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摘星辰为一人殡葬

第一百三十三章 摘星辰为一人殡葬

        昆仑浩瀚,似是另一方脱离却又接连外面的世界。

        它浩瀚无疆,巍峨壮阔,数不清的巨大山峰连绵皆是,那原始莽荒般的丛林树木入云,就连树下的灌木丛,也将近百丈高。

        数条汪洋大河波涛汹涌,从那连绵的山脉倾泻而出,河里的游鱼各色各样,大小不一,大者如荒古猛兽,小的又如蝼蚁。

        它与其说是坐落地球之上,不如是是屹立星空彼岸。

        地球上的昆仑,与它相比,就好似刚出世的孩童。

        想想也是,这般浩瀚的昆仑山,地球上的不过是它的末梢,又如何与真正主支相比。

        这里,拥有着无数强大的生灵,和那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

        在那最中心的,禁制之内,座落着九十九座神龙般的山峰,它们好似有着生机,有着自己意识,能亘古长存,永恒不灭。

        相互接连,却又互不相干,呈各种阵势,将中间的仙池牢牢护住。

        仙池旁边,是一座五色祭坛,古朴大气,到处刻满了岁月的痕迹,每个棱角,每一处地面,都彰显着它的悠久历史。

        它与那百里方圆的仙池相对,站在上面,能俯视仙池,如至高无上的帝皇,接见着自己的臣子。

        被九十九龙山包围,如众星拱月,无尽的星辉,自天上洒落,将之映射七彩玄光。

        叶若仙当真是仙,一步一生莲,道韵无穷。

        目光遥望仙池东面的如巨龙腾飞,却中途山腰被人一剑斩断的九座山峰,轻声喃语“想来,这几座山峰,是被他亲手斩断的吧。”

        山峰被断,龙山阵势被毁,这里,再无成仙之机缘。

        如此浩瀚的山峰,加以帝阵围绕,其气势,就能将一位准帝,彻底压制甚至崩杀。

        而现在,却被一人拦腰斩断九座,不用想也能得知是谁的手笔。

        忽而,叶若仙目光被一道屹立在山峰断层处的灰衣身影吸引,踏步而去,近前看清了他的相貌。

        面色枯槁,浑身没了血气,拄着一根八丈蛇矛,纵使身死亦是屹立不倒,一身准帝的威势,不曾消散。

        他抬头看着漫天星辰,那未闭无神的眼中,是无尽的战意,似乎在身陨前,他在向天挑战。

        看着他,叶若仙清冷的声音传遍整座昆仑“玄冥天主,看来,这里的一切,都是他所为之。”

        眼前屹立不倒的身影,原来,是陆玄创建的势力,玄冥中的一员,也是当初前往拜见她的三十七准帝中排名第一的。

        准帝九重天的实力,却葬身此处,看样子,生机似乎是被人夺取吞噬而亡。

        一阵讶异,不知他究竟是与何人对抗,身上竟满是刀痕,那不灭的帝意,在其身上溢散。

        “莫非,在他来此之前,有至尊来此与他派往此处的天主战过一场?”

        满心困惑,在思索一阵得不出结论,不得不将之压下,看着天主尸身,道“既然你是为他而死,尸身自不可曝尸再外。”

        话落,挥手将天主尸身携着落下山峰五色祭坛外,一座玄武模样的山峰里,叶若仙脚下一踏,山峰登时一阵晃动破裂,不一会一个万丈深渊便就出现在其脚下。

        将天主尸身轻放其中,叶若仙道“身为玄冥之人,既然身死,理应有坟冢。”

        随后一掌压下,山峰开始聚合,随之而来,就是双手合十,磅礴之力化作两只万里巨掌,将山峰握住。

        一阵变动下,玄武山峰顿时成了一个坟冢模样,叶若仙挥手摄来一块百米巨石,镇在坟冢之前,刻下“玄冥天主”四个蕴含无尽帝威的大字。

        做完这一切,叶若仙静静看着坟冢,轻声道“若有机会,吾会为你报仇。”

        用刀的至尊不少,可,用刀的古皇却很少,其第一者,便是粉碎了帝尊成仙野望的万古第一皇,不死天皇。

        叶若仙在处理天主尸身时,感受到了不死天皇的皇道气息,想来是当初天主所做之事,引来了他的不忿,才隔空出手将天主镇杀于此。

        至于为何对于不死天皇未曾坐化而没有任何疑窦,却是因为当初自己证帝之时,除了看到过往岁月,还看到了未来的一角。

        那是在一方拥有长生之气的世界,有着三位仙,一位容颜俊美,妖异无双却背对众生。

        与另外两尊仙相互对峙,其中一尊,浑身充满了涅槃的气息,且头顶,还生出凤凰虚影。

        在联想到自荧惑蜕变时,那一闪而逝的涅槃之机,便可得知,那万古天皇,并未坐化,而是处于一种涅槃状态。

        想来此次之所以出手,是因为陆玄的谋划破坏了他的布局,才不顾身份败露的风险,将天主斩杀。

        至于那断裂的九座龙山,应该是在得知天主陨落之后,陆玄跨星域而来与其交手后,一剑斩断的。

        最后,想来应该是陆玄胜了,不然当初自己证帝,他才会无动于衷,苟在荧惑。

        葬下天主,叶若仙忽而感知到了什么,青铜面具下,是一双微红的双眼,身子轻微的颤抖着,走到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下,即是祭坛左侧里停下。

