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以阴府镇阳间在线阅读 - 第68章 肃清各司

第68章 肃清各司

        六位阴司吓坏了,他们扑通扑通宛如下饺子般直接跪在了地上。

        “提司爷,我们冤枉啊!”他们向着李相玉不停叩首。

        “是那洛天,他越权拘了泗水城之魂,怕我等告发他,现在竟然倒打一耙诬陷我等。”

        李相玉眉头蹙了蹙,这几位阴司什么货色他心中清楚。

        “你们跪错方向了,判官在那边。”李相玉抬手指了指崔珏,淡声道。

        六人脸色一变,回头望向崔珏,急促道:“判官爷,我六人是冤枉的。”

        “哈哈,冤枉,你六人哪一个不是收了各个郡城无数好处,谁都不可能是冤枉的。”此时,邹家长老疯狂大笑。

        “押下去!”崔珏挥了挥手。

        随后他望向几位阴司,震声道:“罪证在此,你几人可知罪?”

        六位阴司脸色一变,望向崔珏手中宣纸,满脸不可思议。

        他们不相信洛天随便一写就能将他们的罪证写出了。

        若真是那样,此人就太恐怖了。

        “判官爷,假的,那指定是假的。”

        崔珏望了一眼六人,随后拿出一张状纸,诵读道:“孙尚鸿,阴历135年,你收取阳间续命人财物,改了一十三人的生死簿,致使一十三人之魂无法进入阴间。

        阴历143年,你与泗水城李家合谋,灭了他们的对头赵家,致使赵家一百零八口族人魂归荒野,你命麾下之人将这一百零八位冤魂带入阴间,全部投进冥河内。

        阴历152年,你纵容手下拘魂人建银女鬼,致使三位女鬼魂飞魄散,你可知罪?”

        随着崔珏威严的声音响起,孙尚鸿整个人你都惊怵了。

        对方说的竟一点不差,甚至年份人数都丝毫不差。

        这些东西他是怎么查出来的,哪怕是提司想差,短时间内也查不出来吧。

        这洛天是怎么知道的,他才坐上阴司几天?

        况且,自从他坐上阴司之后一直在对付阳间,肃清阳间的法外之魂,哪有空来调查他?

        不只是他,其余五位阴司爷也惊惧无比,他们不比孙尚鸿干净多少。

        那洛天既然能罗列出孙尚鸿的罪状,自然也定能够罗列出他们的罪证。

        他们这些年造的孽,怕是镇压千万年都不为过。

        “孙尚鸿,你可知罪!”崔珏声音浩大,震慑人心。

        “判官爷,这是假的,这是假的!我是冤枉的!”孙尚鸿眼神闪躲,根本不敢看崔珏的眼睛。

        “大胆!”

        崔珏猛地一砸惊堂木,“孙尚鸿,证据确凿,竟还在狡辩?”

        “慑!”

        崔珏大喝,望向衙门两侧四位脸色狰狞的鬼差。

        他自案台签筒内抽出一块木签扔于公堂之下。

        顿时,四位鬼差向前一步,他们浑身阴气澎湃,神色狰狞,双目慑人,威风凛凛。

        “呔!”

        四人同时大喝,一共恐怖的波动席卷而出,在他们身上,滔天鬼气弥漫而出,全部作用在孙尚鸿身上。

        孙尚鸿整个人都恐惧了,哪怕他实力不俗,但面对四位公堂内的神职鬼差,依然被震慑的惊惧无比。

        只是这一下,孙尚鸿便招了!

        “我认罪!”

        其余几位阴司脸色惨白,那四位鬼差太吓人了,只是一声大喝,就让他们感觉魂体不稳,几欲崩碎。

        洛天望着四位甚至鬼差,不禁赞叹。

        这四鬼长相凶恶,面容狰狞,浑身鬼气浓郁,公堂之内着实能起到震慑鬼魂的作用。

        面对四位鬼差,任何心中有鬼之魂都不敢狡辩。

        “来人,阴司孙尚鸿罪孽滔天,镇压地狱牢笼万年。”崔珏声音威严无比,沉声道。

        “带下去!”

        孙尚鸿整个人都瘫了,他从来没想过,此次来状告洛天,竟然会让自己有了牢狱之灾。

        万年,他从成为阴灵到现在也没有万年!

        他神色惨淡,望了一眼坐在一侧的李相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悲呼道:“提司爷,属下错了!”

        “好好改造,或许有重见血月的一天。”李相玉神色平静,淡声道。

        随后,孙尚鸿被带走了,关进地狱牢笼。

        其他五位阴司皆浑身颤抖,他们恐惧到了极致。

        此时此刻,他们若再不明白,也妄为阴司了。

        这一切都早有预谋,或许今天是一个意外,但那怕提司爷今天不清算他们,要不了多久,也会清算。

        嘭嘭嘭!

        几声巨响,五位阴司齐齐向着李相玉叩首。

        “提司爷,我们错了!”

        李相玉端坐一旁,望着中堂之上的崔珏,开口道:“崔判官,该怎么判,你决定吧。”

        说罢,李相玉起身,向着公堂之外走去。

        洛天望着李相玉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提司爷哪怕心思不在此地。

        但看到阴间各司腐败成这样,心中也不好受吧。

        “洛天,你跟我来!”

        突然,提司爷脚步一顿,轻声道。

        “是!”洛天虽然惊讶,但还是应声道。

        李相玉一身白衣盛雪,他双手背于身后,渡步而行。

        洛天跟于身后,他有点不明白李相玉为什么突然将他叫了出来。

        提司府内,一处寂静之地,李相玉停了下来。

        他转身望向身后跟着的洛天,双目中闪烁慑人黑芒。

        洛天心中一惊,他从来没见过李相玉如此神态,那一双眸子仿佛无底深渊,让人心颤,似乎一不小心就要陷进去。

        李相玉双目慑人,他盯着洛天,似乎想要将他看穿。

        片刻后,李相玉深吸一口气,他似乎做了某种艰难的决定。

        “洛天,你身上有太多迷雾,我看不真切。”突然,李相玉沉声道。

        洛天一惊,不明白李相玉为什么会这么说。

        “提司爷此话何意?”洛天迎上李相玉的目光,开口道。

        “你的前程我看不透,似乎祸福相依,一步走错,很可能便万劫不复。”李相玉若有所思道。

        “告诉我,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李相玉低沉道。

        洛天闻言,心神震动,他望着李相玉,有点迟疑。

        虽然他感觉李相玉与他有相同的立场,皆看不惯阴间如今的残破秩序。

        但若要他说出他的最终目的,他有点忌讳。

        “但说无妨,我不会说什么,也不会干涉什么,我只是想听听,你费尽心思肃清阴阳两间,到底是想干什么,我想看看,你的路到底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