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四章:误会,误会!

第四百二十四章:误会,误会!

  循着音刹铜铃声,凌天找到了华敏儿踪迹,可是却看到了令自己心碎的一幕,他心中愤愤、疑惑,但更多的还是绝望。他感觉整个天地都在旋动,脑海中昏昏沉沉。

  远处,华敏儿好似也看到了递给她糖葫芦的人并不是凌天,她俏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又恢复了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看着云霄死缠烂打的跟着自己,没有一丝要走的意思,她眼眸中闪过一抹嫌恶,却又无可奈何。

  如星辰的眼眸眨动,一抹狡黠的笑意一闪而过,她对着云霄淡然道:“云霄阁主,我闭关这么久心神消耗甚大,要回去休息,不过我要买的糖葫芦还没够,你看……”

  “敏儿,你回去休息吧,买糖葫芦的事情交给我了。”云霄拍着胸膛,一副交给我你放心的神情。

  华敏儿也不跟他客气,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一副要返回的模样。

  看着华敏儿离开的背影,云霄心中微微激动,自从华敏儿进入剑阁后就很少主动跟自己说话,今天却这般,在云霄的心中这是华敏儿转变的开始,他微微一笑,然后扭头去买糖葫芦了。

  仿佛感受到了云霄的离去,华敏儿嘴角挂起一抹冷笑,不过接下来她却呆滞了:远处,一个男子正在呆立着,眼睛盯着自己,一副痛楚、不解、绝望的模样。

  这个男子模样很陌生,可是他的眼神却是那么的熟悉,这是一双在她脑海中闪现过千百万次的眼神,这个眼神只属于一个人——凌天。

  “这是凌天哥哥,虽然他变了一个模样,但是我知道,他就是他。”华敏二心中喃喃道,称呼下意识的变成了她以前最喜欢的称呼。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绝望呢,还有眼眸中的愤怒。”华敏儿心中莫名的一阵纠动,很快他想起了什么,眼眸瞬间冷了下来:“是啊,他说过会让我生不如死的,我害得他娘亲那般,他看见我自是会流露出愤怒的表情。”

  念及此处,华敏儿娇躯颤了又颤,不过她银牙紧咬,倔强的让自己站的笔直。她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凌天,一句话也不说,神情冷漠,可是她眼眸中不自觉流露出的黯然却出卖了她故作的坚强。

  看着华敏儿盯着自己,凌天知道她一定发现了自己,看着她倔强的模样,凌天心中剧烈抽动,一种莫名的疼痛侵袭而来,他嘴角张了张,好似说了什么,不过却没有发出声。

  可是华敏儿却从他的唇语中知道他在说什么——“为什么?”。

  “你不是想让我生不如死么?”华敏儿用唇语回答了他,眼角的冷意十足:“你不是说下次见到我就会杀我,我就在这里,你来杀我啊。”

  看着那唇语,那字字诛心的话,凌天眸子更加黯然,他知道华敏儿误会,嘴角又动:“敏儿,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

  华敏儿眼眸微微一亮,不自觉的露出一抹喜色,朱唇微动:“好啊,你解释给我听。”

  看着她这般,凌天心中的疼痛舒展了几分,向着华敏儿身后看了看。华敏儿好似想起了什么,也向身后看了,见不见云霄的身影,她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

  见状,凌天微微一喜,他脚步轻抬,就要向着华敏儿走去。

  华敏儿凌天两人用唇语交流,保护华敏儿的两人并不能看到华敏儿的神情动作,自是以为华敏儿想起了什么要嘱咐云霄,也没有太过在意。

  凌天和华敏儿虽然灵觉敏锐,不过万剑崖的两位长老修为绝高,如今两人又处在见面的激动之中,更是发现不了这两人隐在暗处。

  凌天抬步就要向着华敏儿而去,纵使万剑崖的人不知道他就是凌天,如果两人相认,那么也会引起两人的怀疑,到时候凌天就危矣。

  此时,躲在暗处的两个人也发现了凌天的异常,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个“胎化期”小修士是谁,不过敢这样盯着圣女也是一种大不敬,只这一条也足够引起他们的注意和怀疑。他们准备在华敏儿离开后将凌天捉回去拷问。

  莲心时刻关注着华敏儿,在华敏儿停驻的时候她也看到了凌天,见两人好似在交流,莲心大急,不过她却并没有感受到神识波动,这才稍稍放松。

  隐藏在暗处保护华敏儿的两人修为绝高,如果凌天两人用神念交流,没准会被拦截到,这样一来就危险了。如今见凌天只是唇角动,她安心不少,不过接下来的情形让她的心脏猛地一抽,因为她看到了凌天正要向华敏儿而来。

