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五章:请教元冥

第三百零五章:请教元冥

  华敏儿的丹火和姚羽的火焰阵双管齐下,凌天的情况渐渐好转,华敏儿和姚羽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不过她们并没有停止,继续为凌天祛除寒气。

  没过多久,凌天身上溢出蒙蒙金光,这是他功法自动运转的迹象。先前冰霜太盛,将他全身的灵气都冻结了,如今冰霜化解凌天的灵气也终于得以运转。

  “呼,凌天哥哥终于好了。”华敏儿紧蹙的娥眉舒展开来,凝视着凌天眼眸中满是心疼之色。

  “切,这小子最喜欢让别人担心了,也不知道他这次干什么了,居然弄得如此狼狈。”姚羽虽是责怪的话,不过任谁都能听出她语气中的担忧。

  “是啊,凌天哥哥这次也太乱来了,估计他是下潜到潭底了。”华敏儿嗔怪不已。

  凌天全身金光蒙蒙,体内水雾蒸腾,不久后他就睁开了眼睛,只不过此时他的状态很是不好,有些精神萎靡,由此可知先前他潜入潭底消耗有多大了。

  “敏儿,让我自己来!”凌天挣扎着从华敏儿怀中坐起,然后盘膝而坐,功法急速运转,全力恢复起来。

  华敏儿见状,知道凌天已经无甚大碍,她撤去了全身的丹火,然后在不远处盘膝而坐,不过她并没有陷入修炼中,而是一刻不停地盯着凌天。姚羽则撤去了火焰阵,这些东西对凌天已经无甚大用了。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凌天全身金光收敛,然后他睁开眼睛,盯着寒潭,一副疑惑的神情。

  “凌天哥哥,你好了啊!”华敏儿欢呼雀跃,欣喜不已地来到凌天身边。

  凌天点了点头,不过他一直盯着寒潭,并没有转过眼看华敏儿,而且口中不停的嘀咕着:“嗯,寒潭底部怎么会有禁制呢?这些禁制会有什么功效呢?”

  看着凌天不理会自己,华敏儿嗔怒不已,不过她也听清楚了凌天的话,也终于知道凌天为什么搞的那么狼狈,想必一定是强行下潜寒潭导致的了。

  “这禁制到底是什么作用呢?”凌天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咳咳……”

  一阵清脆的咳嗽声响起在凌天耳畔,将他从沉思中惊醒,然后他抬头望去,华敏儿正嗔怒不已的看着自己,他不由得讪讪不已:“敏儿啊,怎么这幅表情啊,谁惹了你了么?”

  “哼,除了你还有谁能惹到我啊!”华敏儿冷哼一声,满脸煞气。

  “嘿嘿,我怎么惹你了?”凌天挠着头,故作糊涂。

  “哼……”华敏儿再次哼了一声,她索性转过头,不再理会凌天。

  “凌天小子,你这次怎么这么冒失,差一点就小命不保了。”姚羽盯着凌天,满脸的责怪意味。

  “在潭底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禁制,所以就多下潜了一点,我想将那个禁制给记清楚。”凌天轻声道,将发现禁制的过程简要的说了一遍。

  “哦?你潜到寒潭底部了?这个寒潭到底有多深?潭底居然有禁制?什么样的禁制?”姚羽好奇心大作,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她将要责怪凌天的事情都暂时给忘了。

  华敏儿虽说跟凌天赌气,不过听见姚羽这般问,她偷偷瞄向凌天,一副好奇的模样。

  华敏儿和姚羽以前为了修炼《天衍佛体金身》也经常下潜寒潭中去,不过她们的肉身修为不足,所以一直下潜不到凌天所能达到的深度,一直以来她们对寒潭也颇为好奇。

  “这个寒潭应该有六千多米,我还差大概一百多米才能达到底部,那个禁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禁制,我只能用破虚佛眼看透禁制的能量线条,勉强记了下来。”凌天回答道。

  “哦,连你都不知道那个禁制的功用,估计是一个很厉害的禁制了。”姚羽猜测道。

  “嗯,是啊,应该是的,真想知道这个禁制是什么功用的。”凌天点了点头。

  “想知道禁制功用不简单么,你回去问问凌叔叔不就知道了,凌叔叔他学究天人,一定知道这个禁制的功用的。”华敏儿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哦,也是啊。”凌天眼眸一亮,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父亲怕是没时间啊,他老人家一直在帮我们修改功法,不让人打扰,想必是想将功法尽量修改完美点吧。”

  凌云对凌天带回来的万剑崖功法很是感兴趣,为了给凌天修改出适合凌天的功法,他可是废寝忘食,在中途只出来过一次,不过也只是向凌天将诛仙四支箭借了过去,说是要好好感受一下这几支箭的箭意。

