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三章:溜进禁制

第二百四十三章:溜进禁制

  凌天本打算在那中年男子和白风等人大战的时候趁机进入禁制中,不过在看到那中年男子五条尾巴摇曳,一阵阵熟悉的波动传出时他暂时打消了那个举动,脱口而出:

  “禁制!”

  凌天的语气很是震惊,然后看着身后的巍峨高山,他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来狰豹的五条尾巴不但可以迅速补充灵气,而且晃动间就能布下层层禁制,凌天终于明白为什么身后的那座大山上遍布禁制了。

  华敏儿等人听了凌天的呼喊,纷纷明白过来,一时间他们的神情不比凌天好多少,大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只见那中年男子身后的五条尾巴迅速布下禁制,禁制落在大湖面上,一层层光芒在湖面上闪过。在凌天的破虚佛眼下,整个大湖都被禁制笼罩了,这么快就将数千里的湖面封印,如此布禁制真是骇人听闻。

  不过凌天却看清了那中年男子为何能布下如此打范围的禁制:他五条尾巴摇曳,如修士结印般,印诀快速打出,而五条尾巴有凝聚周天灵气的能力,印诀配合尾巴汇聚而来的灵气,自然而然的就布下了笼罩整个湖面的禁制。

  凌天赞叹不已,这种布禁制手段也太惊世骇俗了,怕这是狰豹的天赋神通吧。

  这般想着,凌天向湖面下望去。这一看之下凌天更是震惊,只见凌天脚下不远的湖底也都是禁制。显然,中年男子布的禁制是将整个大湖给封印了,形成了一个禁制牢笼,将墨云困在了里面。

  大湖中的禁制跟大山上的禁制很像,墨云等一群人攻击良久才能攻破,如今墨云受伤,而且又是只身在湖底,攻击大打折扣,他想攻破这密密麻麻的禁制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布完禁制后,中年男子因为补充灵气而略微红润的脸又变得苍白了,而且他额头微微汗迹,手指微微颤动,眼眸中满是疲惫之色,显然布下那么大范围的禁制并不是很轻松的事情,他的心神和灵气都消耗甚大。

  中年男子五条尾巴摇曳,天空中的灵气再一次凝聚,一个灵气漩涡再次形成,显然他又想再次补充灵气了。

  “不好,快阻止他。”蔡老修士大喝道,说着他手中剑胎划出一道凌厉的灵气剑,径直向那中年男子而去。

  见状,古崖和白风也慌忙动手,两柄灵气剑向着那中年男子急速而去。

  灵气剑速度极快,数百丈的距离瞬间便至,三柄灵气剑分取中年男子的胸口、腹部和眉心,声势浩大,杀伐冲天。

  那中年男子微微苦笑,然后身形一闪躲过了灵气剑的轰击,不过五条尾巴上的灵气漩涡也就此消失,他补充灵气也自然停止。

  那中年男子躲到很远一处湖面上,然后五条尾巴摇曳,又要汇聚灵气来。

  古崖眼睛一亮,立刻就发现了这点,他向着白风两人喊道:“不要让那蛮兽停歇,只要他一直动就不能补充灵气了。”

  说着,古崖又挥动剑胎,一道灵气剑径直向着那中年男子射去,中年男子无奈,身形又闪了出去。

  果然如古崖所说,那中年男子只要一动,他利用尾巴补充灵气就会停止。白风和蔡老修士经过古崖提醒,也很快发现了这个异状,他们也纷纷祭出灵气剑,逼得那中年男子没有一丝停歇的机会。

  灵气剑密集,而那中年男子在汇聚灵气的时候并不能施展道法什么的,他只能无奈逃避,边躲边寻找时机恢复灵气。

  不过白风三人又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他们三人不停的攻击,灵气剑呼啸,剑气纵横,将很大一处范围都笼罩了。

  剑气击在湖面上,激起层层水浪,一波波涟漪波动而出,整个大湖都在颤抖着。

  “老古,你们两人继续攻击那人,我去解救老墨。”白风见那中年男子并不能补充灵气,心中大定,他看着湖面下的墨云,眉头紧皱。

  此时墨云已经知晓先前那中年男子抬脚虚踏只是恐吓他,中年男子主要目的是将他封印在湖底,他居然被蛮兽戏耍了。念及此处,他恼羞不已,然后他来到白风三人身后,手中剑胎挥舞,奋力攻击禁制,想破水而出。

  不过他被那中年男子连番击伤,如今又在水中,面对繁杂的禁制,他一时又怎能攻破呢?

