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以阴府镇阳间在线阅读 - 第86章 快让开,为阳间的大人让路

第86章 快让开,为阳间的大人让路

        阴间,小阴府,杀戮殿内。

        洛天盘膝坐在密室内,他浑身力量絮饶,阴气蒸腾。

        整个密室都被澎湃的阴气弥漫,威压阵阵。

        洛天魂体波动强烈,越发强大了。

        阴间阴灵魂体与阳间修者的身体相似,只是呈现方式不一样。

        阴灵的身体更加接近于能量,而三冥混元诀则是修炼魂体,让魂体能量层次提高,越发凝实。

        “快了!”洛天轻语,他感觉魂体越来越强大,此时若再接阳间二星真武境一剑,绝不会如此狼狈。

        这段时间,各司拘魂人不停出阳差,勾走那些生死簿之上寿命殆尽之人,洛天的功德稳步增加着。

        衙门内,崔珏审判着阳间那些罪大恶极的亡魂,签下判决文书,将那些亡魂镇压地狱。

        小阴府运行平稳,有条不絮。

        但是此时,阳间司徒家两大将军率三百精锐将士直接进入了阴间。

        他们并没有走小阴府那道鬼门关。

        他们走的,则是距都城最近的鬼门关,这座鬼门关渡过冥河后,便可直达阴间总督衙门,鲁城。

        鬼门关内,冥河旁,一位位身披素衣的亡魂排着队向奈何桥之上走去。

        亡魂两侧,有手持长鞭的阴差挥动长鞭,驱赶着那些不老实的亡魂。

        能被拘魂人勾走的魂,大部分都是没有什么背景的修者与普通人。

        进入阴间之后,他们个个心中恐慌,难免想要逃跑。

        “大胆,进入阴间,还想往哪逃。”一位阴差大喝,一鞭挥出,直接抽在两道逃跑的亡魂身上。

        “啊!”两道亡魂惨叫,被驱赶回来。

        “谁若再敢想逃跑,不再留情,直接镇压冥河。”此时,一位手持长鞭的阴将低喝。

        他浑身阴气浓郁,负手而立,望着一道道亡魂,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就在此时,黄泉路方向有浓郁的阳气滚滚而来,众多阴差一惊,纷纷望去。

        紧接着,他们脸色大变,只见一群身披战甲的将士浩浩荡荡而来。

        他们浑身气势冲霄,杀气弥漫,让人胆寒。

        “不好!阳间入侵!”那阴将再也没有刚才的从容。

        他望着阳间三百精锐将士,脸色大变,“快快,快将这些魂都赶到一边。”

        那阴将内心颤抖,阳间侵入阴间之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

        大多都是拘魂人拘了不该拘的魂,阳间修者追到阴间索要。

        此时,面对浩浩荡荡的一群阳间将士,那阴将差点吓尿,赶紧让手下阴差将那些亡魂赶到一边,让他们过来认魂。

        这些都是常态,众多阴差也见怪不怪。

        很快,那些阳间亡魂便排成一排,立于冥河旁,他们望着远处走来的阳间将士,皆内心悸动。

        “快看,我们的人来救我们了。”

        “哈哈,太好了,终于可以还阳了。”

        司徒家两位将军目光冷冽,率领三百将士径直走来,他们看都不看阴间阴差与冥河旁的众多亡魂,直接冲向奈何桥。

        那阴将眼皮直跳,看这形势,这些人似乎不是冲着亡魂而来的。

        难道……

        阴将脸色大变,感觉背脊发凉,带着这么多强者,气势汹汹的要渡冥河,这是要去总督衙门?

        想到此处,那阴将魂体一颤,直接迎了上去。

        “阳间的大人,你们……”那阴将话没说完,司徒应天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

        “滚一边去!”司徒应天脸色冷冽,大喝道。

        啪!

        那阴将直接倒飞出去,他魂体颤抖,差点被对方一巴掌拍的魂体溃散。

        那阴将吓坏了,趴在地上根本不敢站起来。

        四周阴差也吓得瑟瑟发抖,阳间修者太强大了,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让开,快让开,为阳间大人让路。”那阴将颤抖,大喊道。

        所有小鬼皆快速避退,直接将奈何桥让了出来。

        阳间三百将士浩浩荡荡,直接登上奈何桥,向着冥河对岸而去。

        “快,快去鲁城,禀告阴君,阳间杀进来了。”那阴将面露骇然,颤抖道。

        阳间三百将士气势滔天,他们并没有向鲁城方向走去,而是中途变道,杀向小阴府方向。

        鲁城与洛天阴府衙门所在的洛城距离不近,足有几万里。

        哪怕三百拘魂人实力强大,速度很快,也不是几个时辰便能赶到的。

        他们一群人阳气滚滚,在阴气森然的阴间急行,宛如一股热流在快速流动。

        四周阴气避退,游魂恐惧而逃。

        “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多阳间强者齐齐进入阴间,阴间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不知道啊,这些人太强大了,尤其是那两位身披战甲的将军,浑身血气旺盛,先不说实力怎样,单是那一身滚滚阳气,就想将我魂体冲散。”

        “那是真武境,对方吹口气就能将你的魂体吹散。”

        “真……真武境,他们来阴间做什么?”

        “谁知道,看其阵仗,不会是哪个倒霉鬼又拘错了魂吧?”

        “很有可能,这种事不奇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一次。”

        “以这些人的威势,他们想营救之人相比定是位高权重,这样的人物,哪个小鬼敢去拘魂?”

        “也不尽然,我听说渡口衙门便出了一位阴司,在那位阴司眼中,没有谁的魂不能拘,不管是谁,只要阳寿殆尽,便会勾回阴间。

        如今的阳间幽蓝府已经被对方肃清,整个幽蓝府都规规矩矩,没有谁敢在私自进入阴间,更没有谁敢在续命。”

        “此事不假,但那位现在已经不是阴司了,是提司。”

        “咦?那些阳间将士的方向似乎就是渡口衙门啊。”

        “还真是,难道渡口衙门的提司爷真的勾了了不得的人物?”

        此时,鲁城内,阴君府邸。

        一座大殿内,杜仓坐在大殿之上,他的魂体将大殿之上那奢华的大椅都撑满了。

        他姿态雍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贵态,他沉着脸,望向大殿之下的一位小鬼。

        “阴君爷!”那小鬼哀呼。

        “闭嘴,本君被城隍爷的使者革了三年的职,现在不是阴君了。”杜仓慵懒道。

        “那个……是是!”小鬼连连点头。

        他急促道:“阳间攻进来,他们个个强大,渡过冥河,不知所踪。”

        “竟有这等事?他们要干什么?”杜仓一愣,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