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无上存在

第一百零五章 无上存在

        取得系统,陆玄教了陆晨两年,等他熟悉了修炼,能够彻底自主修行的时候,陆玄便直接来到混沌中,开始闭关,参悟系统本源。

        只是,系统本源,又是如此好得到的。

        在他强行破开系统的一系列束缚,直指本源时,遭到了系统的反击,那时候,正是他最为虚弱,根本无心分神,所以,直接受了反噬。

        满头青丝,也是从那刻起,变成银白。

        反噬之力,堪比大道的反扑,不仅伤了他本源,也让他的化身,受到了影响,原本可以维持一万年。

        现在,缩减到了三千年都不到,可想而知,他的情况有多严重。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本源在吸收岁月之力下,也渐渐恢复了许多,虽还没有彻底恢复,可也有七成。

        只是,本尊是恢复了,化身那边,却是天高皇帝远,没有办法以岁月之力,反哺自身,所以,若是他在三千年后,还没有办法蜕变完成,那么,帝道化身将会彻底寂灭。

        少了帝道化身的压制,天心印记的大道,也会消失,届时,在九天十地那边,自己的帝道,将彻底消失。

        无了自己的震慑,黑暗禁区那边,或许会发动动乱,到时候,估计又是一片杀戮。

        所以,现在陆玄,可谓是彻底把重心放在炼化系统本源,浓缩自己宇宙天心,争取在帝道化身消失的那一刻前,将宇宙彻底融入混沌。

        届时自己也能因此,合混沌之源,将宇宙化成一个小混沌世界,如此,自身仙道成矣。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阻止可能发生的动乱,不让万亿人族生灵,成为那些废物的血食。

        而若是他无法在帝道化身消失之前成仙,那就只能把希望放在自己那可爱弟子身上。

        想来,以她成长的速度,或许根本不需要三千年,又或许再过两三百年,就能破开自己的帝道束缚,证道成帝。

        只要她成帝了,陆玄也能彻彻底底的把心思放在蜕变上,因为,陆玄知道,她一旦成帝,禁区的那些半死不活的至尊们,没一个是她的对手。

        除非他们像对付自己那样,合数禁区之力,在她证道时,出来突袭,否则,动乱不会发生,一切在三万年内,都将平安无事。

        忽而,陆玄身体华光大绽,从里面飞出一道金光,透过七彩光罩,去往混沌深处。

        对比于混沌的其余地方,深处是一片寂静,不见一丝混乱。

        没有地火风水的肆虐,也没有混沌风暴的侵袭。

        上方,是一条横贯整片混沌的长河,无数支流透入每一个宇宙,河里,每一朵浪花,都是一个人的平生,前尘,未来。

        自陆玄体内出来的金光,在来到此处时,便就直接冲入长河主支,前往岁月的一处幽暗的节点。

        不知是未来,还是无数衍纪之前,亦或是当今的时代。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里会是一片幽静,黯淡无光,以肉眼来看,看不出是天地,还是空间。

        这个节点,黑暗不说,还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入耳,尚有千军厮杀之声。

        在节点的尽头,是一块手骨,被放置在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桌子上,散发着幽光。

        它的上面,刻录着无数细小的符文,每一个符号,都对应着天地大道,每一次幽光闪过,都会带来一股绝杀之气息。

        并且,还会时不时的显现一方广袤的天地,只是,它显露出来的天地,是一片血海,无数的尸体漂浮,残肢断臂组成一座座尸山。

        天上是红色的,落下的雨,也是血雨,打得雷鸣,是那留存亘古的厮杀声。

        在尸山上空,是一位伟岸的身影,他粗布麻衣,一头青丝,就这样任由它披肩而落,顶上是一个银色发冠,一支紫钗缚住了那青丝。

        祂背对血海,看向远方,那传来无边死寂的地方,双眸中,平静间夹杂落寞与寂寥。

        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犹如一尊无上帝君。

        负手而立,一身的气息收敛,却又有无上的威严,压摄众灵,使他们臣服。

        那块满是符文的手骨,在那道身影的无形气机压迫下,陷入一阵暗淡,渐渐地,随着一阵破裂声,手骨彻底碎开,只留下那方血红色的世界,在这个节点长存。

        在手骨碎开的那一瞬间,一缕黑气从中溢出,升入血色天地,欲融入那尸山里。

        “一缕分魂,何以有此胆气,敢无视本帝。”

