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三章:丹炉仙火

第五百六十三章:丹炉仙火

  凌天与青云子大战不缀,他肉身强悍,《天衍佛体金身》施展出来,全身金光蒙蒙,劲气外放,很是轻松就将青云子施展的道法小剑震成了齑粉。

  长枪枪劲迸发,直追青云子,气势雄浑,如山似岳。

  青云子在施展出道法之后就毅然后退,可是枪劲速度飞快,只瞬间就追击而至。枪劲雄浑,如果直接击在青云子身上,怕是只这一击就能将之打得骨断筋折。

  不过凌天却没有一丝得色,他知道自己的那一击并不能奈何青云子。手持长枪,凌天如蛮神般直冲而上,长枪幻化出万千枪影,重重砸下,他不给青云子喘息的机会。

  果然如凌天所想,在枪劲击至的时候,青云子全身绿光蒙蒙,隐隐有一个丹炉虚影出现。这个虚影大气磅礴,威势惊人,隐隐有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弥漫而出。

  “嗡!”“嗡!”……

  一阵铮铮之声响起,如钟鸣似鼎铮,声音振聋发聩。声波震荡,劲气激起一阵虚空涟漪,一时间仿佛整个天地都在震颤,令人忍不住微微一滞。

  良久,一切静寂,青云子完好无损,他嘴角挂着一抹满意的笑容,盯着凌天,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玩味:“凌天,如果你只有这种程度的攻击,那么你今天注定要陨灭在这里了,而你的几个朋友怕是也很快步上你的后尘。”

  不远处的两处战场,陆长老和李长老果然如华敏儿所想用出了爆裂玉符。数个爆裂玉符同时使用,隆隆之声不绝于耳,威势惊人。

  好在小噬、龙舜等人在他们取出爆裂玉符的时候就已经警觉,并没有受什么伤。不过他们也不敢过分紧逼,都与他们拉开了距离,陆长老等人的形势好了很多。

  也正是看到这些,青云子才彻底放下心来,开始以言语扰乱凌天。他毕竟是一派之主,见识非凡,自是知道李长老等人并没有施展全力,而是在摸清敌人的底细,时间一长,他们势必开始反击,那样一来龙舜姚羽等人就无力阻挡了。

  “哼,你今天必死。”凌天冷哼,他看了陆长老几人一眼,煞气弥漫:“还有那些人,今天都要死。”

  说着,凌天身法展开,瞬间欺近青云子,长枪横扫,万千枪影如万重山般,威势惊人,虚空都在颤抖,长枪快速移动的破空之声尖锐如铁,刺耳之极。

  青云子虽然修为比凌天高些,不过在凌天展开佛像虚影后,他的实力就比不得凌天了,在速度身法一途更是不堪,被凌天轻松追上。

  看着漫天枪影,青云子脸色微变,这长枪可不是先前的枪劲,威势更重,纵使他有仙器丹炉守护怕也会受伤,毕竟丹炉并不是以防御力著称的器具。

  毫不犹豫地从怀中取出数块守护玉符捏碎,一层层浓郁的光罩出现,而青云子身上的丹炉虚影更加浓郁,威势比先前可是浓重了很多。

  长枪砸下,摧枯拉朽般轰碎了守护光膜,直击在了青云子身上。只听一阵嗡嗡之声,丹炉虚影一阵摇曳,明灭不定,不过最终并没有破碎。

  而青云子则如一颗炮弹般被砸的横飞出去,砸在了青云山山峰的一块巨石之上。一时间乱石穿空,灰尘蔽日,所有人都看不清此时的青云子是如何的状况。

  别人看不清,可是拥有破虚佛眼的凌天却看到了,他眉头微皱,神情凝重了几分。

  此时青云子镶嵌在一块巨石之中,他嘴角溢出一缕血液,全身灰头土脸,狼狈非常,可是凌天却知道他并无大碍,仙器丹炉的虚影仍在,替他挡住了巨大部分的攻击。

  “哼,这个仙器丹炉的防御比以前要强多了。”凌天微微冷哼,暗自思忖:“怕是最近几年青云子没少在这个丹炉上下功夫,丹炉修复了不少,而且与青云子的契合度也高了不少。”

  以前凌天曾经用爆裂玉符偷袭过青云子,那时候这个丹炉远远没有这种威力,凌天瞬间便想通了丹炉的变化,因此神情才凝重了几分。

  手指一挥,一支金光灿灿的灵气箭激射而去,直指向青云子的眉心。凌天的灵气箭蕴含一缕灵魂之力,可以转移方向,以灵气箭的速度怕是追上青云子轻松之极。

  灵气箭精金杀伐之气浓郁,无坚不摧,纵是青云子青云子有仙器丹炉怕也会被洞穿,最不济箭意也会对青云子心神造成损伤。

  做完这些,凌天犹然不止,他手持幽夜长枪,用力一掷,长枪化作一条黑龙,径直向青云子而去。幽夜长枪魔气蒸腾,可以吞噬人的生命力,如果青云子被洞穿,纵是有仙器丹炉守护怕也会被吸干精元。

