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命之途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组合器灵

第一百七十六章:组合器灵

  一剑峡前,蛮兽依然时不时的冲出,能撑到最后的蛮兽实力自然很是强悍。到得后来,甚至有神化期实力的蛮兽冲出,不过在一群修为绝高的修士围攻下,最终也难逃一死的厄运。

  在这只神化期的蛮兽冲出后,也就没有其他蛮兽了,不过修士们却并没有立时进入上古战场,而是又等了三天。

  在这三天内,没有一只蛮兽冲出。修士们这才确信里面蛮兽已经都已然逃出,然后各自准备,就要进入上古战场。

  在进入上古战场前,剑阁之主等人最后一次郑重告诫众位修士,大意是上古战场凶险无比,修为不足的人不要妄自进入,以免生命不保。

  修士中除了寥寥几个无背景修为又低的修士选择放弃外,其他人都兴致勃勃。他们知道,上古战场虽然凶险,不过凶险也就意味着机遇,如果能在上古战场寻得一两件珍宝,他们一生受用无穷。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没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诱惑。修士也是人,而且修士苦苦与天地相争,更希望能寻得莫大机遇,以期修为提高,与天地相争。

  凌天看向华敏儿,眼眸中浓浓的无奈,欲言又止。华敏儿自是知道他什么意思,只不过倔强地看向上古战场方向,那意思不言而喻。

  “唉,丫头啊,真对你无奈啊。”凌天叹息一声,对华敏儿的倔强,他早已领教过了。

  华敏儿撅着嘴,一副气嘟嘟的模样:“凌天哥哥,你已经答应我了,可不许反悔哦。”

  “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一定不离开你师尊这些长辈,知道么?”凌天无奈苦笑,然后再次嘱咐华敏儿。

  “嗯,知道啦。”华敏儿点了点头,只不过眼中的一抹狡黠一闪而过。

  “好啦,凌天,你是不是也嘱咐嘱咐我啊。”说着,姚羽眼巴巴地看着凌天,故作一副希冀非常的模样。

  “呃,你也不要离开你师尊,如果有异状,你跟敏儿立即施展我教你们的阵法,知道么?”凌天无奈,只好再一次嘱咐姚羽。

  “嘻嘻,知道了。”姚羽嫣然一笑,一副很是受用的模样。

  然后,凌天看向金莎儿,想要说什么,不过还没说出口就被她打断了:“我知道了,我会跟她们一起的,而且师尊也会派人保护我,自不会眼睁睁看着敏儿她们有危险,你就不用担心了。”

  “嗯,也是,那就多劳烦你了。”凌天微微一礼,郑重其事。

  “跟我还那么客气啊,别忘了,我们是朋友,你给我天髓凝露的时候我不是也没跟你客气么。”金莎儿故作嗔怒,一副你不把我当朋友的委屈模样。

  “我……”凌天张了张嘴,最终只是点了点头。

  “好啦,婆婆妈妈的跟个老太婆似的。”姚羽大翻白眼。

  凌天一阵头大,索性不再说话。

  就这样,由墨云等人打头,一群人浩浩荡荡向上古战场而去。

  一剑峡谷很狭窄,好似是人一剑生生斩开,峡壁陡峭之极,向上望去,只能看到一线天。

  一剑峡谷峡壁上剑意隐隐,也不知残存了多少年了,不过剑意依然凛冽,杀伐冲天。

  墨云这些专修剑胎的老修士清晰得感觉到峡壁上的剑意,这股剑意让他们从心底身处感觉震颤。体内的剑胎隐隐与峡壁上的剑意引起共鸣。这让他们吃惊不已,对一剑峡是由一个仙人一剑斩出的传说更加确信不已。

  一群人小心翼翼的走着,警惕地看向四周,以防不测。

  凌天四人依然在一起,他们周围有几个修为不下于青云子的老者跟着,应该是剑阁派来保护剑阁圣女的吧。

  随着向里走去,凌天体内的破穹感应愈加强烈,破穹微微激动,在凌天体内雀跃不已。

  “凌天小子,镇妖箭绝对在上古战场里,我能感应它的方位。”破穹明明是一个孩子的声音,偏偏说话老气横秋。

  “哦,那你知道镇妖距离我们有多远么?”凌天也微微激动,对镇妖箭志在必得。

  据破穹透露,和破穹相配的箭羽有九支,每一支都有各自的特点,功能各异,威力惊人。

  如今他得到了斩尸、诛仙、噬魂三箭,其他两支箭他尚未动用过,不知其有什么功用。不过斩尸箭的能力他可是见识过了,能吞噬僵尸精华修复自身,而且对僵尸有很大的克制效果,威力端的惊人。

  而且破穹透露,箭羽间配合使用,还有一套很强的箭技,他的前主人就是凭借这一套箭技横行天地,斩尽强敌,神魔披靡,无人敢撩起缨锋。听得凌天是热血沸腾,立刻就想学这种箭技。

