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谢谢大家的支持,你们的每一张推荐票,都能让我有更多的动力。)

        喜宴结束,已是亥时。

        来客回去的回去,住宿的住宿,只余下姜家仆人在各自清扫地上的杂乱东西。

        皓月高悬,如一方明镜,将黑暗照明。

        一间贴满喜字,古色生香的房间里,洛羲静静的坐在床上,如正襟危坐般紧捏着手。

        头上凤冠未落,身上霞披凤袍亦是未曾褪下。

        神色紧张,脸上挂着抹抹红润,似乎是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而感到羞涩。

        房间挺大,不过东西摆设,但是简洁明了。

        一张床,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书,墙头挂着一副山水画卷,栩栩如生犹如有一个世界在里面。

        除了这些,就只有一张圆桌,摆着茶盘和一壶酒两个水晶杯。

        时不时张望一下门外,虽时不时传来人声,却也只是清扫落叶的仆人在交谈。

        久久不见姜不凡,洛羲不免有些轻松。

        虽然两人郎有情妻有意,可对她来说,一切发展的,还是太快了,快到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不过,同时心里也是甜蜜的,对于姜不凡,她是十分满意的,人帅气,又懂得疼人,还心思细腻,一个眼神,就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虽然有时候有些傻不愣登的,不过这也证明他靠得住不是?

        “这呆子,到底还来不来,不来我就自己解下凤冠了,顶着累死了。”撇了撇嘴,洛羲郁闷的嘀咕着,时不时还用手摆正一些头上的凤冠,不让它掉落下来。

        忽而,眼神四瞄,瞄到床头柜处,又一根丝带,拿过来又看了看头顶挂丝帐的玉条,嘿嘿笑着。

        把丝带对着镜子从凤冠顶部的一个缝隙穿过,然后起身将另一端系在玉条上面,让凤冠就这样悬在自己头顶。

        做完这一切,洛羲拍了拍手,满意的笑道“嘻嘻,这样才好嘛,一点都不累了,而且这样,也不算提前去冠,端的是两全其美。”

        这事,估计也就洛羲干得出来,按照规矩,头上若是戴凤冠或是红头盖,理应让夫君取下,哪有新娘子自己,额,虽然称不上取下,可哪有这么吊着的,跟上吊一样。

        “洛羲,睡下了么?”这时,正当洛羲准备闭上眼,休憩一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姜不凡那温润柔和且带磁性的声音。

        “还没呢,你都没回来,我怎么睡。”洛羲听着姜不凡的声音,不免有些幽怨。

        同时,心里一阵小鹿乱撞,两只手扭扭捏捏着,微低着头,却是有些羞涩。

        “嘿~”

        “吱呀~”

        姜不凡讪笑一声,将房门打开,一袭红袍的他走了进来。

        “额~”

        看着那被丝带悬着的凤冠,姜不凡错愕一声,随即苦笑连连,看着不停用手扇风,似乎很热一样的洛羲,道“洛羲,你怎把头冠取了?”

        “没有啊,这不是戴着的么!”洛羲说完,眼神闪躲,用手指着头上丝带。

        “噗呲~”

        姜不凡见洛羲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顿时忍俊不禁笑出声,指着那系在玉条上的丝带,眼中闪过一抹狐疑,笑道“这就是你说的戴着?你确定不是丝带在戴着?”

        “哎呀,顶着这凤冠,很累的好不,而且重量又不轻,如果你不信,你自己可以戴戴看。”

        洛羲嘟着嘴,似是对成婚戴这沉重的东西,很是不满。

        “额~”

        闻言,姜不凡一阵语喈,一时间,却是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说不重吧,又担心洛羲真的会把凤冠硬给自己戴上,到时候,自己是戴呢?还是戴呢?