        只是,还未等黑气融入,一声冷哼,似自远古而来,只凭声音,就将那一缕黑气震散,化作虚无。

        唯留下一句“第三混沌衍纪即将来临,轮回的归来,你阻挡不了。”

        那位无上的帝君,眉头稍微一皱后,又是满眼枯寂,用足以穿透整条岁月长河的声音,长叹着“纵使断了界海,绝了上苍之路,依旧难以阻止轮回归来么?”

        祂似是自问,又似是感慨。

        此时,陆玄体内升出的金光,在这片血色天地间,被那无边血气压制的,若隐若现,恍若,下一秒,就会消散一样。

        似是察觉到了金光,那位存在轻声道“却是疏忽,忘了此刻的你,还未蜕变成仙。”

        言语落下,祂一点指光,在金光周围,形成一条条法则之链,将金光重重圈起。

        有了法则之链的保护,金光彻底稳定了下来,化作陆玄的模样,位于祂的身后,屹立尸山。

        “你是谁?何故唤我来此?”看着眼前的伟岸身影,陆玄不知怎的,似是在祂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可怎么想,也想不出自己是在哪里见过他。

        好像如同祂在长河中的印记全然消失,可若当人想起,祂又能出现。

        祂没有回答,也没有告知陆玄祂真实的身份,相反是看着远方血色深处的黑暗,道“早些成长起来吧,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陆玄瘪眉,他一时间,完全想不出祂的话中存在的意思是什么,惑而问“什么就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请恕在下愚笨,无法参透阁下话中含义。”

        待他说完,祂忽而脸上带笑“以后你自然就会明白。”随即,转过身看着陆玄。

        那俊美坚毅,又刚强落寞的脸,落在陆玄眼中,似乎一点也不显得矛盾,相反,在他想来,祂应该就是这样的才是。

        而这张脸,陆玄一万个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更别谈认识。

        于是摇摇头,道“以后得事以后再说,我只想知道,你究竟是谁,召我前来,又是为了什么事。”

        只是,祂依旧没有回答陆玄的这个问题,而是道“乱古前两个衍纪,有一位无上强者,为阻挡黑暗,只身横跨界海。

        于界海彼岸,以一敌三,力拼三位无上,最终,血溅界海,尸身化作尘土。

        他死了,却在最后一刻,以重伤之躯,将三位无上封印,成功阻止了黑暗的来临。”

        祂说的很平静,可却能勾起人心中的炽热火焰。

        在陆玄听来,又有一种萧索孤寂的意味,似乎,那一位以一敌三的无上强者,一生都是孤苦无依的一般,就如同,眼前之人。

        祂在说完,轻轻的瞥了眼陆玄的神色,见其若有所思,淡然笑着“你是否很奇怪我为何要与你说这些?”

        “倒是有这个疑问。”陆玄也没有否认,直接的就承了下来。

        祂再度背过身去,负手而立,轻语“你和他很像,或者说,是你的未来与他很相似。”

        “阁下着实太看得起在下了,在下自问天资尚可,可却也无这个自信,能够达到阁下话中之人那般成就。”

        是啊,未来变化多端,纵使如今知晓未来如何,那又怎样,只需在未触碰命运,稍微改变一些,未来,就会成为一堆未知数。

        现在谈论,为时尚早。

        “言尽于此,信与不信,等你踏上了那条绝路,你自会明白。”祂在说到绝路的一刹那,深邃的眼眸中,却是快速闪过一抹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