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八章:护族大阵

第六百六十八章:护族大阵

  上千劫掠者来到玄灵蜂一族所在之地,也许是畏惧玄灵蜂一族的暗杀之术,这些劫掠者并没有一哄而上,而是与玄灵蜂一族对峙,希望玄灵蜂一族可以馈赠给他们玄蜂玉浆。

  知道玄灵蜂一族境遇的凌天等人自是知道玄灵蜂一族压根就没有这么多玄蜂玉浆,不过那些劫掠者却不以为然,他们认为玄灵蜂一族的修士只是在推脱。剧毒的折磨让他们情绪隐隐不受控制,如果不是先前那些硬闯之人的死给了他们警示,怕是他们会忍不住出手。

  施展阴谋之人封锁星球,情况危急,凌天一行人说明了来意,希望可以见玄灵蜂一族的族长。

  虽然有九尾天狐一族的狐瑶和大力神牛一族的牛猛在此,可是那个玄灵蜂一族的长辈心存顾忌,并不敢将他们放入族中,他怕是会引起那些劫掠者的骚动。

  凌天眉头微皱,上前说明了情况,他扫了一眼身后的劫掠者,心思转动,努力想着怎么化解这一次的阴谋。

  听说凌天有办法解决劫掠者的事情,那个玄灵蜂长辈眼眸一亮,不过也许看到了凌天的修为,他微微失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你只是一个堪堪出窍期的修士,又怎么可能解决得了这些劫掠者?”

  虽然自信自己这些人配合蜂祖留下的护族大阵能拦阻众多劫掠者,不过玄灵蜂长辈也知道那结局也只能是惨胜,如果那些劫掠者拼命,怕是玄灵蜂一族很难抵挡。如今他听说凌天有方法解决这些劫掠者,他自是激动不已,不过看到凌天的修为,他又忍不住失望起来,认为凌天只是狂妄之徒,如果不是顾忌九尾天狐一族的交情,怕是就会击杀凌天。

  “哼,少看不起人了。”莲月因为玄刺的缘故对玄灵蜂一族没有一点好感,如今又看到凌天被此人看不起,她俏怒不已:“你们族中的那个所谓的天才玄刺都输给天哥哥了呢,你们的暗杀之术早就被天哥哥给破解了。”

  “月儿,别胡说。”凌天瞪了莲月一眼,示意她闭嘴。

  莲月琼鼻皱了皱,小嘴微撅,一副气呼呼的模样。

  “啧啧,一个只有出窍期的小修士也敢大言不惭说胜了刺儿。”玄灵蜂一族的年老修士名为玄宁,玄刺可是由他训导的,自是对玄刺的本事了解甚深:“刺儿已经分神大圆满,暗杀术施展起来怕是连合体期的修士都能击杀,更不用说你这个出窍期的小修士了。”

  “哼,都快灭族了还不知死活。”牛猛一双牛眼瞪得老大,气冲霄汉:“如果不是爷爷和狐姬奶奶说要照顾你们玄灵蜂一族,俺老牛才懒得理会你们呢。”

  被牛猛斥责,玄宁脸色阴沉之极,不过想到这些年九尾天狐和大力神牛两族对自己一族颇为照拂,他强自忍着怒气,沉声道:“道友,你先前所说我族有灭族之危,是否属实?”

  兹事体大,他虽然心中怒气冲冲,不过却也只能强自忍着,慌忙询问牛猛。

  “我们自是不会拿灭族这种事开玩笑。”狐瑶制止了大怒的牛猛,凝声道:“你们是不是以为这些劫掠者奈何你们族中不得?也许你们认为凭借你们的护族阵法可以阻挡他们,那你可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劫掠者来此,为什么他们都中毒,可知他们中了什么样的毒?”

  闻言,玄宁眉头一凝,狐瑶所说的正是他所疑惑的,隐隐的,他觉察到了什么。

  “前辈,情况紧急,多耽误一分你们族中的损失就大一分。”凌天神情焦急,他身形一闪来到玄宁身前,道:“我与玄刺兄相识,他见贵族族长所说势必关系到族中的存亡,不过我们又得到了最新的消息,兹事体大,我要尽快告知贵族族长。”

  对于凌天所说的什么,玄宁并没有太过在意,他目瞪口呆地盯着凌天,口齿都有些不清楚:“你,你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走进阵法之中了呢,居然没有引起一点阵法的反应?”

  凌天一直开启着破虚佛眼,能看透阵法,情急之下自是一闪就进入了阵法之中。

  看着凌天这么轻松就进入阵法,玄宁还有那些隐藏在虚空中的那些高手还以为阵法失效了,如今面对数百上千强敌,如果阵法失效,怕是对玄灵蜂一族是灭族之灾。

  念及此处,玄宁他们丝毫不顾忌凌天所说,而是担忧地看着那些劫掠者,他们握紧了手中的尖刺,已经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果然,那些揭露者见凌天安然进入阵法之中,他们激动不已,一些劫掠者忍不住大喝一声,向玄灵蜂一族所在之地冲去,边冲边道:“众位道友,我们中毒,没有玄蜂玉浆我们必死无疑,现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大家冲啊。”

  有人带头,其他人更是争先恐后,气势汹汹的冲去。

  “阵法还有效,你们进来是送死!”凌天甫一进来就知道事情遭了,他运转能量,全身暗红色光芒蒙蒙,佛门狮吼功法急速运转:“危险,快退回去!”

