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成仙地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成仙地

        过了一会,叶若仙将所有心思全部收敛。

        脸上也变作平静,那一行泪痕,被蒸发干净,好似不曾出现。

        将棺椁合起,置入自己的内空间里,小心翼翼的模样,好似生怕动作大点,就会把里面沉睡的人惊醒。

        对着担忧的几人,报以和善的笑了笑,轻声道“我没事。”

        “呼……”

        洛羲深呼一浊气,拍着高耸的胸脯道“那就好。”

        琴殇,陆羽,宸羽三人对此,也是脸上含笑。

        叶若仙能够将之暂时的放下,哪怕只是明面上放下,那也让荧惑逃过一劫了。

        至少不会因为暴怒的叶若仙,而导致整颗星球都被毁灭。

        这时琴殇上前一步,对着叶若仙做了个礼,在陆羽两人和洛羲不解的目光下,道“小主,放心吧,圣体虽然陨落,可仍有一魂一魄被帝君封养,待后世时机到了就会自行出世。”

        关于这事,陆羽和宸羽两人都曾从琴殇口中知晓,所以对此并不意外。

        洛羲却是不知道的,只见她惊讶的看着琴殇,好奇的问“琴殇前辈,若是圣体真能再次现世,算是转生还是夺舍?”

        虽然她说到转生,可世上有没有轮回都尚未可知。

        所以在她口中的转生,不过是在孕妇怀胎一月时,神魂与婴儿的魂魄相合。

        不过,这样的方式,最后得到的只是一朵相似的花,毕竟神魂一旦与婴儿魂魄结合,其中的记忆,就会完全消失,宛若重获新生。

        一切都要重头来过,并且因为此法太过充满未知,谁也不知道将来他是否还能修行?

        额……

        想到这里,洛羲不由得看了眼神色变为平静的叶若仙,微微苦笑,是啊,有她在,哪怕是废体,有吞天魔功,修炼似乎不是什么问题。

        至于夺舍,那就是在婴儿出世之后,吞噬婴儿灵魂,保留自身记忆,不过是相当于重活一世。

        不过,此法却又有一个大的弊端,那就是对运气特别的看重。

        要是没有运气,夺舍了之后,碰巧婴儿又是一个灵魂凝实纯厚的,那免不了在吞噬过程中,会无法完全吞噬,之后,做事情难免会被影响,重则疯癫,轻则痴呆。

        待她说完,叶若仙瞥眉微凝,看与琴殇,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转生与夺舍,两个方法,一个重获新生,一切记忆都将消失,一个重活一世,却存在太大风险。

        陆羽则退后一步,把舞台全部留给琴殇,毕竟,现在不是已经表现的时候。

        且他明白,若是琴殇回答的不合叶若仙的意,有可能会遭到叶若仙的不满从而挨揍。

        所以,他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免得殃及池鱼。

        这可都是有前科的,以前叶若仙还小的时候,陆玄好几次惹怒了她,她找不到陆玄,就直接跑到自己的院子,闹的欢腾。

        且自己还不敢有任何的不满,不然接下来就是陆玄亲自上门,将自己暴揍一顿,还不许带抵抗带神力恢复的那种,经常弄得自己好几天下不来床。

        琴殇没有注意到陆羽的动作,他现在是一阵头大,这帝君也没告诉自己怎么跟她说啊?

        就是告诉自己将这圣体的记忆本源交给叶若仙,完全没有告诉自己叶若仙有可能问的问题答案。

        随即转头看了眼陆羽,心中不由得气急,只见陆羽在他身后,双眼躲闪,看着四周,更可气的是,这个老小子,竟然还吹起了口哨。

        面对叶若仙的凝视,洛羲的好奇,陆羽的不闻不顾。

        琴殇没法,只好硬着头皮思考了一下陆玄留下的圣体记忆本源的作用,忽而脑中灵光一闪。

        想来,应该是这样的吧,不然帝君又怎会耗费精力将这圣体记忆本源重现凝聚,还让自己交给小主。

        想了想,琴殇愈发确定这就是帝君给自己留下的答案,于是便带着揣测不安的心。

        道“小主,纵使将来圣体失去了所有记忆,成一朵相似的花,你也可以将帝君留下的圣体记忆本源与之融合,这是否是不失于一种另类的存在呢?”

