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作死的公子哥

第九十八章 作死的公子哥

        “若仙,你,你的身体真的没事么?”收下了星空兽,洛羲忧心忡忡的。

        “没事!”叶若仙微微一笑,有些事,她不想让洛羲知道,且,就算她知道了,又能做什么?

        去找尸皇,还是逍遥天尊,替自己报仇?

        以她的实力,估计连位置都找不到。

        哪怕找到了位置,又能如何,里面的古族,会在乎一个圣人王么?虽说自己不曾去过禁区,可也听过禁区的危险。

        尤其是自己师父,几次出入禁区,都会和自己说说禁区的事。

        不说最神秘的混沌海,就单单是东荒不死山,里面就有好几位至尊,准帝之数,更是破十,至于大圣等,少说也有三四十人。

        就凭洛羲一个圣人王,进入其中,估计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只是,洛羲似是不愿意就这么任由这个问题过去“可是你的头发,如果不是伤了根基,你的头像又怎会变得这个样子。”

        银色的发丝,在彩色的星辉中,显得那么的夺目。

        就算是凡人,除非是彻底伤心到了极致,才有可能一夜白头,更何况是大圣修为的叶若仙,若非伤了根基,并且还遇到了让自己伤心极致的事,不然,怎么会白头。

        “当时确实损了根基!”叶若仙不作隐瞒“不过,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如今我的根基也已经修复,甚至因祸成福,实力得到了些许提升。”

        说完,看了看天际的那抹光辉,笑了笑,道“宠物你已经收下,我们也该回去了。

        明天,我带你还有他们两个一道,去试炼地看看,青阳试炼时,你结下的恩怨,我来替你承了。”

        “唔?”

        闻言,洛羲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若仙,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试炼地,结有恩怨的?我记得我没有说过啊?”

        “是宸羽告诉我的。”叶若仙淡淡的道,她自然不可能说自己一直都在关注着她们。

        不然,还不知道洛羲会不会又耍小孩子性子。

        “原来是这样。”洛羲释然的点点头,手指点着自己嘴唇,道“差些忘了,宸羽是你的人。”

        说完,叶若仙也不管她会怎想,直接提溜着她,在其轻吼轻叫中,回了青阳城。

        那不做犹豫的模样,那一步千万里,好似生怕洛羲会继续唠叨下去,整得没完没了。

        青阳城,一座名叫群芳阁的阁楼里,姜不凡姬云龙两人位于二楼栅栏处落座。

        位置还算不错,上可观楼上莺歌燕舞,下可赏百花争艳。

        虽尚为白昼,却也座无虚席,楼里的姑娘们,扭摆纤腰肥臀,魅惑无限的在每个客人怀中,娇羞打闹。

        不得不说,这里无愧群芳这两个字,每一个姑娘,都是较为难得的美人儿。

        不说倾国倾城,却也妖娆多姿,较之那些圣地圣女,或容貌比不上,可却自带一股祸国殃民的气质,每一次娇笑,都引得客人心火上升,难以压制。

        这不,楼下就有一位,容貌靓丽,双十年华的芊芊女子,舞动着小手,扭着腰肢,眼睛仿佛是会说话,时不时的眨啊眨,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引诱犯罪的气息。

        “哎哟,公子,你好坏……”

        刚刚一舞落幕,就被身前赏舞的男子拉入怀中,重重的拍了一下她那挺翘的臀部,惹的她一阵娇羞。

        只听那男子色眯眯的揉捏着女子的翘臀,道“嘿嘿,小娘子,你把小爷的火勾起来了,是不是该陪陪小爷啊!”

        那女子轻纱捂面,故作羞涩的轻轻点头,轻柔的拍了拍男子的胸膛,如银铃般的声音“既然公子看得上晴儿,晴儿自无拒绝之理,只望公子待会能温柔一些,晴儿怕疼。”

        “哈哈哈!”