  暗红色的狮头虚影浮现在虚空之声,狮吼轰鸣,震慑天地。凌天大吼中隐隐用了《寂灭魂曲》的灵魂攻击,两者结合,一股磅礴之极的灵魂气息波荡而出,震慑心魂。

  妖族虽然肉身强悍之极,不过心神灵魂却远远不如人族,凌天这一声巨吼效果非凡,数百修士浑身一个机灵,本就因为极力压制体内死冥之气的灵魂一颤,呆滞片刻。

  这些人修为绝高,一霎那的灵魂迷失后醒转过来,不过凌天的狮吼犹在脑海中回荡,他们不自觉选择了相信凌天的话,慌忙停滞了身形。

  不过依然有十数个修士冲进了阵法,一阵剧烈波动,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层层光膜,一股股恐怖之极的威压弥漫而出,继而空中凝聚出了漫天的刃芒,呼啸刺向闯入阵法的人。

  刃芒溢出浓郁之极的精金杀伐之气,瞬间就将那些人洞穿绞碎,尸块纷飞,甚至连元神都不来得及逃逸。一时间虚空中漫天血雾,浓郁的血腥之气弥漫而出,数十个修为最少出窍期的修士连瞬间就不能抵挡就被击杀殆尽。

  那些没有闯入阵法的人顿时亡魂尽冒,豆大的汗珠滚滚而流,他们第一次感觉到死神距离自己这么近,心中对那个先前提醒自己的人感激不已。

  死里逃生,他们心有余悸,慌忙向后撤去,再也不敢向前闯去,而他们因为凌天狮吼功的缘故也彻底平复下来,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阵法中的凌天。

  “天啊,合体期的修士也抵挡不住阵法的一击。”一个修士喃喃,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这也太恐怖了,幸亏得到小兄弟的提醒,不然我们怕是都要死了。”

  “是啊,太恐怖了。”一个女妖修轻抚着起伏不定的酥胸,语气激动不已:“这小兄弟是什么人,他闯入阵法之中怎么一点事也没有?”

  “是啊,这也太奇怪了。”有些妖修接过话茬,神情疑惑不已,不过想到自己的境遇,他们眼眸中闪过了浓浓的绝望:“这阵法这么厉害,怕是我们万难闯进去,这岂不是要说我们必死无疑?”

  闻言,原本平静下来的众人再一次骚动起来,他们情绪激动不已,体内能量隐隐有些不受控制,不过在看向凌天时,不少修士眼眸眨动,一副激动的模样。

  看到狐族大阵依然有效,玄宁等人长长舒了一口气。玄宁盯着凌天,浓浓的威压锁定凌天,他声音冷酷如冰:“说,你是谁,为什么可以进入我们玄灵蜂一族的阵法之中而不引起阵法的攻击?你有什么目的?”

  感受着如一柄凌厉之极的仙剑锁定了自己,凌天胸口一闷,他知道自己只要稍动,怕是就会迎来眼前之人的雷霆一击。他咬了咬牙关,默运功法,身后一个丈许高的暗红色虚影浮现而出,一股诡异的威压弥漫而出,抵挡着玄宁的气势压迫。

  佛像虚影极力施展,凌天那种危险的感觉才稍去,他开口解释道:“前辈,先前我已经说了,我有要事要见贵族族长,至于为什么我能闯入阵法之中,情况危急,在下日后再解释。”

  “这,这是什么天赋神通?居然是他自己的本体影像。”所有人都见识到了凌天的虚影,都震惊不已:“传说中人族的先天灵体灵体在觉醒之后显示的就是本体影像,莫非这人是人族修士?”

  “怎么可能,这么诡异的气息又怎么可能是人族呢?”一个妖修嗤之以鼻,反驳道:“这一定是我们妖族的一种奇特体质,啧啧,施展出这天赋神通后他的实力好恐怖啊,我分神初期的修为都隐隐感觉一种心悸啊。”

  一时间所有人都对凌天展露出的本体虚影震惊不已,玄宁等玄灵蜂高手脸色也剧变,他们忍不住想动手。不过老成持重的他们又担心此人跟九尾天狐一族的关系不一般,所以不然贸然动手。

  “哼,如果你再不说你的所来目的,就不要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玄宁冷声道,心中却在沉吟:“此人竟然能毫发无伤的进入我玄灵蜂一族的大阵之中,此子不能留,不然定然成为我玄灵蜂一族的大患。”

  试问一个能轻易进入族中的修士又怎么会让人放心,玄宁心中隐隐有了一种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