        是啊,哪怕已经换了本源,失了记忆成为另一个人,可只要叶若仙将这本源记忆与之融合,那他不就是他了么?

        或许,这也是帝君当初考虑到的吧,否则,为何会将这份记忆本源给凝聚。

        相似的花,其实,也是同一种花不是么?

        它虽然不完全相同,可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大的区别就是,记忆上面的差异罢了。

        花的纹路,花的根基,花的叶,就比如前世今生,或许它会生出不一样的枝叶,根本上,它是不变的。

        比如,花瓣盛开的大小,瓣数,花蕊模样,几乎都是一成不变,唯一改变的,无外乎花瓣的纹路,与花蕊的数量不等。

        就比如圣体叶陨亦是如此,他哪怕之后转生,本源上是一致的,不同的就是他没有当初的一丝一毫记忆和性格而已。

        按照俗话来说,就是有可能下一世会长歪了。

        叶若仙忽而微笑,摇摇头,转身看向廊道之外万里无云的天穹,轻声道“一切,顺其自然吧!”

        因为有陆玄的介入,她虽然还是走上了原来的路,可心里不仅仅只有叶陨一人。

        所以产生的执念,也就没有原来的那般深。

        不过,这个没有原来那般深却也是深不见底。

        若是说原著里的她,对哥哥叶陨的执念,是一片汪洋大海,一望无际,那现在的她,就是一片深渊,深不见底。

        两两分开,化作两座深渊,加在一起,其深厚,亦是天难葬,地难掩,岁月难消。

        见叶若仙没有太大的反应,四人齐齐松了口气,刚才的气氛,端的是压抑得很。

        不成帝的叶若仙,发起疯来,十位准帝都抵挡不住,更别说现在成帝了,而且在场的也只有他们三位准帝和一位大圣。

        要是真的发狂,那就凭他们,还不够一手捏的。

        他们可不是圣体那种变态,只要达到大成或是大圆满,就能力战大帝,他们只是普通准帝,实在是伤不起啊。

        洛羲道“现在事已经做完了,若仙,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业已成帝,在洛羲想来,应该是去找禁区麻烦的时候了。

        就连陆羽三人,同样也是这般想的。

        蜕变时,禁区来人阻劫,更是有至尊趁此机会出世吞食万灵生机,他们这般蔑视人族,身为人族大帝的叶若仙,应该去为人族报这血海深仇才是。

        只是,叶若仙轻轻的摇摇头,淡漠的道“禁区一事,将来,我自会打算,如今,我先去成仙地看一看吧。”

        是啊,成仙地,当初她到了准帝时,就应该去一趟的,只是,一直以来,她心中都生有害怕感,所以也就推了。

        如今,她已证帝,对于自己哥哥,陆玄也一一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如此,那抹害怕,在琴殇的解释之后,就已经彻底的消散了。

        “要不要我跟着你一起?”洛羲砸吧着嘴,温和的看着叶若仙。

        “无需如此,如今北斗暗潮汹涌,你等先行回去,等我从成仙地回来,过往因果,也该一一来个了断。”叶若仙轻笑着。

        “好,既然小主有了定论,那我等就先去北斗。”见洛羲仍想说些什么,宸羽在其没有说话时,便直接应下。

        宸羽一口应下,让洛羲彻底消除了心思,对着叶若仙点点头,略显一抹忧色“万事小心。”

        “嗯!”

        点点头应声,叶若仙便从酒楼离开,一步跃出了荧惑。

        位于荧惑上空,遥望那不足太阳万分之一大小的海蓝色星球,叶若仙脸上,面具浮现。

        身上的气息,如九幽般寒冷。

        随之一步踏出,就是千万里之遥。

        入了星球,一片原始风貌,宛若大荒,没有任何的城池,一座座山脉,高耸入云,大片大片,都是湖海,可以说,大陆,连星球十分之一都占据不到。

        神念外放,查到了昆仑成仙地所在,叶若仙不做犹豫,直接瞬身过去进入其中。

        九十九龙山,不,现在只剩下了九十龙山,另外九座,已经是只剩下一半不到的矮秃山峰。

        中间,成仙池外,一方祭坛里,叶若仙的白色身影傲然屹立,冷眸如冰,看着这成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