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七章:患难真情

第二百六十七章:患难真情

  华敏儿骤然听到凌天的声音,她身形一震,很快从迷失中醒转过来。在凌天简略告诉她他的计划后,华敏儿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凌天的话。

  华敏儿清醒过来,全身大道气息迅速湮灭,虽然灵体虚影依然维持,可是她的气势却徒然下滑,本就落入下风的她自是抵挡不住南宫楠凌厉的剑意。

  南宫楠微微一笑,纤纤玉手轻抬,轻描淡写的就凝聚出一柄灵气剑,激射向华敏儿。华敏儿顺势向后倒退,幻神魅影身法展开,她倒退的速度比来时并慢不了多少。

  灵气剑激射,始终在华敏儿眉心前一尺,紧追不放。在外人看来,华敏儿此时无疑凶险无比,灵气剑剑气喷薄,她随时都有被灵气剑击毙的危险。

  不过华敏儿却清楚,虽然这柄灵气剑剑意震天,不过灵体虚影下灵体威势如山似岳,这剑意对她形同虚设。

  试问只比气势,剑意又能对华敏儿如何?

  这柄灵气剑显然对华敏儿并没有实质的伤害,华敏儿微微一笑,对凌天所说的更加相信。她眼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然后故作十分困难的样子,抬手向灵气剑拍去,一个绿色的般若掌印悍然击出。

  “砰!”

  灵气剑和般若掌相交,凝实无比的般若掌不久就被击穿,不过灵气剑也轰然崩碎,一股磅礴的能量宣泄而出,一个能量风暴形成,急速向后卷去。

  在外人看来,华敏儿如一个断了线的风筝,被这风暴冲击的摇摇欲坠。

  “噗!”

  一口鲜血喷出,华敏儿白色披风上点点殷红,如开在雪地上的梅花,娇羞明艳。

  “敏儿,你怎么样?”叶飞蝶一声娇喝,身形一闪就冲到华敏儿身后,接住了她。

  华敏儿此时自是没事,那口血是她咬破舌尖喷出的,不过她却没有闲暇给她师尊解释,一歪头,故作昏迷了过去。

  叶飞蝶心焦如焚,她伸手把脉,片刻后发现华敏儿只是气血翻腾,心神消耗甚大,这才稍稍安心,她盯向南宫楠,一股警惕的模样,担心她再次进击。

  “哈哈,虽然你是先天灵木之体,不过修为尚低,远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我就饶了你,看你能成长到如何地步,千年后我等你挑战我。”南宫楠嫣然一笑,狂傲之态尽显。

  众人闻言,无不震惊,华敏儿施展灵体虚影后威力惊天动地,不过却依然抵不住此人的一击,这女子的修为该是如何的恐怖。

  “凌天兄弟,弟妹好会演戏啊,嘻嘻,她居然瞬间就能配合我的灵气剑后退,然后顺势昏迷。”南宫楠向凌天传音,赞叹不已。

  “哈哈,自然,敏儿最聪明了。”听到南宫楠夸奖华敏儿,凌天比夸他还要高兴。

  “啧啧,瞧你得意的。”完颜铭揶揄,然后看了一眼南宫楠,见她点头,他继续道:“兄弟,我们就此别过,以后你千万要小心。”

  “嗯,我知道了,大哥大嫂,你们也要保重。”凌天传音,神情沉重,饱含不舍之情。

  “好啦,男子汉大丈夫不要扭扭捏捏的。”完颜铭故作洒然,然后有嘱咐了一句:“照顾好小紫一家。”

  “嗯,我会的。”凌天沉声道。

  得到凌天的回答,完颜铭叹了一口气,不过很快便掩饰过去,然后他神情一肃,将凌天重重甩了出去,朗声道:“哼,不知死活的小子,竟然敢溜进我的洞府,不过看你能挡住我半成功力的一掌,外加楠儿不让我杀生的缘故,我就放你一条小命。”

  凌天被重重甩了出去,如一颗石子般,声势惊人。

  大多人顾忌完颜铭,大都不敢去接凌天,不过龙舜和金莎儿却毫不在乎,毫不犹豫的向凌天御空而去,而天权等七星宗的星主在微微犹豫后也径直向凌天而去。

  “凌天,你怎么样?”龙舜接到了凌天,灵识外放,慌忙向他探测而去。

  “咦,怎么回事,我怎么探测不进去?”片刻后,龙舜心急如焚,他的灵识被好似被一种东西阻挡着,怎么也探测不进去。

  天权等人速度也很快,他们只慢凌天半步来到他的身边,听闻了龙舜的话后,他灵识汹涌而出,不过却如龙舜一样,被阻挡在外。

  “不好,凌天被魔气入侵,这股魔气能阻挡我们探测。”天权沉声道。

  凌天全身魔气萦绕,可以阻挡灵识探测,这自是完颜铭担心别人会探测凌天的伤势而故意这般。完颜铭心神修为远比外人高,想屏蔽他们的探测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哪怎么办,凌天还有救么?”龙舜语气沉重,担忧无比。