  “哼,纵使你有仙器在手又何妨,我今天定然杀了你。”凌天冷哼,他手中玄铁珠连连打出:“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破穹弓借给了莲月,凌天此时只能用好久不用的手段。玄铁珠破空之声呜呜,尖锐非常,这么时间来,随着凌天的实力增强,玄铁珠的威力也大了很多,怕是此时玄铁珠一掷之力能洞穿数尺厚的金石。

  灵气箭、幽夜长枪、玄铁珠,凌天手段频出,将青云子全部笼罩在自己的攻击之内。一边投掷玄铁珠,凌天一边展开身法向着青云子而去,凌天肉身强悍,如果跟青云子肉搏的话无疑占了绝对优势。

  尘埃落定,青云子的身形渐渐显露出来,看着凌天的漫天的攻击,他眼眸阴鸷,不过却无一点畏惧担忧,甚至隐隐有一丝狡黠的笑意和阴谋得逞的激动。

  凌天也看到了青云子的神情,他眉头微皱,一种隐隐的危险油然而生,他的身形不禁微微一顿,也就是这微微一顿才让他有时间发现青云子的阴谋。

  “嗡!”

  只听一阵嗡嗡之声,一个巨大的丹炉从青云子体内祭出。青云子眼眸中的阴笑更浓,他手印变幻,丹炉倾斜,丹炉盖子张开,一股巨大的吸引之力出现,一瞬间就吞噬了凌天射出的灵气箭。

  在丹炉祭出的时候,凌天心头的危险感更浓,在看到灵气箭被吞噬的时候,凌天脸色大变,他慌忙后退,边后退边控制幽夜枪返回。

  却不想幽夜枪好似失去了控制,怎么也召唤不回。

  “幽夜,危险!”凌天大喝,灵魂力疯狂涌出,召唤幽夜。

  幽夜发出一阵呜咽之声,他全身的乌光更盛,与丹炉的吞噬之力做抗衡。可是那个丹炉是仙器,远远不是幽夜长枪能抗衡的,再加上幽夜长枪被凌天投掷,冲击力惊人,如今他已经不能回头,挣脱不得丹炉的吸引力。

  后边的那些玄铁珠更不堪,瞬间便被丹炉吸收。灵气箭和玄铁珠攻击力惊人,不过却如泥牛入海,没有一点反应。

  幽夜长枪枪体都在颤抖,他正在慢慢被丹炉吸引,这个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幽夜再也坚持不住,化作一道乌光进入了丹炉之中。

  看着幽夜也被吸进丹炉,青云子神情得意之际,他手印变幻,丹炉散发蒙蒙绿光,吸引力更盛,纵使远处的凌天都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引力。

  凌天眉头皱得更狠,他身形展动,想脱离丹炉的吸引力,不过却发现身子仿佛不听使唤了般,他不但没有脱离丹炉,反而越来越近了。

  感受着越来越大的吸引力,凌天脸色剧变,近距离他发现了丹炉里边的异常。只见丹炉里面火焰蒸腾,一股炽热之极的热量弥漫而出,纵使凌天有《天衍佛体金身》依然感觉到炽热无比,他全身的衣襟微微有些卷曲,头发更是已经烧焦。

  丹炉内,凌天击出的灵气箭早已被炽热的火焰引燃,玄铁铁珠化成了铁水,继而被焚烧殆尽。幽夜长枪尚在坚持,不过他也通体通红,隐隐有被点燃的迹象。

  凌天灵魂一阵颤栗,虽然不能将幽夜长枪作为自己的本命丹器,不过凌天却已经问器,长枪里有凌天的一缕灵魂,此时感觉到了幽夜长枪的畏惧和恐慌,好似遇见了莫大的危机般。

  “桀桀,怎么样凌天,我这丹炉的火焰滋味怎么样?”青云子怪笑一声,眼眸中满是残忍之色:“丹炉是仙器,里面蕴含的火焰是仙火,这可比焚炎谷的火焰强了太多太多了。”

  闻言,凌天心神一颤,脸色瞬间苍白无比。仙火一听便知道比修真界的火焰厉害很多,怕是真能将幽夜长枪给焚烧殆尽。

  此时,幽夜长枪正溢出如墨的魔煞气,勉力抵挡着仙火不将自己的器灵给焚烧殆尽,可是仙火威力惊人,幽夜长枪通体都已经赤红,隐隐有液化的迹象。

  听着幽夜的惨鸣,凌天心如刀绞,可是他却无能无力,自己现在也被丹炉吸引,怕是不久就会被丹炉吞噬,步上幽夜的后尘。

  “啧啧,凌天,你不是说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祭日么?”青云子得意非凡:“可惜喽,你这个愿望注定要实现不了,不但如此,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闻言,凌天脸色铁青,他绞尽脑汁,疯狂的想着办法挣脱仙器丹炉。

  仙器丹炉威势非凡,仙火焚天灭地,又怎么是凌天能轻易逃脱的?不知道凌天能不能逃出生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