  “哦,这样啊。”华敏儿一副了然的的神情,然后看向青冥峰:“那我们只有去找元老了,元老见多识广,而且对禁制阵法一途最是感兴趣,没准他会知道呢。”

  “嗯,也是啊,好,我们去找元老。”凌天大喜,然后祭出了碧海玉箫,径直向青冥峰而去。

  华敏儿和姚羽相视一眼,然后也纷纷祭出飞剑,跟了上去。

  凌天三人到了青冥峰便降落而下,然后拾阶而上,一边欣赏这青冥峰上的阵法禁制。

  青冥峰上禁制阵法繁多,即使以凌天此时的阵法修为在这里也有很多阵法破除不了,不过好在他有破虚佛眼,看透这些禁制还是很轻松的事情。

  凌天和华敏儿经常来青冥峰跟元冥交流,所以青冥峰的弟子对之很熟悉,见他过来都报之一笑,随后他们各自继续自己的事情:或是苦思冥想,或是摆弄着阵法材料,很是专注的模样。

  “哇,凌天小子,青冥峰的众位师兄好专注啊。”姚羽对那些人的专注赞赏不已。

  “嗯,阵法一途很是枯燥,如果不是有耐心的话也不会有所成就的。”凌天小声解释着。

  “哦,这么说来以我和敏儿的好动的性格不太适合修炼阵法禁制喽?”姚羽询问道,眼眸中满是坏笑。

  “呃……”凌天为之语塞,片刻后他才道:“这不是还有我嘛,我可以将每一种阵法都给你们讲解,这样就不用你们感悟了,只要记得阵法禁制的变化就行,这对你们来说还是很轻松的。”

  “啧啧,算你小子会说话,这可是你说的,要教我们阵法。”姚羽欣喜不已。

  “嗯!”凌天点了点头,见华敏儿两人喜笑颜开,他继续道:“其实你们修炼了《菩提禅典》,能修出破虚佛眼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有了破虚佛眼你们再修习阵法的话会容易很多。”

  “才不要呢,我就要凌天哥哥你教我们。”华敏儿不依不饶。

  “好吧。”凌天只好无奈的答应了。

  就这样三人继续向青冥峰大殿而去,凌天一边走着一边给华敏儿两人讲解着阵法知识,有时会在青冥峰上寻找一两个阵法作为案例讲解,这无疑更容易使华敏儿两人对阵法的感悟理解。

  “啧啧,凌天小子,你怎么想到来我青冥峰了,这可是很少见啊。”元冥揶揄的声音响起在凌天等人的耳畔。

  随着这话而来的是一道身影,身影如鬼魅,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凌天三人身边。

  闻言,凌天微微尴尬,最近他一直和华敏儿修炼,也没时间来青冥峰。

  “这不是找你了嘛。”凌天回答道。

  “说吧,是不是又遇到了阵法上的难题,不然你小子可不会主动来找我的。”元冥开口直言。

  “嘿嘿,我是想念您老人家才来的嘛。”凌天嘿嘿一笑,脸色微红,说着他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坛美酒抛给了元冥,道:“这次我来是专门跟元老您喝几杯的。”

  “咦,挺不错的酒,而且是陈年老酿,不过这酒并不是天目星上的,不会你偷凌前辈的吧。”元老接过酒坛,稍稍一闻便知晓这坛酒不是出自天目星,由此可知他也贪杯中之物。

  凌天轻笑一声,道:“父亲他老人家也喜欢杯中之物,所以有不少美酒,我软磨硬泡就给讨来不少。”

  “哈哈,凌前辈的存酒果然不错,估计也只有你小子能讨来了,这次我可是借了你的光了。”元冥哈哈大笑,痛饮一口。

  “唉,虚伪啊虚伪,明明是有事而来,却偏说自己是找元老喝酒的。”姚羽小声嘀咕着,不过几人修为颇高,自是很清晰的讲这些话给听全了。

  “嗯,是啊,原来凌天哥哥也会说谎话,看来以后我们要小心他了。”华敏儿撅着嘴,附和道。

  “呃……”凌天脸色瞬间变得通红,他看着华敏儿两女,羞愧难当。

  “哈哈,就知道你小子不会专门找我喝酒的。”元冥大笑,眼眸中满是调侃之意,见凌天羞得直找地缝,他也不再调侃,喝了一口酒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难住你了。”

  “呃,是这样的,我在寒潭底部发现了一个禁制……”凌天开口道,不过很快就被元冥给打断了。

  “什么?你居然下潜道了寒潭底部,要知道青云宗的人还没有能下潜到底部的,你小子肉体修为该有强悍啊!”元冥震惊之极。

  寒潭冰寒彻骨,压力磅礴如山,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下潜到最底部,也难怪元冥听闻凌天下潜到底部后会如此惊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