  “不行,我们三人只能勉强阻止那人恢复灵气,怕是你走了我们会给他空暇。”古崖一边挥舞着剑胎攻击一边说道,语气颇为急促。

  “那怎么办,不会就任由老墨在湖底出不来吧。”白风语气微微恼怒,不过他也知道古崖所言并不虚。

  “没事,就让他待在下面吧,有这个禁制那人想攻击墨长老也不太可能,此时他待在湖底倒是安全不少,等我们将那人逼退或者杀了以后再救出他也不迟。”蔡老修士出言安慰。

  “也是啊。”白风醒悟过来,先前他也是当局者迷。

  古崖等人不让他们弟子介入帮忙墨云也是有一定原因的,一是这些弟子修为低下想攻击破禁制自不是简单的事情,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也怕此举惹恼了那中年男子。如果那中年男子不顾身份的在那些弟子中冲杀一阵,怕这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就这样,白风三人一刻不停的攻击着,那中年男子躲避着,不过先前的补充已经让他恢复了些许灵气,他时不时用吼声震阻白风三人,然后趁机恢复灵气。

  白风三人击散声波后就继续攻击,吼声破费灵气,所以那中年男子恢复的灵气堪堪与消耗相抵消。

  灵气剑消耗甚巨,好在白风仨人身上丹药颇多,灵气枯竭了就用丹药补充,四人就这样陷入了持久战中,一时间僵持不下。

  不过白风这一边却心中甚喜,那中年男子有旧伤在身,激战越是持久对他们越有利。

  凌天看着他们这般战斗,心中大喜,然后他身形不经意间的一闪,消失在原地,他奔向大山,向着禁制而去。

  此时华敏儿等人都全神贯注的看着大湖上的战斗,哪有闲暇顾及凌天?

  来到禁制前,凌天左眼金光大作,破虚佛眼看透禁制,然后他小心翼翼的避过那些能量线条,向着禁止里面走去,不久后他就消失在了禁制内。

  也不知穿过了多少禁制,凌天终于来到大山边缘,然后他在心底询问起破穹来:“破穹,镇妖箭被封印在哪里,你能感应得到么?”

  “当然能了,我老人家可是无所不能的哟,嘻嘻,很快就能得到怎幺了,怎么凌天小子,激动么?”破穹的声音响起在凌天的脑海中。

  他此时语气微微兴奋,想来也是,凌天的浑水摸鱼的计划一切都是那么顺利,他们不久就能得到镇妖箭,也难怪他会如此兴奋了。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给我带路,如果让那出窍期的人知晓就麻烦了。”凌天没好气地道,他可没有破穹这么放松,他心中还有其他担忧。

  禁制内还有几只紫雾灵貂在,虽然只有两只是成年的,一只还受了伤,不过另一只也是神化初期的实力,以凌天目前的实力对上怕是没有一丝胜算。

  好似知道凌天在担心什么,破穹提议道:“你可以抢先出手,捉到一两只紫雾灵貂幼崽,这样他们投鼠忌器,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

  “这种提议以后你不要提,用孩子威胁父母的事情我是不会干的!”闻言,凌天微微不快,他沉声道。

  “哦,我知道了。”见凌天生气,破穹知道自己说说错话了,语气中微微有些歉意,但更多的是不解。

  “对不起,我知道你说的是个好办法,可是我不能这样做,我有我自己的坚持。”凌天也知道刚才自己的语气有些重,给凌天道歉。

  凌天在仙界的父母当年就是因为要顾忌凌天而不敢酣畅淋漓的战斗,只能选择将凌天送往下界,而后选择自我封印,如此凌天都记在心中,凌天对那些仙人行径深恶痛绝。

  如果今天凌天用紫雾灵貂的幼崽威胁它们的父母,这等行径与那些仙人有什么不同,他自是不会这般做的。

  “哦,我知道了。”破穹轻声道,然后语气中微微担忧:“那你想怎么办,两只神化期的紫雾灵貂可不是你现在能对付的。”

  “唉,只希望这两只紫雾灵貂和镇妖不是在一个地方吧,那么我凭借我身体的优势,还是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镇妖箭给解封的。”凌天长叹一声,然后在内心道。

  凌天身体与众不同,可以吞噬别人的灵识让人探测不到他的存在,如果镇妖箭没和紫雾灵貂在一起,那么他有把握在破穹的指引下避过两只紫雾灵貂,进而取得镇妖箭。

  “这个希望很渺茫,不过既然你已经来到这里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破穹无奈地道。

  “嗯,好了,你就不用担心了,就算我遇上那紫雾灵貂也不见得会怎么样,要知道我与那只紫雾灵貂关系还算不错的。”凌天安慰起破穹来。

  紫雾灵貂听从他主人的话,对凌天这个闯入者自是敌视,凌天这般说,破穹又怎么不知凌天在安慰他呢,不过他也知道凌天去意已决,他也不想揭破凌天,于是道:“希望如此吧。”

  凌天微微一笑,然后继续按照破穹的指引前进。

  不知道他能不能顺利得到镇妖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