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欺骗”

第九十一章 “欺骗”

        秘境虚空,宸羽驻足而立,在他面前,是一道若有若无的影像。

        “主上,您方才,为何不让我出手?”宸羽恭敬中,带着不解。

        如果他刚才在天煞使用秘法前,将之打断,叶若仙也不会被引发心魔而陷入走火入魔的境地。

        他虽然不知道叶若仙在千劫百难中经历了什么,可也知道此法能够布置幻境,叫人将过去经历的重现。

        也不知道叶若仙究竟在幻境里经历了什么,让她引起的心魔,竟如此强悍,能直接让她领悟了提升境界的秘法。

        更没想到,她仅仅只凭准帝二重,就战败了三位准帝六重天,如此天赋才情,如此狠绝,只怕主上在她这个年纪,也难以做到如此决断吧。

        只是不知道的是,这秘法究竟会有何可怕的副作用,竟然能让一位大圣,头发雪白。

        且,看样子,似是燃烧了生机本源,却又不太像。

        因为,叶若仙的情况,还算正常,只是发丝变得雪白,神色什么的,虽说苍白,可也无扉弥之相。

        “不让你出手,自然有本座的道理,你只需服从就行。”说完,那道影像便就散去,化作星光,融入宇宙当中。

        看着点点星光,宸羽神色复杂的轻叹着。

        挥手摄来一道显瘦的身影,十三四岁左右的男孩,俊秀可比女子,面容白皙,闭着双目,神色稍显痛苦。

        低头看着怀中的男孩,宸羽喃语“既然主上叫我收你为徒,想来你应当有甚特殊之处,望你将来,成长起来,能好好辅佐少主。”

        说完,只手撕裂秘境空间,抱着男孩,回了青阳城城主府。

        ……

        “这是哪?”

        第二天,城主府后园,一间古色生香的房间里,少年悠悠转醒,看着陌生的房间,眸子里,满是警惕。

        宸羽从房外进来,见少年醒来,笑道“醒了就好。”随后,将手中热气腾腾的粥,放到床边的桌上。

        见着宸羽,少年一惊,方才,他竟是没有察觉到一丝宸羽的气息,忙从床上起来,道“晚辈林黎,见过前辈,不知前辈何故将晚辈带来此处?”

        宸羽静静地看了他一眼,颔首道“天资还不错,小小年纪,就有道宫修为。”

        林黎的体质,在他眼里,自然是无法隐藏,神体,对于宸羽主上来说,一种还算可以的体质。

        林黎一听,神色显得有些骇然,忙道“还不知晚辈是何时冒犯了前辈?”说着,惶恐的低着头。

        心里,则是思绪繁杂。

        能够只此一眼,就能够看出自己体质,眼前的人,修为一定是仙台大能级别。

        大能啊,要知道他林家,身为乱葬城五大家族之一,乃至在整个大陆,也小有名气,可是,对于大能,家里也没有一个。

        而他林黎,在一出生,就被家族寄予厚望,将来,定会成为大能,甚至大能之上。

        宸羽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是轻微的笑道“放心,本座偶然间去到你所在的大陆,见你天赋还算过得去,就将你带来这里。”

        闻言,林黎一怔,心中浮生躁动,这是,这是打算收自己为徒的节奏啊,不过,虽说心头有些激动自己能被大能或者大能以上的强者看重,表面上,还是要做错一副不解模样的。

        只见他带笑的道“前辈见笑了,晚辈自七岁接触修行,至今七年,仍是道宫境,又怎能担得上前辈口中的天资尚可呢!”说到最后,甚至显露了一丝苦笑。

        对此,宸羽淡淡摇头,脸上的笑意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肃穆,平淡的看着林黎,道

        “废话本座就不多说了,带你来此,主要是本座看上了你的天资,想要收你为徒,林黎,本座问你,你可愿拜本座为师,继承本座的法与道?”

        等他说完,林黎心中紧绷的弦彻底的松了下来,激动的连连给宸羽磕了头“徒儿林黎,拜见师父。”

        ……

        青阳城,玉龙轩。

        刚刚经历一场试炼归来的洛羲,姜不凡和姬云龙三人落座一楼的一个位置里。

        许是经历了什么,洛羲此时,脸上,已经没有当初的纯真,虽然还是带着笑颜,却也是平淡无奇,稍显冰冷之意。

        姜不凡坐在她的对面,带着苦涩的道“洛羲,那件事真的不怪你,你没必要这样折磨自己的。”

        一旁的姬云龙也是附和着“是啊洛羲,都是不凡他自作自受,想要采摘那朵冥花,不然,也不会因此惹出了那玩意。”

        原来,在青阳城外的试炼地时,姜不凡眼神锐利的在一处万丈高山上,发现了一朵能令人心境升华的灵药,冥花,想采下来当做礼物送给洛羲。

        结果没有想到的是,一朵冥花,竟会有一尊圣人巅峰级的妖兽镇守。

        后来,虽然如愿的采了花,可姜不凡也因此,受了伤,且要不是洛羲两人及时赶到,估计此刻的姜不凡,还要在床上躺着。

        “我没事。”洛羲声音清冷,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

        两人闻言,同时叹息一声,眼中,充满了担忧,洛羲这副模样,要是让叶若仙知道,自己两人,估计逃不脱任何干系。

        只是,再怎么无奈,又有什么办法,这两天,他们几乎想遍了办法,就是不能让洛羲恢复从前的性子,反而因此,对他们的样子,也越来越冷,冷的叫他们发寒。

        北斗,天柱峰。

        祖庙旁的屋子里,叶若仙神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脸上的刀疤,此刻,已经消失,再次恢复到了从前那副绝世如仙的容颜。

        只是,那满头的银丝,仍旧不见恢复。

        陆羽安静的坐在床沿,动作轻柔,生怕动作大点,会惊扰了她。

        “唉……”

        轻叹着“小祖,您这又是何苦为之啊!”

        以他的实力境界,怎会查探不出叶若仙此时的情况。

        就一句话,非常不好,若一个不慎,就会陨落。

        那天,她在破开天煞的秘法后,确实领悟了一个秘法,能够提升自己的修为,只是,此法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必须要以燃烧生机本源和透支潜力作为代价。

        所以,现在她的身体,可谓是十分不好,哪怕在一回到乾坤圣地,陆羽便给她服下圣药,可也仅仅只能保住她的生机,至于透支的潜力,就要看她能不能过此劫了。

        在他想着其他事的时候,床上的叶若仙悠悠转醒,冰冷的脸上,不再有任何一丝感情。

        通红的眼睛,烁着寒光,身上的气势,让陆羽这一个准帝七重的强者,都不由得骇然。

        “你怎么在这里!”

        如同能让人冰冻三尺的语气,让整个房间的温度,下降了几十,呆在这里,好似陷在冰天雪地里。

        被这突如其来的冷言冷语打了个激灵,陆羽神色复杂,道“小祖,当时您在青阳秘境昏迷,是混元剑大人带您回来的。”

        等他说完,叶若仙冷冽的看了他一眼,从床上起来,走到窗桕前,看着熟悉的地方,道“陆羽,你们何故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