  结果破穹一盆冷水泼下,弄得凌天是羞愧万分,立志要努力修炼,早日可以学得箭技。当时破穹就说了一句话“啧啧,就你这些许修为,怕是最简单的箭技都施展不出”。

  “嗯,很远,在这上古战场深处,而且好像有人想要祭炼他。”破穹神情有些凝重,但更多的是鄙夷不屑。

  “呃,上古战场深处?以我现在的修为去,怕是九死一生吧。”凌天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就好比一件绝好的东西在眼前,自己却怎么也得不到的憋闷感一样。

  “嘿嘿,有时候运气也是很重要的嘛,我相信你的运气,这么多修士跟着,你可以浑水摸鱼的。”破穹嘿嘿一笑,无良之极。

  凌天无奈苦笑,一副只能这样的神情。

  “你不是说镇妖箭被炼化了么?”凌天突然想起破穹的话来,神情满是担忧。

  在修真界,修士自然知道炼化意味着什么,那说明器物就和他是一体的了,除非杀死那人,否则外人别想再控制那器物。

  凌天骤然听闻镇妖箭被炼化,自然情绪激动了。

  “瞧你激动的,我只说要炼化,没说已经炼化了。”破穹语气怪异,冷笑连连。

  “镇妖箭就要炼化了你还这般轻松,就不怕镇妖箭被那人收服啊。”凌天没好气地道。

  “切,你以为镇妖箭那么好炼化啊,不炼化我,谁都别想炼化镇妖他们这九支箭。”破穹冷哼一声,得意非凡。

  “嗯?不会你是主器灵吧?”凌天微微疑惑,询问道。

  “那是,你也不看我是谁,这九支箭的器灵都是我的小弟,知道不。”破穹得瑟无比。

  在凌天体内的斩尸三支箭羽,放佛是肯定破穹的话,都颤抖不已,向着破穹靠拢,一副极力讨好的巴结模样。

  凌天见此,自是不再怀疑,心中的担忧也大大减少。

  在修真界,有一种组合器具,组合器具往往威力绝伦,远远不是单个器物所能比拟的。组合器具每一个单件都有一个器灵。不过他们中只有一个主器灵,其他的是一些辅器灵。比如破穹里的器灵就是主器灵,九支箭里的是辅器灵。

  主器灵能控制辅器灵,如果想炼化组合器具,必须炼化主器灵才行,不然即使炼化了辅器灵,如果有人控制主器灵,也可以将辅器灵控制住。

  “呵呵,幸好你在我手上。”凌天庆幸不已。

  “唉,想我一世英名,如今却要靠你这个修为差的一塌糊涂的小修士恢复己身,羞愧啊。”破穹一副英雄潦倒模样,不过语气中的一丝激动却难以抑制。

  “呃,我怎么感觉你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觉呢?”凌天跟破穹心神相交,自是清楚破穹情绪。

  “呵呵,被你发现了啊,话说遇到你你真是我的运气啊。”破穹感慨万分,微微一顿继续道:“想当年我老主人用最后的神力将我们送出来的时候,我们灵智已然大损,以至于陷入自我封印中。如果不是你的血液中蕴含奇异能量,怕是我们还不能觉醒,还不知道要在潭底埋没多少年呢。”

  破穹说的情真意切,有哀伤,有缅怀,有落寞,有感激,情绪复杂之极。

  “好了,如今我们在一起了,我会尽快提高修为,绝不会辱没了你们的。”凌天神情凝重,眼眸中满是坚毅。

  “嗯,是你让我们重见天日,我们以后定然会陪伴你,戮神屠魔,对抗天道。”破穹情绪激昂,颤动不已。

  凌天体内的斩尸三支箭也颤动不已,光芒闪烁,像是响应破穹的话。

  “好,将天穹射破,神挡杀神,魔阻诛魔!”凌天心中激荡,豪情万丈。

  ……

  一行人继续向一剑峡内走去,越往里面走,神魔气息越浓郁,一种强烈的压抑感笼罩心头,众人神情凝重,都默运功法抵挡。

  行得片刻,众人终于穿过一剑峡,上古战场浩大无垠,众人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只不过上古战场里黑雾氤氲,不见天日,一种阴冷之极的感觉犹然而生。

  “呜呜……”

  阴风阵阵,如鬼魅悲号,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凌天哥哥,有鬼,我怕。”华敏儿大眼睛滴溜溜直转,一副怕怕的模样,说着就向凌天靠近。

  “你运转功法,佛门功法恢弘磅礴,有驱鬼降魔的功效。”还不待凌天说话,金莎儿就接过了话茬。

  华敏儿微微冷哼,气嘟嘟地扫了金莎儿一眼。她说怕鬼是假,只不过想靠近凌天而已。

  小女孩家的心思,凌天又怎么懂呢?

  “是啊,再说你是修士啊,寻常鬼魅那是你的对手。”凌天虽是这样说,不过还是将华敏儿拉近身边。

  他身上蒙蒙金光,**肃穆,顿时他周围的空气为之一震,黑云消散,温暖一片。

  华敏儿向着金莎儿炫耀一笑,得意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