        那里,是一滩干涸的金色血池,其上散发着属于圣体独有的气息,一块用血写满了字的破布,在一根长矛中间,随风飘荡。

        血是金色,字也是金色的,可,字里行间,却充斥着一股绝望和不甘,似乎,是圣体在向天怒吼,似乎,是他在对其他人轻声恳求。

        颤抖着手将布轻轻解下,张开看着上面的东倒西歪的文字,叶若仙身上的气势,顿时不受控制,轰然喷涌,将环绕龙山的阵势,都冲开了一角。

        里里外外众多生活中在这里的生灵,感受到这股无上帝威,纷纷想起数百年前,那毁天灭地的一战。

        在那一战里,是一把刀和一柄剑交锋,它们威能无穷,从星空战到了昆仑,又从昆仑打上了星空,来来回回往往复复几十个来回。

        最终天刀败退,神剑在击向天刀的一式落空,轰在了那九座龙山之上,将九座龙山,拦腰斩断。

        此时,又有一位陌生的无上存在来到这里,身上的气势相比那一刀一剑上的气势也不弱分毫,它们纷纷被压的匍匐在地。

        实力不足者,靠成仙地近者,在这股强横的气势下,尽数陨落,连逃走的机会都不曾拥有。

        面对一众生灵的陨落与臣服,叶若仙没有理会,或者说,如今的她,压根没有任何心思去掩藏自己的气势。

        颤颤巍巍的看着上面的字,两行清泪,再也抑制不住,顺着面具划过脸颊,滴在了血池之中。

        “啊……”

        忽而,叶若仙仰天长啸,随之,将血布悬浮身前,双手掐诀,喝道“亘古匆匆,岁月往复,亘古岁月,给我现,现,现啊……”

        待到话落,叶若仙如若来到了岁月长河数百年前。

        也是在这昆仑成仙地,一干体质拥有者,如太阴神体,太阳神体,先天道胎,先天魔胎,佛胎,天妖体等等体质,在羽化神朝装饰的人操纵下,一一将身上的血,流入仙池之上的一座绿色大鼎。

        叶陨神色悲愁,身上布满了伤痕,脸色苍白靡糜无力,轻轻一咳,就是金色的血喷出。

        看着台上被几尊准帝控制着的将体内血液流向绿鼎的天妖体,惨笑轻语:

        我要死了。。可妹妹怎么办啊?我要死了,谁。。能帮我照顾妹妹?

        神血、妖血、佛血都已浇在它的身上,马上就要轮到我了。

        死不要紧的,只是谁能帮我照顾妹妹,她还太小,我放心不下。

        我只是,我只是,放心不下妹妹!谁,谁能替我照顾她……

        过往岁月的片段,在叶若仙秘法中显现,一句哥哥,在其失神悲伤中,轻轻的吐露出来。

        那绵绵不绝,存在亘古的情意,将她的心,洗了一遍又一遍。

        “啊……啊,哥哥……”

        身上的气息愈发狂躁,将整座仙池,都激起了层层波浪,五色祭坛,在这瞬间,轰然倒塌,那亘古留存的气息,也在这一刻彻底消散。

        一刻过去,叶若仙心神渐渐恢复,看着手中血布,目中带着血泪,柔声着“哥哥……”

        一阵缄默,叶若仙忽而抬眸蒸干眼角血泪,冰冷的眸光,穿透层层空间阻隔,落在北斗中州羽化神朝。

        “羽化神朝,羽化成仙,待吾回去,便送尔等化仙……”

        无穷的杀意在这一刻显露,昆仑之中生灵感受着这漫天杀机,皆是心神俱颤,不断地叩首求饶。

        片刻之后,叶若仙将杀机收敛,轻抚着这块已经随着岁月僵硬的布条,挥手摄来一方星辰,将其炼化变成一方墓穴。

        放置在最高的一座龙山顶端,又将池中金色血液与布条一道,置入墓中,再引来星河吟唱,以那断裂的一座山峰,做成墓碑,立在星辰所铸就的墓穴前。

        静静地看着叶陨的墓,叶若仙浑身气息,逐渐冰冷,溢散出去的,便将整座昆仑的温度,下降了万度。

        无数实力低弱的生灵,难以忍受着寒冷的气势,在瑟瑟发抖中,失去性命。

        随之,叶若仙漠视着眼前的成仙地“成仙地,成仙……给我碎……”话落,当即全力一掌拍向九十九龙山,将其中一座,给彻底崩毁。

        至此,成仙地阵势彻底被破,再无法凝聚星辰之力,引入仙池。

        毁了仙地,将仙池之水,蒸发大半,再次转身看着墓碑,柔声道“不为成仙,只为在这红尘中,等你和他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