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章:道出毒秘

第六百七十章:道出毒秘

  看到凌天能在阵法中出入自如,不少劫掠者打起他的注意来,想请他带领自己这些人进入阵法之中。不过凌天却又怎么会同意,又恐贸然拒绝会得罪这些劫掠者,凌天只得演起戏来,用蜂祖的威势镇压这些人。

  果然,听到凌天的话,担忧凌天会答应的玄灵蜂一族的高手也停止了暗杀动作,那些劫掠者也因为凌天惟妙惟肖的表演而畏惧蜂祖真的活着。

  凌天趁热打铁,说出了隐藏之人同时对这么多劫掠者动手是针对玄灵蜂一族的阴谋。这些劫掠者自也不是傻子,凌天稍稍提醒便醒悟过来。

  知道自己是炮灰后,这些劫掠者愤怒不已,纷纷怒骂那些阴谋者,不过想到自己现下的情况还有那些阴谋者的实力,他们的愤怒渐渐变成了不甘和绝望。

  “嘿嘿,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劫掠者中的一人苦涩一笑,喃喃自语:“没有玄蜂玉浆,我们的毒根本就解不了,我们压制不了毒素多久的,与其这样,还不如一拼呢?”

  说着,这人盯着玄灵蜂一族的方向,他眼眸中满是决然。被他决然的情绪渲染,不少劫掠者蠢蠢欲动,他们全身能量澎湃,已经做好了拼死的准备。

  “小兄弟,你既然告诉我们这些,自是不反感我们劫掠者。”那个为首的劫掠者开口,一副希冀的模样:“你也不想看着我们死吧,就请你带领我们进入阵法之中,纵使死在蜂祖他老人家手中,我们也无怨无悔。”

  在妖界,妖族之人对杀戮残忍的劫掠者是愤恨又鄙夷不已,可是凌天却并没有表现出这种态度,这让这些劫掠者对凌天颇为好感。

  “唉,这让我怎么说呢?”凌天叹了一声,故作悲愤:“这样做无疑上了那些阴谋者的当,他们这样正是利用你们消耗玄灵蜂一族的力量。”

  闻言,那些劫掠者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过大都迷茫不已。

  “小兄弟,我们这是当局者迷。”一个揭露者开口,询问道:“你旁观者清,你告诉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既然诸位前辈信任在下,在下就斗胆说了。”凌天扫视了一眼那些劫掠者,见他们都定定地看着自己,他抱了抱拳道:“在下以为,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等那些阴谋者出现。”

  “等?”一些劫掠者微微一愣,眼眸中隐隐流露出失望之色,不过却也无奈:“唉,现在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不然定然为那些阴谋者利用。”

  “哼,居然偷袭、利用我们,此仇不报我死不瞑目。”一些劫掠者慷慨激昂,怒火冲天,他们愤然道:“纵使他们修为绝高,势力强大,我也一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兄弟们,有没有愿意跟我一起的?”

  劫掠者大都是从杀戮中走出,生性凶厉,这一次他们被偷袭中毒,心中早就憋屈不已,如今有机会报仇,他们自然不会放过。

  “好,算我一个,老子早就受够了。”

  “哼,不会让他们这些卑鄙的家伙的阴谋得逞,跟他们拼了。”

  “我几个兄弟已经被毒素侵袭致死,此仇不共戴天,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

  一时间,这些劫掠者纷纷叫嚷,对那些施展阴谋的人是痛恨到了极点,大都表示要报复。

  “可是,可是我们已经中毒了,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活了,战力也大大折损。”一个修为只有出窍后期的修士弱弱地道,见众人都看向他,他有些不知所措,看了一眼玄灵蜂一族的方向,语气中隐隐有些希冀:“我们留下来是帮助玄灵蜂一族,不知道他们可愿意馈赠给我们玄蜂玉浆。”

  闻言,所有劫掠者都看向虚空,眼眸中满是询问,那意思不言而喻。

  “唉,不瞒诸位道友,诸位的要求我们玄灵蜂一族做不到。”也许是看到了劫掠者的态度,玄宁从虚空中走出,他看着这些劫掠者,一副为难的模样:“我们玄灵蜂一族这些年被妖族那些名宿控制,族中大部分玄蜂玉浆都被搜刮走,最近百年我们族中更是剧变,玄蜂玉浆生产急剧下降,族中也所剩无几了。”

  闻言,那些劫掠者目瞪口呆,不少人都一副黯然的神情,不过更多的劫掠者却愤愤不已,他们怒道自己这些人舍命帮助玄灵蜂一族,他们却吝啬玄蜂玉浆。

  知道情况的凌天自是知道玄宁所说不虚,看着这些劫掠者,他心中大急,就想解说,不过想到就算自己说这些怕是也没人信,反而会被人怀疑。

  “凌天,怎么办,这些人情绪波动很大。”狐瑶俏脸上满是焦急,她传音给凌天:“怕是玄灵蜂一族再不取出玄蜂玉浆这些人就会动手。”

