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岁月里的谈话

第九十三章 岁月里的谈话

        若是过去之人,那应该是谁?

        出手相助的,应该是他吧,背对众生,除了他也没人会如此了。

        一人之道,压制了天下众道,让众生对帝位绝望。

        或许,也是因为如此,他才会选择背对众生,掩藏自己内心的所有想法。

        横扫进去,晚年更是遛狗于不死山,深入地府,令得地府众皇,以仙宝隐藏踪迹。

        想到此处,陆玄不免心生一丝愧疚,与他们相比,自己做的还是不够多。

        他们才是真正为人族着想,自己扪心自问,在绝对的利益面前,自己绝对会选择利益,虽不会背叛人族,可也不会为了人族,牺牲自己。

        抬头看了眼被大道锁链捆缚的天心,密密麻麻,暗淡的帝道烙印,显现了古往今来,无数至高帝者的痕迹。

        轻轻说“太阳,太阴,太皇,伏羲,女娲,你们安息吧,你等未能做到的事,后世,会有人替你们做的。”

        之后,深深凝视着天心之上的乾坤八卦印记,暗道:师祖,望您能谅解玄儿。

        把所有念头全然压下,陆玄挥袖,将眼前的水镜散去。

        一番运作,让他脸色稍显苍白,喉咙处一阵甘甜,却又咽了下去。

        苦涩的看向宇宙深处,本尊,那件东西的威能,竟真的如此强势么?连你都无法压制,反而遭到反噬,不得已闭关开始下一步的蜕变。

        只是,现在你到了哪一步,为何这么多年,一点消息也没有?

        若非自己还在,大道印记也散发光辉,化身真的以为他本尊此刻,已然寂灭。

        那东西的反噬之力,端是强悍,连他这个化身,也受到了影响,这些年来,为了不使帝道消失,不得已只能身和印记。

        可,若是千年内,本尊仍没有任何突破,那届时,也是自己消散之际了。

        不知道到时候,若仙那丫头,察觉到帝道压制消失,会有什么反应。

        仙啊,永生不死,长存久视,只是不知道,本尊若是将那件东西彻底压制炼化,蜕变成功后,能否如他所想那般,证了仙道。

        仙长存,王难灭,岁月悠悠,亘古永恒。

        他,真的能以宇宙法,演化混沌,成就鸿蒙么?

        这时,陆玄化身陷入了沉思,一时之间,面对未来,迷茫了。

        若是没有那件东西,稳扎稳打的话,他还有信心,能够成就那巨头之位,可是,如今有了那件东西,一切都充满了未知。

        就比如现在,本来打算是以身合宇宙,内宇宙天心合混沌道源,而蜕变成仙。

        如今那件东西出现,单单反噬之力,就让他本尊不得不现在蜕变,宇宙也渐渐脱离了原本设想的轨道,一切以未知的方向进发。

        所以,他现在对于未来,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信心。

        想了想,将念头压下,摇摇头后,叹道“罢了,既然本尊决定了,一切顺其自然吧,届时,纵使会因此身陨,也无憾了。”

        随后,抬眸看向北斗南岭,眼神柔和如水,若仙,未来的路,希望你好好的走下去,不要寻找,不要忧心,好好的活着。

        说完,眼神变得暗淡,微闭双眸,渐渐地,陷入了沉眠。

        这些年,自打陆玄本尊将那件东西取到手,被反噬蜕变之后,他这个化身,就变得时不时要陷入沉眠一段时间。

        就比如这一次,若非青阳秘境,天煞的秘法,牵引了一位仙横穿岁月而来,施展了大道光阴之术,泄露一丝气机将他惊醒,不然,此时的他,还在沉眠当中。

        只是,虽说被惊醒了,可反噬带来的副作用之力,仍旧让他难以抵挡,这不,才醒了多久,又开始沉眠了。

        北斗南岭,乾坤圣地天柱峰。

        祖庙前花园,叶若仙半蹲身子,素手轻蔓花,眼中的复杂,显示了她心中的不平静。

        一闪而过的杀意,让整片天地,都充满了肃杀之意。

        “美丽,终归只是暂时。”

