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大道光阴

第九十二章 大道光阴

        闻言,陆羽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解的看着叶若仙,问“小祖,您这话怎说?”

        心里,则在细想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骗过她了?

        从前事一桩桩,一幕幕快速浮现,又一一被他否定,他实在想不起,自己何时欺骗过她。

        莫非,是当年陆玄老祖去喝酒,我说是修炼的那一件?也不对啊,这不过是小事情而已,应该不足以引发叶若仙心魔才是。

        且看她模样,应该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而且还是事关老祖的。

        只是老祖所做的事,自己都不怎么清楚,又怎么会联合起来骗她呢!

        叶若仙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抬头看着云卷云舒“师父他,回不来了的事,你为何不告诉我?”

        “咯噔……”

        听完,陆羽心中怔神,这事她是怎么知道的?

        在上一次帝道化身召他与叶若仙等人说玄冥一事前,陆玄的化身就曾回来告知了他。

        说他遇到了能叫自己在进一步的机缘,若是成功,那就能回来,若是不成功,或许也是在这一两百年,天心上的帝道,也会随着他的落幕而消失,与之一道的,便是陆玄的化身们。

        现在的他,处于蜕变状态,就连这里的帝道化身,也受到了影响,帝道压制,也越来越弱,为了稳定天心,在陆玄本尊蜕变的过程中,他无法离开天心空间。

        有什么事,也只能以投影的方式,联系他们。

        而这事,陆玄只告诉了他一个人,其余人或许柳皿有所猜测,其余的,应该不会知道才是,更不要说,与叶若仙说了。

        “小祖,你这是听谁说的?老祖他好好的,怎么可能回不来呢!”不过,虽说好奇叶若仙怎么知道的,可也为了预防叶若仙只是诈自己,所以陆羽不敢直接承认。

        “呵呵……”

        叶若仙轻轻的笑了,笑声很轻,却很冷,缕缕气息溢散,瞬间,房间的一切事物,除了陆羽外,尽皆被冰封,寒冷的温度,当是有零下四五十度。

        随而转身,手中握着那块玄冥令,笑着轻弹一下,“咔嚓”“咔”“嘣”随着一声声异响,房间被冰封的东西,随着冰层的碎裂而破碎。

        幽幽的看着陆羽,道“到了现在,你还想瞒着我?若是他能回来,为何现在,连他的化身,都再也没有了消息,为何他刻录天心的大道,会越来越模糊。”

        一系列的问题,让陆羽一阵语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叶若仙所说的没有错,最近一年,虽说有着化身的压制,天心印记仍然稳固,可是,其上的陆玄大道,却愈发难以参悟,时隐时现,恍若下一刻就会消失。

        心头的苦涩,只有自己知道,一阵无奈,暗道,老祖啊老祖,你倒好,一去就是一百多年将近两百年,本尊没有消息不说,现在,连化身都息了声响。

        虽说心中对于陆玄这样不负责任有些不满,可该回答的还是要回答,该推脱的还是要推脱。

        想了会,抬眸看了眼叶若仙,故作苦笑,道“小祖何以见得,老祖他是真的没事,再过百十年,或许他就回来了呢!”

        说着,思虑一番,继而道“且,天心印记大道之事,或许是老祖又参悟了什么秘法也说不定,至于老祖的化身,我倒是知道,他现在正在宇宙中游历。”

        当然,说是这样说,信与不信,就是叶若仙的事了,反正这话,自己说出来,自己是信的。

        唉,现在的小祖,也只有老祖能够管教了,自己等人,还是算了。

        虽说她是以秘法,燃烧生机与透支潜力为代价,换来入魔从而提升到准帝的,可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准帝境,加上其余秘法禁术,怕是连自己都难以在一时间拿下她。

