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九章:再次演戏

第六百六十九章:再次演戏

  凌天突然闯入玄灵蜂一族的阵法之中让玄灵蜂一族的那些高手隐隐动了杀心,对于凌天这个威胁,他们自认为留不得,不过顾忌到凌天跟九尾天狐一族和大力神牛一族的人一起前来,他们没有贸然动手。

  莲月是九彩莲花一族,触觉敏锐之极,对玄宁几人的杀意自是感应到了,她心中愤愤不已,怒道:“天哥哥,这些人想杀了你,亏得我们还给他们通风报信,却不想他们居然恩将仇报,太可恶了。”

  冰雪聪明的狐瑶瞬间明白过来玄宁等人为什么展露出杀意,她大急,娇喝道:“玄灵蜂一族的你们听着,凌天是我们一族重要的人,如果你们敢对他出手,就别怪我们一族翻脸。”

  “俺也是,你们敢伤我小叔,俺老牛定然让你们好看。”牛猛也大喝道。

  凌天闯入阵法之中,牛猛他们却不敢,只能站在阵法外,看着凌天被玄宁气势锁定,他们大急,慌忙以自己的种族来震慑这些人,让他不敢妄动。

  果然,玄宁等人听了狐瑶等人的话,锁定凌天的气势不由得松懈了几分。

  “我已经表明了来意,你却百般推脱,莫非真以为我是来开玩笑的?”被玄宁这样对待,凌天心中隐隐有了怒气:“如果不是玄刺兄跟我交好,我才懒得理会你们是否存亡呢?”

  微微沉吟,玄宁这些人也感受到了凌天的话不似作假,他们撤去了对凌天的气势锁定。不过兹事体大,他们也不敢贸然将凌天放入族中,不然后面的那些劫掠者怕是定然会骚动,跟着闯进阵法中。

  “这个小哥,我们族中适逢大变,先前无礼之处还望见谅。”玄宁客气的伸出手,一副送客的模样:“不过,请回,待我族平等之后,再招待小友。”

  看着玄宁等人固执不已,凌天忍不住恼怒不已,如果不是隐藏在虚空中的高手有十数位,怕是他就忍不住直接闯进去了。

  “凌天,你先回来吧。”狐瑶无奈,只得招呼凌天返回,她抱了抱拳,对着玄宁道:“这位前辈,还望你通传一声,想必玄刺兄听到我们来会来迎接我们的。”

  闻言,玄宁点了点头,而后他向虚空使了一个眼神。在凌天的视线中,虚空中一个长老已经隐去,想必是向族中传递消息去了。

  想到玄刺不久之后就会来,凌天稍稍松了一口气,他身形一闪就来到了阵法之外,盘坐在虚空,耐心等待起来。

  看着凌天退去,玄宁也松了一口气,他身形一闪便融入了虚空之中。

  莲月来到凌天身边,小嘴撅着,一副气嘟嘟的模样,不停地碎碎念玄灵蜂一族来。

  “好啦,月儿,你就不要生气了。”凌天轻轻揉了揉莲月的小脑袋,安抚道:“玄灵蜂一族正处于非常时期,小心谨慎点自然也没错。”

  正说着,凌天突然感受到不少目光锁定了自己,他心神一凛,抬起头向身后看去,看到不少劫掠者向自己走来,他心中警惕之心大起。

  “天哥哥,不用担心,这些人没有一点杀意的。”看到凌天一副担忧的模样,莲月慌忙道:“嘻嘻,看这些人对我们展露笑容,怕是有事求我们吧。”

  数十个劫掠者向凌天这边走来,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展露出能量,相反他们都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一个为首模样的人讪讪一笑,来到凌天不远处,抱了抱拳,道:“小友,打个商量如何?”

  “嗯?”凌天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便醒悟过来,他故作不明所以,道:“这位前辈,不知有何吩咐?”

  “嘿嘿,小友啊,我看你天赋神通好似能看透阵法是吧?”这人虽然是在询问,不过却一副笃定的模样,看凌天点了点头,他眼眸中闪过一抹激动,整理了一下情绪,他继续道:“这样好不好,你带领我们进入阵法之中,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

  说着他向身后的人使了一个眼神,那些人立刻醒悟,慌忙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东西。一时间各种奇珍异宝、灵丹器具拿出,天空中弥漫着蒙蒙光彩,只从这些东西散发的气息就知道这些东西品阶凡品。

  “这位前辈,在下修为低,怕是帮不了您什么。”凌天抱了一个歉意的微笑,他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玄灵蜂的方向,故作一副畏惧的模样:“玄灵蜂一族的前辈修为高深,暗杀之术更是独步天下,怕是在下答应的一瞬间就会被暗杀了吧。”