        话落下,身上溢出一道气机,将所有盛开的花,全部斩落,枯黄凋零。

        将所有花斩灭,从苦海彼岸,取出一些鲜红如血的花,移植在这片充满肃杀意味的花园。

        待叶落花开,轻声细语“你虽鲜艳,百花在你面前,也需低头,可你代表死亡。”

        说着,将自己面前,刚刚盛开的血花摘下,拿在手中,道“你看,这花,多美。”

        陆羽站在她的身后,复杂的看着性情大变的叶若仙“小祖,您这样,若是老祖知道,他会心疼的。”

        “是啊,他会心疼的,可是他却回不来了,和哥哥一样,回不来了。”她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陆玄用一块冰糖葫芦就能哄骗的小女孩了。

        也通过血炼之法,成为了当世顶端的那一小撮人之一了,可是,她再也回不去从前。

        那个跟在自己哥哥后面,像跟屁虫一样的小囡囡了,也回不到那个躺在自己师父怀里,尽情撒娇的囡囡了。

        自己长大了,他们却回不来了,这是何等的讽刺,何等的寂寥。

        她的话语很柔,轻轻的,像是怕稍微大一点,会惊醒那心中美丽的梦。

        低头看着手中的花,又摘下一朵看似一模一样的,两相比对,转头看着欲言又止的陆羽,柔声道“你说,这世上真的存在轮回么?”

        “这……”只是,未等陆羽开口,就继续说着“也许轮回是存在的,只是,轮回归来的人,到底是他,还是一朵相似的花?”

        “这……”陆羽不忍的看着如此娇柔的叶若仙,犹豫了一会,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小祖,存在轮回也好,没有轮回也罢,若您真到了那个境界,寻一个相似的人,将那份记忆,加进去,那他也就不是相似的花,而是他本尊了。”

        “人也罢,花也好,终归有落幕的一天,可,无论是花还是人,一旦在心里生了执念,便是死不方休。”叶若仙轻轻的说着,想着,哥哥,师父,你们,是我的执念么?

        “唉……”

        陆羽微叹,从空间里取出一瓶水,递给叶若仙后,道“小祖,这是老祖当初留下,让我交给您的三光神水。”说罢,陆羽便就转身离去。

        他怕自己再在这里带下去,难得恢复的心境,会再次出现破绽。

        宇宙虚空,无垠混沌,一处不可知之地,一条长河横贯混沌。

        古往,今昔,未来,皆在河中显现。

        这是岁月长河,每一朵浪花,都是一个人的成长历程。

        长河之中,画面停留在了如今的时代,天柱峰叶若仙的时刻。

        “这就是你的决定么?以光阴之术,显示过往岁月,只为修改你和他的命运。”一道声音似亘古而来,又似未来逆流而上,每一个字,带着厚重的道韵,似仙王的感叹。

        “他之一生,过得太过孤苦,未成帝,谋算禁区,成帝后,被那人偷袭,放逐无垠混沌,成仙时,独自面对古王的袭击,仙王时,又独自一人踏入界海彼岸。

        到了那一个境界,又遇到了三帝夹击,直至最后,迈入了那个地方。

        他走的路,太过艰苦,我想要陪他。”这是一阵幽幽女声,话语里,每一个字,都充斥着无限的柔情。

        “你知道的,命运不可改,他走的是荒的路,若是他活着,是不愿看你这样的,毕竟,他最为疼你,不是么。”

        这时,又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他的声音如雷,每一句,都震得长河震颤,身影立在长河之上,宛若一尊盖世天帝。

        “不试试,怎能知道呢!在我的命运里,从来没有不可更改的东西。”那女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没有了柔情,更多的是一种不容拒绝的意味,如一尊绝世女帝,面对坎坷的命运,也要将之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