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洛羲大婚

第一百四十五章 洛羲大婚

        在叶若仙倾覆神城,将神城彻底化为一处死寂废墟时。

        羽化神朝所管辖的其余地界,也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被一一清理。

        一天时间过去,羽化神朝彻底覆灭,它的附属势力,全部被玄冥带领的姜家,姬家和瑶池圣地的人一同覆灭。

        他们的资源,三分天下,乾坤圣地则是收取了羽化宝库的所有藏品。

        一家羽化,可谓是让众多势力实力大增,有更多的资源培养后代。

        也是在同一天时间,叶若仙独入禁地,一剑斩断了天断山脉,将其中的至尊镇杀,所有自封里面的强者,杀得一个不剩。

        这一天里,生了太多的事,羽化覆灭,天断消亡,北斗大地,叶若仙的事迹,也以一种看不见的速度飞快传播着。

        甚至,因为其将神城的亿万生灵和天断一剑清平,让好事之人,暗中给她起了一个名讳。

        一朝尽毁羽化故,亿万生灵性命殒。

        独身一剑平天断,世人赠送狠人名。

        至此,叶若仙除了吞天大帝这个帝号之外,又多了一个狠人大帝的名头,其狠辣无情,令人生惧,对他人狠,对自己更狠。

        对于他们为什么知道叶若仙对自己狠,那就是因为有人将叶若仙的经历,一一详细的都传了出来。

        幼时艰苦,与自己兄长相依为命,及冠之年从南岭战到东荒,又从东荒战到中洲,一生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战斗中度过。

        哪怕是身有重伤,亦敢一往无前的叫板比自己强大的人。

        成帝前,处于蜕变期间,明知九死一生,仍然敢将气息横贯宇宙,引诱各界强者,只为借助他们的本源,完成最后一步蜕变。

        此等疯狂举措,若不是对自己有着足够信心,外加对自己够狠,却是难以敢下决心去做的。

        诸事尽了,禁区之患无忧,整个宇宙,似是在惧怕什么,一时间,竟是停了纷争,陷入宁静。

        北斗南岭,乾坤圣地。

        将羽化神朝所有附属势力消灭殆尽之后,乾坤圣地可谓是人人满面红光,珠光宝气的。

        天柱峰,祖庙前花园长亭。

        三个月过去,经过这段时间的准备,今日,便是姜不凡迎娶洛羲的日子。

        在一个月前,洛羲就已经回了瑶池圣地,为此,瑶池圣母还专门前来一趟乾坤天柱峰,请叶若仙帮忙暂稳她的伤势。

        毕竟洛羲成婚,是不可能在乾坤办礼的。

        洛羲为瑶池的圣女,而她做为洛羲的师父,于情于理,都要出席并且亲手将洛羲送上婚轿。

        一番接触,若是体内伤势和生机,不加以掩饰,难免会被洛羲瞧出个大概。

        而她因为这些年的伤势压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圣地内也没有哪一个长老有这个实力,能替她完全掩饰。

        所以,在洛羲离开乾坤圣地回瑶池的同一天,她从瑶池赶来,请叶若仙帮忙,替她稳住体内那残存的生机和遮掩其伤势。

        时隔三月,叶若仙独坐长亭间,素手轻抚一直放置石桌上不曾动过的七弦琴。

        抚弄琴身,叶若仙复杂的看着琴,轻语“天魔琴依旧,可你,却始终不曾归来。”

        说起这把琴,可谓是经历了亘古岁月,它在陆玄出世时,便伴随在陆玄身边,称得上是陆玄的伴生宝物。

        只是,对于这把天魔琴,陆玄似是很抗拒,在其及冠之年,就将此琴,从体内取出,放置在这里,哪怕后面自封,也不曾将它收回。

        就这样,百万年岁月过去,此琴一直静静地躺在这里,除了陆玄,世上无人能够将它弹响,也无法将它摧毁。

        哪怕是叶若仙,也是一样,只能轻抚,却难以弹奏。

        每每想要弹曲,都被琴自身的神辉道韵弹开双手,成帝之后,也曾起怒欲将其毁灭。

        可神兵有灵,再其出手的瞬间,就直接将其的攻击隐去。

        最后,哪怕叶若仙心中再是不满,也只能不了了之。

        在其抚琴身之际,陆羽从乾峰而来,越过十里花海,来至亭中,向叶若仙躬身拜了一礼,道“小祖,姜家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瑶池,想来再过一会,礼宴就要开始了。”