  在那些劫掠者靠近凌天的时候,玄灵蜂一族隐藏在虚空中的高手神情就一变,隐隐有些担忧。在听到那些劫掠者的话后,他们更是担忧不已,不少人已经握紧了尖刺,锁定凌天,如果凌天敢答应那些劫掠者,怕是这些人第一时间就会将凌天击杀。

  虽然杀了凌天会得罪九尾天狐和大力神牛一族,不过如果让凌天带领这些劫掠者进入玄灵蜂一族之中,那么对他们一族无疑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孰轻孰重他们还时能分清的。

  听了凌天的话,那些劫掠者微微失望,不过这时不少劫掠者围了上来,这些人修为绝高,不少人已经达到了合体大圆满,即使中了毒依然气势雄浑,怕是有着合体后期的战力。

  “小兄弟,你放心,有我们守护你,纵使这些人暗杀之术超绝也奈何你不得。”一个妖族大汉诚恳地道,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副黝黑的铠甲:“我这铠甲已经灵器九品,快到准仙器了,防御力惊人,就送给小小弟,想必这些人一时半会杀不了你吧。”

  铠甲通体黝黑,浓郁的妖气如水波一般流淌,它上面有很多符文,一股股阵法波动波荡而出大气磅礴。从铠甲之上流露出的气息凌天可以轻松分辨出这铠甲已经灵器九品,隐隐有了一缕仙器的气息,防御力惊人,纵使玄灵蜂一族合体期的高手怕也一击难以击穿。

  微微犹豫,凌天自是不会带着这些人进入阵法之中,不过如果毅然拒绝,他又怕得罪这些人。微微沉吟,他故作叹息,眼眸中依然流露出一抹畏惧,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

  对于凌天的演戏,莲月和狐瑶心知肚明,他们才不信凌天会答应这些劫掠者呢。

  也看出了凌天的犹豫和畏惧,又有一个修士从储物戒指里取出数十块玉符,从玉符的颜色和散发的气息凌天很容易就知道这些是防御玉符。

  “小兄弟,你是不是还不放心啊?”那个修士开口,他将玉符递出来,道:“这些防御玉符就送给你了,有了数十块防御玉符,你的安全就不用担心,怎么样,带不带我们进去?”

  说着,数十成百的劫掠者都希冀地看着凌天,他们将凌天当成了最后的希望。

  轻轻瞥了一眼虚空,凌天发现那些玄灵蜂一族的高手已经向自己潜伏而来,他知道这些人已经担忧自己会答应他们了。如果自己再不做些什么怕是立时就会有数柄尖刺从各个方向刺来,数位合体期的高手围攻,怕是自己一瞬就会被击杀。

  “前辈,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们。”凌天朗声道,像是对这些劫掠者说,又是像对玄灵蜂一族的高手所说,见这些劫掠者一副动怒的模样,凌天慌忙解释:“怕是诸位还不知道吧,蜂祖他老人家还在,要知道蜂祖老人家已经渡劫期了,你们贸然进去,就是去送死。”

  闻言,这些劫掠者眼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畏惧,心中的怒气稍去不少。

  而那些玄灵蜂一族的高手却轻轻松了一口气,继而是流露出浓浓的悲哀之色,只不过除了凌天外,其他人发现不了罢了。

  蜂祖的威势妖族之人尽知,如今凌天拿他做借口,威慑力十足。

  “嗨,还以为小兄弟在担心什么呢,原来是担心这些啊。”劫掠者中一个人故作一阵轻松,他轻轻一笑,道:“小兄弟你还不知道吧,传言蜂祖他老人家已经渡劫失败形神俱灭了,不然以他老人家的性格早就将我们这些敢打玄灵蜂一族的人击杀了”

  闻言,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就连隐匿在虚空之中的玄宁等人都点了点头,显然以他们对蜂祖的护族之心了解甚详。

  “嘿,蜂祖他老人家不动手是因为想引出幕后的凶手,如果他把你们都杀了,凶手知道他老人家还活着自然就不敢现身了。”凌天努力想着措辞,见那些劫掠者将信将疑,他继续道:“你们想啊,我们这些人在蜂祖老人家眼中无疑是蝼蚁的存在,他根本不在乎我们的生死,不过他却在乎陷害他这一族之人啊。”

  闻言,那些劫掠者都不自觉地点了点头,显然已经开始相信了凌天的话。

  “小兄弟,你这样说是怀疑有人针对玄灵蜂一族施展阴谋喽?”一个思绪敏锐的劫掠者醒悟过来,他脸色变得难看之极:“这么说来我们这些人都只是诱饵或者是炮灰了。”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这位前辈你说的对。”凌天点了点头:“你们想啊,为什么你们同时中毒,要知道你们可是有上千人啊,如果不是有阴谋,难道出手之人是闲着无聊才对你们动手的么?”

  “是啊,我们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劫掠者中不少人开始醒悟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