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棺中女子

第二百四十五章:棺中女子

  凌天进入了那出窍期蛮兽的洞府中,寻到了镇妖箭的下落,不过他面对镇妖箭上的禁制却犯难了,一时不知怎么解救出镇妖。

  在凌天靠近镇妖箭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万载玄冰雕成的冰棺,听了破穹对玄冰的介绍,凌天心动不已,不过想到冰棺里面躺着一位女子,他惋惜地打消了将玄冰据为己有的打算。

  万载玄冰雕成的棺材晶莹剔透,隔着冰层几可看清里面的情形,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位女子,也不知是死是活。

  凌天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向着冰棺走去。

  万载玄冰不愧是天地之间至寒之气凝聚而成的冰晶,寒气氤氲。靠的近了,凌天呼气成雾,剑眉上雾气凝聚成霜,白蒙蒙一片。寒气冻彻心扉,凌天全身都忍不住在打寒颤,他全身金光闪闪,天衍佛体金身运转才堪堪抵住这股寒意,然后他凝神看向冰棺中的女子。

  那女子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一袭白衣胜雪,她体态纤柔修长,如白玉精心雕琢而成,气质冷艳,冰肌玉骨,脸色俊俏,似带着寒霜。

  此时她安静的躺着,黑发如墨,眉似远山,睫毛很长,朱唇圆润,吹弹可破,她好似只是睡着了般,恬静之极。

  向下看去,凌天很快就发现了异常,在那女子的左胸处,一柄折断的战矛刺穿了她的心脏。战矛漆黑如墨,一缕缕漆黑的雾气萦绕在矛体上,锋刃散发着幽幽光泽,凛冽之极,一股绝强的杀气透过战矛而出,阴冷而诡异。

  隔着很远凌天都能感受到一股阴森的气息,危险之极,由此可知这柄战矛是如何的恐怖。

  令凌天震惊不已的是,那柄战矛好似是从那女子的背后刺入,在她的胸口穿出,锋锐的战矛上隐隐有些血迹,沾染的战矛微微锈迹,一看便知存在了很久的岁月。

  “想必这个女子是因为这柄战矛而死的吧。”凌天喃喃自语,语气中几多感慨。

  红颜薄命,无疑是这个世上最让人无奈和惋惜的事情。

  “凌天,这柄战矛散发着浓郁的危险气息,怕是仙器级别的存在。”破穹的声音响起在凌天的脑海中。

  凌天点了点头,颇为笃定:“嗯,是的,这柄战矛杀伐惊人,而且有浓郁的魔气萦绕,应该是魔族的兵器。”说到这里,凌天微微一顿,眼眸中闪动着疑惑的光芒,他喃喃道:“为什么那出窍期的人不将这柄战矛拔去呢,这样也太有损死者的形象了吧。”

  让一柄战矛刺在遗体上,无疑是一件对死者不敬的事情,也难怪凌天会如此疑惑了。

  令凌天目瞪口呆的是,冰棺中的女子睫毛微微抖动,只不过动作很小,若有若无。

  “咦,破穹,你看到了么?”凌天惊呼道,他揉着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看到什么啊?”破穹诧异非常的道。

  “那个女子刚才动了,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啊!”凌天说着,凝视着那女子一举一动。

  “被这样的战矛此种心脏,她怎么可能还存活着,凌天,你小子是不是眼花了。”破穹揶揄道,然后他想起了什么,道:“我们还是解救镇妖去吧,此地不宜久留。”

  凌天盯了一会,却并没有发现那女子再动,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起来,微微自嘲道:“看来真是我眼花了,她生机已绝,自然没有可能再存活了。”

  不过接下来情形让他差点蹦起来,那个女子的手指尖轻轻颤抖了,这一次由于凌天一直盯着那女子,所以他很清晰的看到了那女子手指的异常。

  “不,破穹,她真的还活着,刚才她的手指颤抖了一下,我绝对不是眼花了。”凌天声音提高了两个度,他震惊的无以复加。

  破穹犹自不信,然后一股灵魂波动震荡而出,探测向那冰棺中的女子,片刻后破穹颤抖不已,语气都有些不清了:“真,真的,她真的活着,这也太惊奇了,被仙器级别的魔器钉穿了心脏还没死,蛮兽也以心脏为主,这怎么可能?”

  蛮兽也是跟魔修很像,也是以心脏为主,相当于修士的金丹,试问心脏都碎了蛮兽还有可能活着吗?

