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以阴府镇阳间在线阅读 - 第7章 刘常在你可知罪?(求推荐票)

第7章 刘常在你可知罪?(求推荐票)

        洛天咧嘴笑了笑,继续前行,向着冥河走去。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奶孙俩还是要送进冥河对岸的。

        至于那布置养鬼阵的小鬼,等下直接安排到蛮西岭当阴司去。

        洛天带着三人向着奈何桥走去,根本没有理会小山坡上的两人。

        “洛天!”就在此时,刘常在突然震声道。

        洛天置若未闻,带着三道灵魂继续前行。

        周围众多拘魂人皆脸色微变,洛天简直太牛逼了,那是根本就不将刘常在当回事啊。

        “老人家,你俩上路吧!”洛天将那奶孙俩送上奈何桥,回头望向刘常在。

        刘常在脸色阴沉,洛天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他颜面全无。

        “洛天,你可知罪。”刘常在大喝道。

        “不知,我洛天身为拘魂人,整日拘魂,何罪之有?”洛天震声道。

        “你以下犯上,无视阴间法度,罪当镇压冥河。”刘常在冷声道。

        周围众多小鬼皆面色微变,镇压冥河很恐怖,冥河内有很多恶鬼,他们残暴邪恶,一旦被镇压冥河内,很可能将化为他们的食物。

        “阴间法度?”洛天眉毛挑了挑,他望着刘常在,震声道:“你还知道阴间法度?”

        说着,洛天自身上摸出一个小本本,他翻开小本本,大喝道:

        “阴历两千一百年,你刘常在私自改了一人的生死簿,将其阳寿延长三十年,同年,你又在生死簿做了手脚,让两位已经进入阴间的鬼魂还阳。”

        “阴历两千一百零四年,你见阳间女子漂亮,私自更改生死簿,将那阳间女子阳寿减至二十五岁,致使其二十五岁身死,你以阴司之职将其霸占。”

        “阴历两千一百零五年……”

        “阴历两千一百零七年……”

        洛天望着小本本,一条条将刘常在的罪行罗列出来.

        刘常在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些东西他做的很隐秘,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小鬼是怎么知道的?

        况且就连详细时间都列举的如此清晰,这也太吓人了。

        周围众多小鬼也大惊失色,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洛天竟然爆出这么多隐秘。

        有些事他们也有耳闻,但却并不知道具体情况,这些都属于小道消息。

        这洛天竟了解的如此清楚,这是暗中调查了?

        想到此处,众多小鬼皆忍不住眼皮直跳,这是对阴司之位惦记多久了?竟然将刘常在的所有罪行都的调查了?

        “你……你诬陷上司,罪加一等。”刘常在脸色难看,低沉道。

        “呵呵,诬陷?”

        “阴历两千一百零九年,冥河内恶鬼暴动,你无力镇压,竟私自动兵拘回阳间一个普通村子所有人的魂魄,扔入冥河内,投喂恶鬼。”

        “我这是为了秋山领众多阴灵的安危着想。”刘常在冷喝道。

        “呵呵,承认了?刘常在,你可知罪?”

        洛天突然震声道,他声音洪亮,正义凌然,所有小鬼皆神色一震,面露肃然。

        仿佛这一刻,洛天真的成了守护阴间秩序的裁决者。

        “呵呵,洛天,你区区一个拘魂人,说这么多有意义么?”就在此时,韩笑阴森道。

        “蛮西岭阴司韩笑,你以为你的屁股就干净了吗?”洛天望向韩笑,幽幽道。

        “阴历一千五百三十年,你收取阳间巫师宝物,与其交易,为使其在阳间拥有威信,你更改生死簿,指使麾下阴兵拘走半个村子人的灵魂。”

        此话一出,韩笑当场脸色大变,他猛然望向洛天,低沉道:“你到底是谁?”

        韩笑惊恐了,他望着洛天的目光充满了忌惮,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哪怕就算是刘常在也不知道。

        他无法想象,一个秋山领的小鬼是怎么知道的。

        此时,他甚至有点怀疑,这小鬼是不是阴间巡抚衙门派下来的。

        所有小鬼都大惊失色,洛天太可怕了,不仅罗列了刘常在的罪行,就连韩笑的罪行他也知道。

        他想干什么?真的如他所说吗?他要将这两个阴司干掉?

        此刻最激动的莫过于洛天自阳间带来的小鬼了,看着画风,似乎要干架了。

        难道大人真要让我做阴司?

        这也太敞亮了吧?

        “刘常在,韩笑,你二人玩忽职守,屡次更改生死簿,为所欲为,无视阴间法度,你二人可知罪?”洛天气势磅礴,声音浩荡,威严无比。

        两人身体一颤,皆被洛天此时的气势震慑,但随即便恼羞成怒,两人身为阴司,竟然被一位阴兵震慑,让两人难堪。

        更何况,哪怕洛天所罗列的罪行是实情,但已经很久远的事情了,只要他们不承认,没人能拿出证据来。

        自己依然可以说对方诬陷,不用经过任何人,就可以将他当场格杀。

        只是两人不知道的是,洛天也不需要两人承认啊,他手中的秩序神鞭打的便是这等扰乱秩序之人。

        洞察之眼只要看到,那打神鞭便能感觉到,什么证据不证据的,不需要。

        “洛天,你污蔑本司在先,污蔑韩笑阴司在后,今日当着整个秋山领众阴灵,镇杀你。”刘常在冷喝道。

        “呵呵!”洛天冷笑,“你两人身为阴司,犯下滔天恶行,我代表阴间秩序,对你俩进行裁决。”洛天大喝道。

        “哈哈!刘常在,你麾下这阴兵真特么笑死我了。”

        韩笑此刻从震惊中醒来,望着洛天满脸嗤笑道:“一个阴兵,竟然要代表阴间秩序裁决我,哈哈,你特么真是太逗了。”

        众多小鬼皆面露悲恸,洛天罗列的罪行他们都略有耳闻,但那又有什么办法?

        阴间秩序如此,就算明知罪恶常有,但又有谁能够管制?

        阴间势弱,体制出了问题,矛盾不断,人人自危,谁会在乎阴司这点小事。

        阴司,可以说是阴间最小的官职了,没人会注意。

        “唉!可惜洛天了。”有阴灵叹息。

        “能力很强,这些隐秘都能查出来,可惜有点不自量力了。”

        “唉……”

        众多小鬼纷纷退走了,接下来的事情他们已经能够猜出来了。

        不过是冥河中多一只恶鬼罢了,甚至连恶鬼的资格都没有,直接变化成了食物。

        唰!

        韩笑出手了,他急速冲出,向着洛天的头颅一巴掌拍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