也就不敢妄动了,要知道一个渡劫期的高手可是一个很大的震慑力呢。”

  “我也想啊,可是师尊他老人家最是不羁,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哪里啊。”凌天叹了一声,自是也知道一个绝对的高手比数百合体期的修士还有震慑力:“好像去人族有天然的屏障,怕是我想去也很困难吧。”

  “这倒也是啊。”狐瑶有些无奈:“那些天然屏障危险之极,怕是只有合体期的修士才能安然渡过吧,如果这些凶地动荡的时候怕是渡劫期的高手想过去也很难呢。”

  “哦,原来这些天然屏障那么危险啊。”凌天惊奇不已:“看来我想去人族找师尊也很难了,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上师尊呢?”

  “看来只能在修士大会上才能见你师尊了。”狐瑶也轻叹,见凌天疑惑地看着她,她解释道:“修士大会既然是各族都要参加,选择的地方自是要在混乱之地这个各族交汇之地了。”

  “哦,这倒也是个不错的地方。”凌天了然,而后突然他眼睛一亮,道:“瑶姐,你先前说我爷爷去你狐族的时候带了一个仆人?修为也挺高的?”

  在凌天听到这个仆人的时候他隐隐猜测出这个人是凌老人,让他惊奇的是这个凌老人修为居然也那么高,居然也渡劫了。不过想到以前凌老人融入虚空跟着自己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不由得信了几分。

  “嗯,听娘亲说是的。”狐瑶点了点头:“据说刚开始是那个仆人动的手,将对姨丈动手的那个长老狂揍了一顿,要知道那个长老已经渡劫期了,那个仆人如果不是渡劫期的修为怎么可能是我族长老的对手。”

  “哦,没想到凌老实力那么强啊。”凌天点了点头,他沉吟道:“凌老据说是爷爷救下的,这才跟了爷爷,他能跟爷爷一个时期的人,修为强悍也不足为奇了。凌老是奉爷爷的命令保护父亲,能在万剑崖的围追堵截下逃过数千年,怕是也是凌老他老人家的功劳吧。”

  “凌天啊,你一说我想起来了。”狐瑶眼眸一亮,语气中隐隐有些激动,询问道:“这位仆人前辈是不是……”

  “嗯,应该还好好活着的。”凌天瞬间就知道狐瑶想问什么,他眼眸中闪过一抹黯然:“父亲出事前曾让凌老返回原来凌霄阁所在的地方了,这正是因此他才能躲过这一劫吧。”

  凌老虽然已经渡劫,可是凌天却也知道他压根就不是上官龙吟和数百万剑崖高手的对手。上官龙吟可是跟自己父亲一个时期的天才,人族中首屈一指大门派的门主修为又怎么差得了,再加上数百高手围攻,如果不是父亲的阵法强横,怕是他自己都逃不了。

  “嘻嘻,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得到答案后狐瑶欣喜不已,他开口道:“如果你能请来这个前辈坐镇,怕是没多少人敢招惹你们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凌天点了点头,不过很快他苦苦一笑:“可是现在我也不知道凌老在哪,而且好奇怪,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为什么凌老没去天目星寻我呢?”

  在凌云夫妇出事后,凌天在天目星过了一两年,按理说这么长时间凌老应该返回来了。上官龙吟的动作那么大,凌老一定有所耳闻,可是却没来寻找凌天,这让凌天疑惑不已。

  “莫非凌老也背叛,不,离开凌霄阁了。”凌天心思微动,不过很快他便抛去了这个想法:“不会,凌老绝对不会这样的,父亲他老人家沦落到那种程度凌老都不舍不弃,他绝对不会背叛凌霄阁的,应该他有什么事耽搁了,莫非跟师尊一样?这是他们的计策?”

  对于凌老凌天还是颇为了解的,一个渡劫期的修士能守护凌云数千年又怎么会背叛,再加上当时凌老对万剑崖可是仇视颇深,凌天不相信凌老会背叛凌霄阁。

  想到悟德,凌天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他猜测没准凌老与悟德一样是担心他来天目星引起万剑崖的注意,所以才故意不来天目星。

  “嗯,应该是这样的。”凌天沉吟:“当初所有人都以为师尊带走了我,那么凌老也一定知道,他一定会寻找师尊去,如此一来他自是知道父亲的安排,所以才不来天目星寻找我吧。”

  凌天不知道的是,他所猜测跟事实倒也差不多,凌老真的去寻找悟德去了,而后也听从了悟德嘱咐,顺从了凌云的安排,如此他才没有去寻找凌天。

  想通了此点,凌天长长舒了一口气,对自己先前怀疑凌老的想法愧疚不已。

  “唉,凌老知道父亲出事后怕是快疯狂了吧。”凌天轻叹了一声,想起了当初自己的心情,他对凌老的心情感同身受:“爷爷去世对凌老是一次打击,父亲这又是一次,也不知道凌老他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他会不会去寻找万剑崖我报仇。”

  想到此点,凌天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凌天,你就不要担心了。那位前辈修为那么高,在修真界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的。”狐瑶很容易就猜测出凌天在担心什么,她安慰道:“你也不用担心前辈去寻仇,他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惜命的,他还要保护你呢。”

  “嗯,希望如此吧。”凌天沉声道,他看向远方,喃喃道:“看来这一次事情了了以后要想办法去人族,将凌老他老人家接过来。”

  见凌天安心下来,狐瑶轻轻舒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在阵法中欢呼雀跃的莲月,喃喃自语:“有时候真的挺羡慕月儿的,那么单纯,什么都不用考虑,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那么开心快乐吧。”

  “是啊,我也挺羡慕她的,不过却做不到。”看着莲月,凌天眼眸中满是温柔之色:“也许正是我做不到所以才希望月儿一直能这样吧,我要她一直这么快乐才好。”

  “呵呵,我们这些人肩膀上太多的负担了,做不到她这么潇洒的。”狐瑶苦涩一笑,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真希望有一天整个修真界不再分种族,种族之间也不再有争斗,如此一来我们这些人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这怎么可能啊。”凌天摇了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纵使没有了争斗上天命运也不会让我们舒舒服服的。活着,就要跟命运作斗争,这是父亲他老人家告诉我的。”

  “嗯,是啊,修士修炼就是在逆天改命。”狐瑶点了点头,有些无奈:“不好好修炼迟早会被天地抹杀,所以我们没有后路,只能迎头而上。”

  “修士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回头路。”凌天沉吟:“我们要变得越来越强,如此才能一对发生的一切。”

  “你说得倒也对。”狐瑶臻首轻点,她眼眸中闪过一抹回忆之色:“就比如神兵出世的那个星球吧,那些凡妖在灾难来临时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我们想奋争,只能让自己越来越强大才行。”

  “呵呵,这也是一种动力吧,不然我们为什么要修炼呢。”凌天轻笑一声,而后他转过头看向狐瑶,眼眸深邃:“瑶姐,你已经问月儿了吧,告诉我吧,这一次施展阴谋的人都是那些大种族,不用担心我会畏惧的,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原来,真如狐瑶所想,凌天早已经猜测了他得罪的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