  原本凌天还在着急怎么跟这些人说明玄灵蜂一族的情况,不过在狐瑶传音给自己的时候,他眼眸一亮,计上心来,慌忙给狐瑶传音,让她如此如此。

  听了凌天的计策,狐瑶顿时大喜,她上前一步,娇喝一声,见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她朱唇轻启,道:“诸位,在下可以证明,玄灵蜂一族的前辈所说不虚,他们族中玄蜂玉浆真的所剩无几了。”

  “你凭什么能证明?”不少修士愤愤不已,对着狐瑶怒道:“没准你们沆瀣一气,配合起来欺骗我们呢,谁知道你们真的有没有玄蜂玉浆呢?”

  “哼,真不知好歹。”狐瑶心中大怒,不过想到凌天的计策,她强自忍着怒气,道:“在下是九尾天狐一族的人,家母是狐姬,我以家母的身份发誓,玄灵蜂一族玄蜂玉浆真的所剩无几了。”

  说着,狐瑶心念一动,五条雪白的狐尾摇曳在身后,显示着她的身份。

  “真的是九尾天狐一族的人,而且听说狐姬妖尊有一个女儿叫狐瑶。”一个修士喃喃:“这么说来这个女子真的是狐妖尊的爱女了。”

  “对,在下正是。”狐瑶微微颔首,见众人都流露出一副敬畏的模样,她继续道:“家母跟玄灵蜂一族交好,也经常跟蜂祖前辈交流,她老人家自是知道玄灵蜂一族的状况。”

  狐瑶的母亲狐姬在妖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从这些人流露出尊敬的神情便可知。

  见狐瑶站出来证明,玄刺等人感激不已,他抱拳,道:“玄蜂玉浆虽然珍贵,不过与九尾天狐一族的友谊来比,那又算得了什么,可是我们真的所剩无几了。”

  看着狐瑶和玄宁都这样说,那些劫掠者无疑信了几分,得知这个结果,他们颓丧不已,一种黯然的情绪弥漫而出,让人忍不住心颤不已。

  听说自己无救,不少劫掠者愤恨不已,他们情绪激动不已,不少人已经全身妖气萦绕,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弥漫而出,对这种情形颇为了解的凌天自是知道这是走火入魔的迹象。

  “哼,虽然你们玄灵蜂一族的玄蜂玉浆已经所剩不多,但毕竟还有。”一些劫掠者反应过来,心思大动:“如果你们给我们,我们发誓帮助你们玄灵蜂一族。”

  “是啊,虽然我们修为比不得蜂祖他老人家,不过我们必定与那些阴谋者不死不休。”一些劫掠者也开口:“还请你们给我们玄蜂玉浆。”

  闻言,玄宁微微一愣,继而流露出一副为难的模样,而后求助似地看着凌天。

  见状,凌天自然明白过来,他轻咳一声,道:“诸位,你们中的毒我也曾看过,玄蜂玉浆虽然能解毒,但是定然解不了你们所中的毒?”

  “为什么不能解毒?”劫掠者们纷纷开口,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传说不是说玄蜂玉浆可以解百毒么,虽然我们中的毒霸道些,不过定然也能解吧。”

  虽然对凌天颇为感激,不过事关生死存亡,那些劫掠者自是激动不已,对凌天的话很是怀疑,不少人嚷嚷道:“虽然你表现出的天赋神通很厉害,不过毕竟修为不过出窍期,又怎么可能对毒素这么了解。”

  “对啊,这位兄弟说的没错。”先前那个取出九品灵器铠甲的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我们这些人修为绝高,能压制住毒素,配合玄蜂玉浆,一定能解毒。”

  在这些人心中,他们才不信凌天所说玄蜂玉浆解不了他们所中之毒,就算相信凌天所说他们也因为凌天修为很低才解不了毒。

  “诸位,在下所说句句属实。”凌天朗声道,见众人依然怀疑,他叹了一口气,道:“诸位,你们是不是感觉你们所中之毒除了麻痹之外还有一缕阴冷的气息?”

  “是啊,你怎么知道,你又没有中毒?”不少人疑惑不已,他们隐隐有些相信凌天的话了:“不过我们就是这种感觉,剧毒什么还不太难压制,最难的是那股阴冷的气息,这阴冷气息极为霸道,隐隐能吞噬生机。”

  “在下虽然没中毒,不过却亲身接触过这种毒素,不然也不会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凌天开口,见众人神情凝重,他继续道:“我知道这种阴冷的气息是什么?”

  “是什么!”

  “是,死——冥——之——气!”凌天一字一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