        所以到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苦笑着“行行行,是我不好,没有让他们打造个轻一点的。”

        没办法,他不服软不行,这凤冠的重量,他是知道的,乃是叶若仙给予的一部分神痕紫金的边角料融合其他珍惜玉石制成。

        单以重量,就有上百斤重,也亏是洛羲这等修炼之人,要是换做凡俗女子,别说戴着完成整个仪式了,就是走上一步,都能让她们叫苦连跌。

        “没错,就怪你,哼。”洛羲也是不给面子的把锅全部甩给了姜不凡,娇嗔一声别过头。

        见状,姜不凡一愣,赶忙来到洛羲身边,好一阵安抚。

        等洛羲表现出来的娇怒消散后,姜不凡轻呼一口浊气,揉搓着洛羲的纤细小手,道“洛羲,我们该喝交杯酒了。”

        “好!”

        洛羲轻轻应道,随即眼珠子转了转,浮现一抹坏笑“不过,在喝交杯酒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不然,你还是自己和自己喝吧。”

        “额……”

        姜不凡一阵郁闷,苦笑道“洛羲,这自己怎么和自己喝交杯酒啊,说吧,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的,哪怕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下来。”

        “切,摘星星很难么?”洛羲鄙夷的看了一眼姜不凡,真是的,我都准帝了,你也半步准帝,摘一颗星星,被你说的好似很难一样。

        没错,在一个月前,洛羲在回瑶池的前一天,就已经成功的在天柱峰叶若仙的庇护下,安然无恙的度过了准帝劫。

        此时的她,已经是一个准帝一重的强者了,当然,要不是她在渡劫时压制了些许,估计渡劫之后,她的修为,能够连破三重天。

        而姜不凡,也在这三个月时间里,一只脚迈进了准帝境,只待好生闭关一番,就能渡劫证准帝之位了。

        与他一道的,还有姬云龙和林黎这两货。

        “呵呵,不难,不难。”姜不凡讪笑着“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洛羲想了一会,嘴角微微扬起,道“其实这件事对你来说,容易得很,就是明天,你要陪我回瑶池。”

        姜不凡略微沉思片刻,点了点头,笑道“虽然说回门是三月后,不过既然你想回去,咱们也就不用等三月后了。”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回门而已,早回晚回都要回,既然洛羲想明天回去,那就明天回去呗,家里现在,也没什么事是需要自己处理的。

        “这样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你会顾虑那些破规矩呢,所以,我本来还打算这交杯酒就让你自个喝的,不过现在,嘿嘿。”

        洛羲见姜不凡答应,悬着的心,也是放了下来。

        起初她还真的担心姜不凡会不同意,这样的话,就会让她难做。

        不过现在看来,这姜不凡还不单单是个木头疙瘩嘛,脑子还挺聪明的,不赖。

        姜不凡笑了笑,没有回话,只是提起酒壶,倒了两杯白如雪水冰凉的酒液。

        与洛羲同时将酒杯举起,两人的手肘勾在一起,如连体一般。

        姜不凡深情款款的看着洛羲,再其羞涩的神色中,道“洛羲,此生此世,我姜不凡能娶你为妻,是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以后,管他什么风风雨雨,黑暗动乱,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你。”在这只有两个人的房间,姜不凡许下了对洛羲一辈子的承诺。

        待他说完,洛羲双眸红润,点点晶莹在烛光中闪烁,轻轻的点头,应声“嗯!”

        将这些感动暂时压在心里,洛羲甜蜜又羞涩的道“君不负卿,卿不负君,生生死死两相依。”

        话落,两人对视一眼,从各自眼中,看到了唯一的自己,同时间,将手中的酒通过对方的手,一饮而尽。

        喝了交杯酒,姜不凡微笑着将洛羲拦腰抱起,如同放瓷娃娃一般,轻轻的将其放在床上,宽衣解带。

        躺在床上,洛羲看着替自己解腰带褪衣裳,不一会就让自己只剩褻衣,迷恋看着自己的姜不凡,羞红着脸,轻声道“望君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