  答案是否定的,此时破穹他们却看到那女子还活着,这怎么不让他们吃惊呢?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蛮兽,这般神奇。”凌天喃喃道,说着他左眼金光大作,精光透过万载玄冰直向那女子而去。

  片刻后,凌天的神色大变,不是因为那女子的本体有多么神奇,而是,在凌天的左眼视觉下依然是那女子的形象,凌天压根就看不透那女子的本体。

  破虚佛眼可以堪透虚妄,凌天连修为绝高天赋异禀的莲心都能看透,此时却看不透一个半死不活的女子,这如何不让他心惊。

  凌天不信邪,然后金光更盛,再次探测,不过这次他依然看不透那女子的本体,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放弃了再次探测。

  “为什么看不透呢?”凌天百思不得其解。

  “凌天,不会是你修为太低,而这个女子修为太高你看不透吧。”破穹猜测道。

  凌天摇了摇头,道:“这个女子最高不过出窍期,莲心当初可以一击将跟古崖修为差不多的那个老妪布下的禁止攻破,想必莲心修为最少也是出窍期,当时我尚能探测出她的本体,对这个女子一定也能。”

  古崖是神化后期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进入神化大圆满,而玲珑阁的老妪跟古崖修为相差无几。她布下的禁制挡不了莲心的一击,那么莲心修为最少也是出窍期,只会比冰棺中的女子修为高,按理说凌天一定能看透这女子本体的。

  “哦,这么说起来真的好奇怪呢。”破穹在凌天脑海中沉吟着。

  突然,凌天眼中一亮,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他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大声道:“我想知道这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破穹好奇道。

  “我想我们是先入为主了,这个女子压根就不是蛮兽,而是——人类。”凌天语出惊人,不过他语气却坚决之极,显然他对自己的判断很是笃信。

  “人类?!这怎么可能,人类怎么会跟蛮兽在一起呢?”破穹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

  “呵呵,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父母就是这样的。”凌天微微一笑,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来,然后继续道:“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我的破虚佛眼看不透这个女子。”

  凌云是人类,而狐媚却是九尾妖狐,凌云跟狐媚的感情这些年凌天一直看在眼里,自是知道他们是真心相爱,那么他对这个女子和蛮兽在一起自也不会太惊讶了。

  破穹想了想,也只能接受了这个现实。

  “吱吱……”

  突然,一阵急切的吱吱叫声响起在洞穴中,声音急促,显得焦急之极。

  凌天身心剧烈一颤,他暗道一声糟了,紫雾灵貂已经发现了他闯入了,那么接下来他的情况岌岌可危。

  念及此处,凌天暗骂自己太蠢,一定是刚才自己大声惊叫惊扰了旁边的紫雾灵貂,此时他真恨不得打自己两个嘴巴子。

  紫雾灵貂已经过来,怕是凌天再也没有机会获得镇妖箭了,他居然将这次来这里的主要目的给忘了,也难怪他会这般懊悔了。

  事已至此,凌天也知道在懊悔也无用,他硬着头皮转过身子,循声望去,发现在那洞穴口处,那只受伤的紫雾灵貂正警惕地看着自己。

  “呃,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凌天僵硬的抬起手,跟那只紫雾灵貂打着招呼。

  紫雾灵貂并没有放松警惕,而且它看着凌天抬起的手,眼眸中急切之色大作,它一会看看凌天,一会看看冰棺,一时间竟没有动,只不过它眼眸中满是焦急之色。

  “咦,这紫雾灵貂怎么不来进攻我呢?虽然它先前受伤了,不过以它的实力好像不会惧怕我吧。”见紫雾灵貂举止这么奇怪,凌天惊讶不已。

  “不会它真的跟你一见如故,当你是朋友了吧。”破穹猜测道。

  凌天摇了摇头,显然他不相信这个看法,他小心翼翼地道:“不是,它此时眼眸中满是警惕之色,而且好似很紧张,应该是担忧我吧。”

  “哦,我知道了,这个紫雾灵貂一定是担心你一掌拍碎这个冰棺,里面是它女主人,它投鼠忌器,所以不敢攻击你。”破穹突然醒悟过来,猜测道。

  闻言,凌天心中微微一动,此时他手掌尚在半空中,他试探地将手向着冰棺按去,边动作边盯着那只紫雾灵貂的举动。

  果然,看着凌天手掌下按,紫雾灵貂急的团团转,吱吱叫个不停,想冲过来却有所顾忌,凌天将手抬起,紫雾灵貂的神情才微微好转。

  证实了这个猜测,凌天心中苦笑不已,他先前不愿意用紫雾灵貂的孩子要挟它,此时却用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子威胁紫雾灵貂,只能说这世事也太无常了。

  不过凌天也不会迂腐的舍弃这个挡箭牌,他一直盯着紫雾灵貂,紫雾灵貂也紧张的看着他,两者就这样陷入了僵持中。

  不知凌天会怎样解决这个僵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