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记忆本源

第一百三十一章 记忆本源

        “我等见过大帝!”

        叶若仙一出现,几人陷入短暂的愣神后便就急忙作揖参拜。

        帝者有帝者的威仪,他们自然不能以当初称呼为之,不然,便是对大帝的不敬。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这般想的,比如洛羲。

        只见她在叶若仙出现那一刻,就直接起身飞扑过去,相拥些会洛羲道“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对于她这般动作其他人亦是错愕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两人的关系有此作为也是意料之中才是。

        叶若仙目光柔和,完全没有星空时的冰冷,若说星空中的她是一个无上帝皇的话,此时,她就是一个邻家的姐姐。

        微微的笑了笑道“无事,一切安好。”

        随即,看与琴殇,道“他让你给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闻言,几人相互对视,最终齐齐看向叶若仙身旁,因为叶若仙安然无事欣喜欢悦的洛羲,陆羽讪笑了笑“小祖,还是让洛羲和你说吧!”

        “哈?”

        洛羲听他说完登时把眼睛睁得圆圆的。

        不满的看向陆羽,郁闷的道“羽叔,做长辈的不带你这样的啊!”说着转头看向琴殇和宸羽,只见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将头撇过一边。

        更是郁闷的很,撇撇嘴,在姜不凡等人的偷笑声中,恶狠狠地剜了他们一眼。

        哼,你们给我等着,等会解决完这事,定要把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锤上一遍。

        忽而姜不凡几人不免背后生凉,迎上洛羲那恶狠狠目光纷纷掩住笑容,讪笑连连。

        只是还未等她说些什么,就觉得身后被一道恐怖的目光注视着,颤着身子缓缓对上。

        就见叶若仙以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静静地看着自己,洛羲只觉心中委屈的很。

        眼巴巴看着叶若仙,道“若仙,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要稳,一定要稳。”

        她真的怕自己一说出来,叶若仙会压不住心里的怒火,爆发出来将整个荧惑都给毁了。

        毕竟,她现在可不是以前的叶若仙,一尊大帝震怒之下,只手毁灭一方星球可是常有的事。

        所以,她不得不给叶若仙先打一个预防针,叫她先做一些准备。

        叶若仙闻言,神色凝紧,锁着眉头皱成川字。

        看来,这件东西可能事关自己哥哥的,不然他们不会如此担忧。

        忽而,似是想到了什么,心中一股悲凉,被她深深压制,不将其溢散表露。

        对着洛羲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这时,洛羲轻叹一声,神色有些许萧索,将一个双掌大小的青铜棺椁取了出来。

        在她将棺椁取出的那一刻,姜不凡姬云龙与林黎三人,对着叶若仙执了一礼,忙做开口“大帝,接下来可能涉及大帝私事,所以,我等就先行退下了。”

        说完,三人相互对视一眼,等叶若仙点头后,便就急忙退了出去,看样子,似乎叶若仙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可怕。

        洛羲看着快速离开的三人,不由得一阵气急,暗自跺了跺脚,心想,行,你们可以的,等这事过去,老娘定要把你等都操练一遍不成。

        “呼,刚才叶帝的气势真的是太可怕了,虽然没有显露,可也无形中把我压的喘不过气。”

        离开了这东方震城,来到了西方兑城,坐在一家客栈里,姜不凡心有余悸的看向震城方向。

        “谁说不是,刚才我连说话都不敢,连心脏跳动的声音,也都刻意压制在最小。”林黎不停地喝着酒,企图将心中的震颤感压下。

        姬云龙眸带些光彩,将手中的酒喝完,幽幽道“看来,叶帝证就的不是一般的帝位。”随即,又显苦涩。

        “哈,不想这个了,咱们喝酒,喝酒。”姜不凡感受到了姬云龙的神色,知其心中所想,打了个哈哈,举起酒杯。

        姬云龙和林黎见状,也是将心中那抹奇怪的念头抛弃,与姜不凡碰了下杯。

        喝了酒,姬云龙意味深长的看着姜不凡,坏笑着“不凡,你这样把洛羲一个人扔下,就不怕以后她找你麻烦不成?”

        “额……”

        姜不凡错愕了一会,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喝酒怎可分心他用,以后得事以后再说。”

        “嘿嘿,姜兄,我觉得以后,你可能会饱受摧残了。”林黎坏笑的看着姜不凡,眼中意味,不言而喻。

        “……”

        被两人接着打趣,姜不凡一阵无语,这两混蛋,可真行,能找到机会取笑自己就不会放过。

        以后,你们给我等着,别叫老子抓到你们的把柄,不然,哼哼。

        念头落下,姜不凡眼珠子转了转,道“行了,这事以后再说吧,大不了到时候我向洛羲告罪,任她处置便是。”

        “哈哈,姜兄高见,小弟敬你……”林黎大笑道,并且,为了姜不凡如此给面和他们一道饮酒,便以一坛饮下肚,以此来表示,那满心对姜不凡的为了喝酒所做出牺牲之情义。

        就连姬云龙,此刻也是拿起一坛醇酒,对着姜不凡敬了一下,抱着坛子duangduang的就是坛酒下肚。

        不提喝酒的三人,震城酒楼,叶若仙接过青铜棺椁,心中竟然生起了一缕害怕之意。

        将氤氲之气浮现脸上,遮掩她真实感情表露于外。

        琴殇道“小主,这就是帝君给您留下的,是关于圣体的。”说到后面,还暗自瞄了瞄叶若仙,想要看下她的神色变化。

        只是,哪怕他饶是准帝,也无法看穿其脸上的氤氲之气。

        陆羽宸羽对视一眼,陆羽道“小祖,还请节哀。”

        里面的东西,他们自是知道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担忧叶若仙打开之后,会压制不住心中的怒气,将整座荧惑星给掀翻。

        似乎,那道氤氲之气并没有对洛羲起有作用,只见她眸光一闪,将叶若仙此时的神色变化,一一尽收眼底。

        看着她沉重的脸色,眼中回缅与哀痛,心下不由得随之沉痛,道“若仙,想发泄就发泄出来吧!”

        这一刻,什么生灵安危,什么星球毁灭,在洛羲眼里,都不及叶若仙欢心重要。

        看着叶若仙这样沉默,她心里也是难受不已。

        看着洛羲担忧的神色,叶若仙轻轻的笑了笑,报以一个善意的目光,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同时,深吸一口气,将棺椁打开,里面的东西,彻底显露在他们的眼前。

        只见,棺椁里,躺着一个闭着双眼,恍若神胎一般的虚幻少年身影,他静静躺着,一动不动,身影若隐若现,恍如下一刻就会消失。

        看着里面躺着的三寸人形神胎,叶若仙双眸微红,一缕晶莹从眼中落下。

        哥哥…….

        棺椁打开,露出里面的神胎,琴殇神色复杂的道“小主,这是帝君自成仙地以圣体干涸的血,重塑的记忆本源。”

        是啊,圣体血液干涸,又怎会能够存活,就连神魂,也消逝大半被岁月吞噬。

        只余下一缕神魂命魄被陆玄寻到封养,等到几十万年后这缕神魂逐渐圆满,命魄在生其余六魄,才能进行夺舍转生。

        唯有这记忆本源,是陆玄借由那干涸圣血,以大法力抽丝剥茧,将过往记忆重现凝聚而成。

        只是,哪怕是陆玄,在将这记忆重新凝聚,也难以抵消因果反噬,受了轻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