  心中大急,莲心却也不能呼喊通知凌天。身形一动,她化作一道白光,向着凌天而去,想阻止凌天的动作。莲心身法超绝,如今又心焦如焚,自是没有保留,原地留下一道道幻影,下一瞬她就已经来到凌天身边。

  情况危急,莲心也顾不得什么,伸出玉手揽住了凌天的手臂,灵气运转,将凌天的动作给阻止住了。莲心修为绝高,甚至可以一眼看出隐藏两人的修为,她的修为怕是在出窍期以上,凌天自是挣脱不得她的牵制。

  凌天微微一愣,也看清楚了来人是谁,心中虽然震惊,不过更多的是疑惑,忍不住开口道:“莲心,你怎么来了,你为什么拦着我啊,敏儿在那里,我要给她解释东西。”

  凌天虽然着急,不过却没失去理智,他从灵识传音,如此近距离传音,而且又有莲心在,别人也发现不了他在说什么。

  “华敏儿身边有高手隐藏。”莲心只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拉着凌天就向缥缈城外走去,丝毫不顾凌天的挣扎。

  “什么?”凌天微微一愣,心一下就静了下来,然后盯着莲心,道:“真的么,我怎么没有发现,而且敏儿灵觉那么敏感,为什么也没发现?”

  “那两个人修为在出窍中期,修为比你们高的太多,你们纵使体质特殊也不可能发现他们的存在吧。”莲心解释。

  闻言,凌天微微一愣,眼眸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金光,破虚佛眼一看即闭。虽然凌天施展破虚佛眼时间极短,不过却也发现了隐藏在虚空中的两个人,他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然后任由莲心牵着缥缈城外走去。

  “莫非万剑崖的人将敏儿当成了鱼饵,专门引诱我出现的?”凌天心中一寒,有了这样的一种猜测。

  “也许吧,不然又怎么可能让两个修为那么高的人来保护华敏儿。”莲心道:“在天目星出窍期都是绝顶高手的存在,这样的人用来保护一个压根就不可能有危险的人,这事情本身就很值得怀疑。”

  凌天点了点头,虽然很想跟华敏儿解释清楚,不过却也知道这一次的时机不对,刚才自己的行为没准就已经引起那两个人的怀疑。

  念及此处,他也不说什么,跟着莲心向外走,想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华敏儿看着凌天向自己走了,心中的冰冷渐渐消融,她满心希望凌天给她解释,却不想凌天被人阻止了去路,她心中莫名的一阵烦乱,然后看清楚了拦住凌天的人是谁,心中的烦乱更加明浓重。

  “那不是莲心么?”华敏儿暗道,心中升起了一种浓浓的醋意:“她怎么跟凌天哥哥在一起,而且看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好亲密的样子。”

  情况危急,莲心直接揽住了凌天的手臂,两人携手而行,像极了情侣,也难怪华敏儿见了会升起那么大的醋意了。

  “哼,说是要给我解释,如今却又当着我的面跟着莲心拉拉扯扯,好不亲密,当我不存在么。”华敏儿咬牙切齿,眼眸中的冷意仿佛能将整个天地都给冻结。

  看着凌天和莲心携手向外走去,华敏儿心中的愤懑更加浓郁,心中不自主的升起了这样的想法:“看来凌天哥哥出事后就跟莲心在一起了,怪不得他不来寻找我,原来他们两个……”

  这般想着,华敏儿眼眸中满是愤怒,但更多的是不甘。

  “当着我的面就这样,哼。”华敏儿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们想干吗,我倒是想问清楚凌天你要给我解释什么。”

  说着,华敏儿身形展开,向着凌天两人追去。

  在华敏儿离开后,虚空中保护她的两个人议论开来,白衣修士眼眸中满是疑惑:“咦,刚才那个白衣姑娘怎么突然就出现在那个小子身边了,是不是我眼花了?”

  “不会吧,那个女子修为只有胎化后期的样子,怎么可能能躲过你的视觉,你一定是眼花了。”黑衣修士接过话茬。

  “也是。”白衣修士点了点头,然后一副赞赏的模样:“这两个小修士修为还不错嘛,跟剑阁的那些弟子都不遑多让,看来他们的天资不错。”

  “华敏儿这个女娃好像认知那两个人,要不然也不会跟了上去。”黑衣修士道。

  “嗯,是的。”白衣修士点了点头,然后好似想起了什么,道:“云霄少爷嘱咐过,如果有男的认识华敏儿,一定给他抓过去严刑拷问,走吧,我们该干活了。”

  “好!”黑衣修士点头。

  说着,两人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