        那男子忽而放声笑语“好说,好说。”随后,对着身旁站着的酒管道“还愣着做甚,快去给小爷准备房间。”

        说完,一把和原来把女子拦腰抱起,眯着眼睛,跟着那酒保一道,去了内院。

        与他一道的,还有五六个人,都是环抱着一个娇翠欲滴的小娘子,其中一个,还左拥右抱,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能承受的住。

        姜不凡畅饮一壶酒,神色间,带着许许落寞寂寥,苦涩的道“云龙,你说我还有机会么?”

        十年来,他对洛羲可谓是言听计从,她喜欢什么,自己就给她什么,哪怕是天上的星辰,自己也曾采摘下来,炼制一颗明珠送她。

        可,却仍然是难以得到她欢心。

        有时候他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过丑陋,才让她一直对自己都是一副半冷半热的状态。

        姬云龙看着下面莺歌燕舞,笑着把酒喝完,玩味的说道“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实话。”想都没想,姜不凡直接道。

        “你和她,现在看来,是有缘无分,不过,我相信,只要你坚持下去,总有一天,她会被你给打动的。”姬云龙沉思一会,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然,这也只是说说而已,至于最后结果如何,还得看他们两人的缘分如何。

        “唉!”

        姜不凡轻叹一声“希望吧。”说着,略显好奇的看着姬云龙“今日,你怎不叫你那小婉儿陪着了?”

        小婉儿,原名清婉,是这群芳阁的三大头牌之一,是一代清倌大家,擅长琴艺,拥有不俗的实力。

        与姬云龙算得上朋友,两人一好琴,一好文,称得上兴趣相同。

        相貌绝色,生就一双丹凤眼,迷人勾魂,又不为钱财所动,只好琴艺,与姬云龙相识,是在一场诗文论中。

        听到姜不凡谈起清婉,姬云龙神色渐显柔和,道“她今日应胡家姑娘相邀,去胡家舞琴弄箫去了。”

        姜不凡释然,玩味的道“怪不得今日你会有如此雅兴,随我一道在这里饮酒。”

        “去你的,说的好像以前我不陪你一样。”姬云龙没好气的说道。

        如此同时,西街头,叶若仙与洛羲迈着莲步,缓缓的走着。

        “哈,这糖葫芦不错哎,若仙,你真的不来一串?”轻轻舔舐着手中的糖葫芦,洛羲一阵满足。

        “不用,我不喜欢这些甜食。”由于有面具遮颜,所以洛羲也无法透过面具,看到叶若仙的真实神色。

        在她们前面,一个还算帅气的公子哥,在一群仆从的前呼后拥下,放荡的在各个铺子里,招摇撞市。

        看着公子哥那一群人,西街的那些人,顿时一惊,身旁有年轻女子的,都不约而同的拉到自己身后。

        小声议论“这个祸害怎么又出来了?”

        “不知道,不过想想也能猜到,他是王家的唯一独苗,又怎会舍得真的将他一直困在府里。”

        “唉,这一次他出门,不知道会有哪家大家闺秀,遭殃了。”

        “该死的,难道城主就不能管管么?”

        “呵呵,他们王家,每年都上供百万斤源和无数的天材地宝,城主府的那些人,自然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

        “哟呵,好俊的娘子,不如陪小爷耍耍如何?”那王家公子来到一家酒楼前,轻佻的拉住一位妙龄女子,色眯眯的模样,令人作呕。

        女子似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拉扯给吓着了,哭拉着脸,低着头不敢正面相视,惊恐的道“王公子,小女子已经成亲了,还望公子放过小女子。”

        “哟,没想到还是个成了亲的小娘子,那本公子就更加不能放过了。”一听女子成了亲,王公子脸色的笑容更甚,看着女子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由得咽了咽唾沫。

        一双眼睛发亮的,恍若把女子看透了一样。

        本在与叶若仙闲逛的洛羲,听到一阵争论,眉头一皱,拉着叶若仙,越过众人。

        看着面前被那王家公子拉扯着,哭的梨花带雨,不断恳求的女子,眉头皱的更深。

        当下来到那女子的身前,一把将沉迷在女子美色中的王公子一巴掌扇开,扶着女子的双肩,轻声道“没事吧你。”

        “谁,谁他么的敢打扰老子好事?”那王家公子从地上起来,恶狠狠的看着洛羲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