        人话就是,小祖,姜不凡已经把洛羲接到,现在正在回姜家的路上,您是不是该动身了,要不然,就赶不上为他们主持证婚了。

        叶若仙淡淡点头,看了眼一脸恭敬的陆羽,道“通知下去,让中洲的人全部回来,另外,在传令瑶池,叫她们把部守中洲的,也尽数撤走。”

        叶若仙答非所问,大帝神识,可以覆盖整座寰宇,对于姜家的迎亲队伍,自然知道他们刚刚从瑶池出来,还需三两刻,才能回到姜家。

        而在她的感知下,中洲似是起了变化,原羽化神朝的地方,似乎有这么强大的存在,破开封印而出世了。

        如今的中洲,尤其是原先的羽化神城,更是有一股死寂的气息聚拢,那还未干涸的血液,源源不断的涌入一处。

        天上起雷霆,风云四起,血煞之气,弥漫了整个神城方圆百万里。

        陆羽闻言,错身惊愕,不解的问“小祖,是那边出了什么事么?”

        无怪乎他这般问,在叶若仙倾覆神城之后,那羽化神朝的地盘,都被他们一一接手。

        那是何等大的蛋糕,要是就这样不合情理的舍弃,陆羽心中,难免会生出些许不甘。

        “有绝世大凶将要出世,那边,呵呵……”叶若仙没有说完,反而是冷冽的笑了笑。

        陆羽见状微微诧异,道“小祖,纵使那有大凶之物,以小祖之能,难道不能将之消灭不成?”

        叶若仙没有应答,而是淡淡的看了眼陆羽,反问“我为何要去将其毁灭?中洲并非南岭,那边生事,与我何干。”

        闻言,陆羽暗自苦叹,点点头后,无奈的道“既然小祖有令,那陆羽这就传令下去且通知瑶池姜家姬家他们。”

        说完,陆羽正欲离去之时,又转过头不解的看着叶若仙,道“小祖,不过您确实应该前往姜家了,不然小洛羲会有怨言的。”

        “嗯!”

        叶若仙微微点头,便将心思,全然放在了桌上的黝黑色七弦琴,也即是天魔琴上。

        见此,陆羽摇摇头,无奈的轻叹一声,暗道,希望小洛羲不会因为小祖放她鸽子,而生气吧。

        在他看来,叶若仙此刻都不做动身,且神色平静如水,不起一丝一毫的波澜,应该是不会去参加洛羲的婚宴了。

        待陆羽离开,叶若仙收回放在琴身上的手,冷眸带笑,轻语“有趣,以亿万生灵怨气凝聚而成的无上怨灵么?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会真的放任你现世。”

        在她的神识感知下,中洲,羽化神城地下,众多血河汇聚,死寂之气,血煞之气弥漫,万千枯骨融化又成型,成为一道七岁孩童的身体。

        身体成型,其体内便就生有一道灵识,虽还幼小,可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快速成长。

        “罢了,便由你成型,也让本帝看看,集亿万生灵之血肉,怨气却化的你,在没有任何意外的情况下,能走到哪一步。”

        收回神识,叶若仙深深的看了眼天魔琴,轻叹一声“你应该能感知到他的吧,毕竟,你是他的伴生至宝,天生心意相通的。”

        天魔琴没有任何一丝一缕的反应,似是一件死物不见动静。

        对此,叶若仙微微瘪眉,眼中飘过一缕怒气。

        抬起手,神力聚集,想要一掌拍落,却想到前段时间的场景,又将神力散去,道“算了,拍又拍不烂你,还是不浪费时间耗在你这里了。”

        话落,叶若仙抬头遥望了一眼东荒姜家的方向,想到洛羲今天过后,就为人妇,惆怅的叹了口气。

        一步踏出,步入云端,虹桥接引,四兽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