        “看来,不把事实摆出来,你是不愿意说的了。”看着陆羽那苦涩的脸,叶若仙将手中的令牌往上一扔,漂浮在空中,悬下阵阵光雨。

        片刻后,待光雨散尽,一方影像从令牌显现,这正是她自幻境中,入魔前从自己识海记忆中刻录下来的,便是为了待试炼结束,回归乾坤时,用来质问陆羽的。

        看着影像,陆羽发出一阵深沉的叹息。

        只见影像里,显示的正是陆玄化身与他两个人在乾坤殿中,所发生的事。

        “老祖,莫非这个劫,真的破不开么?”影像中,他担忧不解的直视着化身。

        “能破,只要我消陨,此劫自破。”影像里的陆玄脸容模糊,只能依稀从他的身高与语气中,分辨是不是他。

        “这怎么可能,老祖您可是当世大帝,镇压一切,怎么可能消陨。”陆羽满是惊骇。

        “呵呵……”陆玄轻笑着“这个天地间,何人敢言不死,强如道德,灵宝,元始,伏羲,造化,还不是身陨在岁月长河间。”

        陆羽闻言沉默,眼中带着哀愁。

        “不过你也可以放心,本座此次不过是蜕变罢了,只要蜕变成功,届时,本座自然会破开混沌束缚,证道归来。”

        至于证什么道,他如今已是大帝,在证道,之上,或许就是仙吧,陆羽如是猜想。

        只是,老祖真的能成功么?他真的能够蜕变成功,证道归来么?这个问题,直到现在,陆羽也没有个答案。

        这时,画面一转,来到了她还没有拜陆玄为师时。

        或者说,是她还没有遇见陆玄之前,更为适合。

        在天柱峰,一片模糊,她无法看出什么,只知道,那模糊过后,陆玄气息微弱,浑身伤痕的半跪地上,头顶额头,更是开了一只天眼,不停地渗血。

        神态蜚弥,白衣染血,一只手撑着大地,不停地喘着粗气,低咛着“莫非,命运真的不可逆么?”

        若是陆玄在这,看着这副场景,定会想起,这是当初羽化成仙地一事之时,自己想去阻拦。

        结果刚刚准备行动,就惹出了大恐怖,祂跨岁月长河而来,唯一的目的,便是阻止自己,或者说,是斩杀自己。

        若非有一位背对着众生的无上强者相助,或许他,已然在那时陨落了。

        陆羽看着这一幕,细想了一会,顿时想起事情的起因。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叶若仙便冷冷的相问了。

        “这时的他,为何会受如此重伤?”冰冷的眼眸,是满满的心疼和恨意。

        她恨那个,把陆玄打成这样的人,当时入魔,也是因为看到了这里,才义无反顾的选择入魔,或者说,是被影响到了,心魔显现,不得不入魔。

        陆羽轻叹一声,与叶若仙对视一眼,道“这个时间点,若是我没有记错,当是羽化神朝谋划成仙地的时候,当时老祖想去制止。

        可,在他刚刚行动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一股无上伟岸的气势,传遍了整座乾坤圣地,帝兵伏羲琴,被这气势压的无法动弹。

        若非是有着不知谁设下的禁制,抵消了全部气势,只遗留一丝出来,不然,此刻乾坤已经不存在了。

        而等气势消散,天空恢复原样之后,我等前往天柱峰时,就见老祖是这副模样了。”

        “你可知是何人阻拦?”说话间,叶若仙眼眸中,带着无限杀意。若是真的让她知道了是谁阻拦,或许她会舍了一切,也要将之打杀吧。

        只是陆羽明显不知,摇摇头“不知道,那件事过后,老祖就下了命令,此事永远不得再提。”

        闻言,叶若仙只是轻轻的点点头,随后来到花园中,抚弄这新开的花,满心的复杂,不知该与何人说。

        宇宙中心,天心空间。

        陆玄化身神念感知这一幕,紧皱着眉头,暗道“仙秘,大道光阴术,这是何人所做?目的又是什么?”

        此术,是陆玄偶然间得知,是已经不存在的仙术,若非是青铜碎片上记载,陆玄也不会知道。

        只是,仙术当有仙才能施展,如今这片混沌海世界,是有仙,可九天十地宇宙,没有一个仙才是。

        蓦然,陆玄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一怔“莫非,是有人借助岁月长河,将曾经的一切,藉以那地府天煞的法,来将过去显现。”

        只是,是未来之人,还是过去之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