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以阴府镇阳间在线阅读 - 第5章 韩兄,弟常在有难

第5章 韩兄,弟常在有难

        归一境强者,对应阴间夜叉修为,乃是修炼之人的第三个境界。

        而他们这些拘魂人皆是阴兵,只有刘常在为罗刹修为,而罗刹之上才是夜叉。

        也就是说,这个阳间的归一境哪怕是刘常在也对付不了。

        但他却让洛天去拘魂,真的有点故意刁难洛天的意思了。

        洛天神色淡然,并没有什么表情,他岂能不知道刘常在是故意刁难自己。

        但那又如何?别说是归一境了,就算对方是真武境,只要敢阻碍阴府办案,照样打神鞭抽他。

        但此刻,洛天突然有点不想去了,他要看看,这刘常在的底线到底在哪?

        “阴司,请问你是那归一境的对手吗?”洛天抬头,望向刘常在。

        刘常在脸色一震,洛天这句话可是真在公然反驳他了。

        意思就是,你特么还不是对方的对手,你让我去,咱俩到底谁傻逼?

        “洛天,你是在质疑我的决策?”刘常在低沉道。

        “呵呵,不敢,属下职责在身,腾不开手啊,三个将死之人才带回一个,还差两个没带回来,告辞。”洛天冷冷一笑,起身离开。

        “你……”刘常在气急,说实话,他确实在洛天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此人似乎对于阴间秩序太过看重,一丝不苟,而且此刻已经在冒犯自己,给他的感觉好像是在逼自己出手。

        再加上洛天实力不错,刘常在怕有朝一日,对方将他取代。

        因此他想让洛天永远留在阳间,阳间那边已经说好了,那归一境一直暗中守在他父亲身边,只要洛天敢去拘魂,直接镇杀。

        条件是,为他父亲续命百年。

        如果不是这样,刘常在怎会让勾归一境强者父亲的魂。

        当时镇南王儿子的魂魄是一时疏忽,要不然刘常在也不会让麾下勾魂人去勾魂。

        阴间混乱,每个地方阴司为求自保,都尽量与阳间打好关系,生怕得罪了阳间大能,出手大闹阴间,造成麾下阴灵大量伤亡。

        “岂有此理!”刘常在脸色难看,这已经是洛天第二次当众驳他面子了。

        “对了!”

        洛天走出几步之后,突然回过头来,开口问道:“阴司大人,是不是我不去阳间,这个归一境父亲的魂魄就不拘了?”

        所有阴兵顿时脸色大变,皆有点懵逼,这洛天似乎是和刘常在磕上了。

        “洛天,虽然你昨天维护了阴间的秩序,但我今天依然能将你镇压在冥河内,你信不信。”

        洛天咧了咧嘴,目露挑衅的望着刘常在,微笑道:“阴司大人,说实话,我真不太信,还有,我想问问,你一共改过多少人的生死簿?”

        翁!

        此话一出,所有阴兵皆感觉脑袋翁的一声,他们眼皮直跳,这洛天到底是怎么了?

        “洛天,赶紧去做事,不该问的不要问。”此时,有阴兵提醒道。

        “是啊,洛天,虽然你不一般,但是阴司毕竟是阴司,在阴间编制之内,你与他作对,不会有好下场的,赶紧走吧。”

        洛天不为所动,他有打神鞭在手,在这阴间,上可打神明,下可镇幽魂。

        虽然此话有点夸张,但像刘常在这种货色,杀他等于是维持阴间秩序,镇压起来还是很轻松的。

        面对众多阴灵善意的提醒,洛天并没有退走,而是饶有兴趣的望着刘常在。

        刘常在脸色难看,洛天这已经是不加掩饰的对他宣战了。

        当着这么多阴兵的面,直接问他改过多少人的生死簿。

        虽然更改生死簿在阴间几乎已经成了一种常态,但还是有那么一点遮羞布挡着的。

        你知我知大家都不说出来,皆大欢喜,但若是直接捅出来,大家都不好过,阴间阴司谁没改过生死簿,想必十个有九个改过吧。

        “我没改过!”刘常在低沉道,他肯定不会承认。

        “呵呵!”洛天笑了笑,转身离去。

        这刘常在真特么能忍,自己都将他逼成这样了,他竟然还没有出手。

        若是他敢出手,自己将他镇杀,叫做正当防卫。

        但若是自己先出手,叫做以下犯上。

        阴间条律,以下犯上,死刑。

        虽然自己身怀打神鞭,但想一步步建立阴府,必须先进入阴间如今这个破败的体系中。

        先从阴司作起,一步步完善秩序,这便是洛天前期为自己规划的路。

        刘常在确实没有出手,他心中有点发虚,洛天的种种表现,似乎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他只要敢动手,对方很可能直接就能将自己镇杀。

        “他还只是阴兵境界啊,怎就如此自信?”刘常在脸色凝重。

        “都退了吧。”刘常在低沉道。

        众人皆面露古怪,今天洛天的表现很反常,但刘常在的表现更反常。

        若是平常,哪个阴兵敢如此质问他,必定被镇压冥河内。

        “难道那洛天真的有威胁阴司的实力?”出了大殿,有阴兵低声议论道。

        “不要多说,我感觉我们这片区域很可能要变天了。”

        很快,阴兵皆出了大殿,只剩下了刘常在一人。

        刘常在起身,他在大殿内来回渡步,目光闪烁,脸色阴晴不定。

        洛天此时给他的感觉很危险,他有种感觉,要不了多久,这阴兵洛天就会对他下手。

        而从洛天表现的种种可以看出,此人很自负,似乎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

        “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刘常在低沉道。

        今日本想将他支配到阳间,让阳间那位归一境了解了他,自己虽然付出点代价,更改一下生死簿,但也不伤大雅。

        但对方竟然根本不鸟他,拘魂拘魂,这特么唯有拘魂的时候,这阴兵洛天似乎很认真。

        “必须尽快处掉他。”刘常在双目微缩,有寒芒闪烁。

        他脸色阴沉,随后猛地转身,直接走上大殿上方,自案台上取出笔墨宣纸,开始挥笔书写。

        “韩兄,弟常在有难……”

        良久,刘常在落笔,将书信封好。

        他大手一挥,一道鬼影出现在大殿内,刘常在将书信交给鬼影,吩咐了几句,那鬼影便消失了。

        望着那鬼影消失的方向,刘常在喃喃道:“洛天,你若识相,或许不会有这一劫,可你特么太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