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以阴府镇阳间在线阅读 - 第83章 阴司庙内引魂灯

第83章 阴司庙内引魂灯

        阴间众多提司震惊不已,他们万万没想到,最近整出这么大风波的竟然是一位之前名不起扬的小鬼。

        洛天?

        他谁啊?

        “诸位,有谁知道洛天的来头吗?他怎么可能就肃清了一府之地?”有阴灵问道。

        “据说最开始是一位拘魂人,后来上位阴司,直接肃清了一郡,然后便一步步肃清了一府之地。”

        嘶……

        众多阴灵倒吸冷气,皆感觉不可思议,这似乎也太简单了。

        总而言之,洛天肃清幽蓝府之事在阴阳两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所有人都在等待此事的后续发展,阳间强势了这多年,视阴间阴灵如草芥,他们岂能容忍阴间肃清一府之地。

        “看吧,大夏很快便会做出反应,此时很可能就在准备着。”有阴灵幸灾乐祸。

        洛天肃清幽蓝府,阴间阴灵喜忧各半。

        有阴灵振奋,为阴间能有此等阴灵而兴奋。

        而有些阴灵则不看好,他们认为,洛天此举将彻底激怒大夏,降下恐怖杀伐,很可能还会连累各司。

        不过阴君却一直没有表态,按理说,洛天肃清幽蓝府对于阴间来说乃是大功。

        不管怎么说,阴君终归是要嘉奖一番,但鲁城那边直到此刻也没有回应。

        “我想阴君爷不出声,是想看看阳间什么反应吧?”有阴灵小声议论。

        “嘘,不可妄加揣摩!”

        在阴阳两间各自猜测之时,幽蓝府内,一些阴气浓郁的地方皆建起了阴司庙。

        庙宇内有狰狞的神像,那是以洛天为原型雕刻的。

        不过早已面目全非,狰狞无比。

        阴司庙之内,有一盏古灯,燃着幽火,一丝丝阴气自古灯之上散发,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此地阴森,阴气滚滚,四周景物在阵阵阴气中看不真切。

        虚空中皆被厚重的阴气弥漫,阳光根本无法触及此处。

        夜晚,一道道幽魂漫无目的的在山内游荡。

        此时,有缕缕幽光自阴司庙之内传出,向着远方弥漫而去。

        这幽光宛如引路之灯,一道道幽魂顺着灯光向阴司庙走去。

        阴司庙之内,那尊石像狰狞无比,在引魂灯的映衬下,越发恐怖。

        石像威严,一股淡淡的威压弥漫而下,仿佛统领幽魂的九幽之王,让众多幽魂心生畏惧。

        一些鬼魂刚进入阴司庙,便被庙内石像震慑,魂体颤抖,缩卷在角落里。

        此时,引魂灯散发幽芒,那些小鬼皆依附在灯身四周。

        阴间杀戮殿,宁凡闭目修炼,运转三冥混元诀。

        随着阳间阴司庙内幽魂被引魂灯引入阴司殿,洛天的功德也在持续上升。

        功德+0.1

        +0.1

        +0.1

        ……

        幽蓝府境内,各大郡城四周都有阴司庙建立,这些庙宇皆建在阴气浓郁之地,阴气森森,因此并没有香火,只负责引魂归阴。

        每过几天,便会有阴间阴差前往阴司庙,将引魂灯引来的亡魂带回阴间。

        幽蓝府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各司勾回的亡魂先有各个阴司衙门审判。

        无罪孽者送入冥河对岸,有罪孽者就地关押,罪孽深重者押送提司衙门,有崔珏崔判官亲自审判,随后关入落城地狱。

        洛天依然在闭关,但他感觉这两天功德点似乎增加的快了,基本上一天就能增加近百点。

        几天过去了,三冥混元诀已经快要突破了,这门魂修功法确实宛如给他量身定制,修炼起来毫不费力。

        洛天有信心,十日内突破修罗境界。

        就在洛天闭关之时,阳间大夏国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大夏都城,夏城!司徒家!

        整个府邸都弥漫着一股悲意,大夏国大司马司徒明陨落。

        众多族人皆头戴白绫,身披缟素,悲痛欲绝。

        “我父亲怎么会死?他怎么可能会死。”府邸内,灵堂前,一位青年愤声道。

        他望着灵堂内的玉雕棺椁,满脸不敢置信。

        此人便是大司马的大儿子司徒笑天,时任夏国大将军,真武境修为。

        他得知大司马死讯之后,悲痛欲绝,极速回归。

        “你们告诉我,我父亲怎么会死?他已经达到了四星真武的境界,在这大夏之内,谁能伤的了他?”司马笑天望向灵堂内众多族人,低吼道。

        那些人有老有少,有家族长老,也有家族管事。

        此时,这些人皆神情悲恸,默不作声的低着头。

        “大公子,大司马他死得很突然,没有任何征兆,一夜睡去,便再也没醒来。”此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低声道。

        “不可能,父亲真武境修为,体魄强横,更有真气护体,怎么可能会一觉睡过去?这其中定有隐情。”司徒笑天冷喝。

        “会不会是阴间小鬼来勾魂了?”

        “放屁!”司徒笑天大喝,“别说我父亲阳寿未尽,就算他阳寿尽了,阴间小鬼哪个敢来勾魂?”

        “大哥,父亲到底怎么死的?”

        就在此时,灵堂外又一位青年风尘仆仆赶了回来。

        此人一身战甲,气度不凡,正是司徒家的二公子,司徒应天。

        司徒家一门三杰,老子乃大司马,统领大夏兵马,两个儿子乃是大将军,镇守大夏一方,威震八方。

        有人说,大夏司马家独顶了大夏半边天。

        也有人说,没有大夏司马家,就没有如今的大夏盛世。

        甚至,还有人说,若司马家想将大夏皇室取代,大夏皇室很可能改姓。

        此时,两位公子皆回归了,望着灵堂内陈列的玉棺,脸色冰冷。

        “应天,此事有蹊跷,我兄弟二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司徒笑天低沉道。

        “大哥,如今之计,是先进入阴间,将父亲的魂引渡回来。”司徒应天急切道。

        “二弟,你还不明白吗?阴间小鬼怎么可能勾走父亲的魂,他们没那实力。”司徒笑天低沉道。

        司徒应天目光一缩,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的望向大公子,一字一句道:“大哥,你的意思是……”

        “不错,父亲是被人算计了!”

        司徒笑天脸色难看,他望向家族众人,道:“诸位,我父亲最近几日可有异样?”

        “大公子,大司马生前并无异样!”有老者悲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