  凌天将龙舜的话听在耳中,他心中感动不已,暗道危险时刻,龙舜不顾其他来救自己,这个朋友果然没有交错。而天权等人虽然慢了半拍,不过他们敢来此,凌天对他们的看法有所改变,暗道天权他们是真心将他当成了弟子。

  人总是这样,在最危急时刻才能真正的认清谁才是你真正的兄弟和朋友,凌天今天有次一试,也认清了很多人的面目,对他以后做决定很有借鉴只用。

  “唉,应该没有什么大事,既然那人说留凌天一命,想来凌天不会有生命危险。”天权叹了一口气,然后想到先前那中年男子的话,心中才稍稍安定。

  “咳咳……”凌天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眼睛微微颤抖,就要睁开眼睛。

  “凌天,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金莎儿见凌天要醒转,慌忙问道。

  “咳咳,还死不了,只不过全身被魔气侵袭,一时半会怕是清除不了。”凌天咳嗽了一声,半真半假地道。

  凌天全身魔气萦绕,虽然想清除去并不容易,不过却这魔气并没有侵袭入他体内,只留在了凌天体表一层。念及此处,凌天对完颜铭的魔气控制力是赞不绝口。

  “哦,那应该没事,我们很快就要返回缥缈城了,到时候到空灵玉璧下洗涤一下应该就没事了。”龙舜见凌天只是魔气入侵,心神稍稍安定。

  “呵呵,有劳龙兄费心了,不过我没事,我修有佛门功法,有很好的祛除魔气的效果的。”凌天露出一抹微笑,解释道。

  “嘿嘿,我忘了凌兄弟你修有佛门功法了。”龙舜挠着头,讪讪不已。

  “凌天,这是我七星宗疗伤圣药,你服下,对你的伤势会有好处的。”天权说着,将一个玉瓶抛给了凌天。

  玉瓶有巴掌大小,通体散发着温和的光芒,一股浓郁的药香弥漫而出,沁人心脾,闻之让人精神为之一爽,怕是玉瓶里的丹药品阶不低。

  “七星丹!七品灵丹!”金莎儿脱口而出,一副震惊的模样,显然她对七星丹很是了解。

  听金莎儿的语气,凌天便知道七星丹的珍贵,不过他却不想就此浪费这么珍贵的丹药,于是推辞道:“前辈,这也太珍贵了,凌天万万不能接受。”

  在龙舜等人看来,凌天自是不想欠天权太多人情,可是他们又怎么能想到凌天只是因为不想浪费珍贵的丹药而这样呢?

  “你既然叫我一声前辈,给你你就收下,赶紧服下吧,上古战场凶险无比,你早一点恢复就更加安全一点。”天权语气坚决之极。

  “嗯,好吧。”感受着天权的关心,凌天无奈,也不好再拒绝,心中却在肉痛不已:“唉,如果能留下这颗丹药就好了,可惜啊,浪费了啊。”

  暂不提凌天惋惜连连的吞服丹药,且说万剑崖弟子这边。

  云霄等人自是看到了凌天的凄惨模样,一时间他们幸灾乐祸不已,看到天权拿出珍贵的丹药救治凌天,云霄阴阳怪气地道:“啧啧,那么珍贵的丹药居然给一个不知还能活多久的人,这也太浪费了吧。”

  云霄的声音并不太大,不过众人修为都很高深,自是很清晰的就听见了他的话,一时间随声附和者有之,为凌天鸣不平者有之,不过却都顾忌云霄的身份,并不敢对云霄怎么样。

  “你……”天权脸色铁青,不过想到云霄的身份,他却并不敢怎么样。

  别人不敢对他怎么样,凌天却毫无顾忌:“前辈,不要理会这个败类,有辱身份。”

  凌天吐出这个“败类”,自是在缥缈城的的时候云霄亲自承认的,如今经由凌天说出来,对云霄而言是分外的刺耳。

  “哼,你个废物,如果不是你背后有悟德大师,我早就杀了你了。”云霄咬牙切齿,然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对凌天不屑道:“你不是很牛么,如今又怎么会被前辈揍成这幅模样呢?哈哈……”

  云霄边说着边对完颜铭行了一礼,一副讨好的模样。

  闻听此言,凌天心中暗笑不已,暗道以大哥的脾性,怕是会给云霄一个深刻的教训。想到此处,凌天眼眸中满是笑意,他并没有说什么,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不过这在云霄看来凌天是羞愧的无地自容了。

  “哈哈,果然,你是被前辈揍怕了吧,连话都不会说了是吧,先前你不是很牙尖嘴利的么?”云霄嚣张无比,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围观的人闻言,暗道云霄此人也太没骨气了,居然会讨好蛮兽,不过他们对此事也敢怒不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