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古皇出手

第九十章 古皇出手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

        话语自开始,到落下,间隔了五息。

        天上,百花盛开,其中又以牡丹最为显眼。

        不到片刻,百花凋零,花花叶叶如雨下般飘落。

        叶若仙沐浴花雨,若一个花仙子。

        漫天花雨,本应美丽无瑕,却充满了危险。

        每一花瓣,每一花叶,落下时,都带着空爆声。

        汇聚成团,又轰然炸开,空间粉碎,山河塌陷。

        银白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青铜面具,在炽热的阳光下,依然散不去那渗人的气息。

        伴随着她的轻声笑语,真的是叫人听了,只觉恐怖万分,

        “该结束了呢!”淡淡的话语,让人听不出喜怒,加上那阵阵笑音中带着的哭音,如同九幽之下而来的勾魂使者。

        每一个字,从她嘴里说出,都好似催命的符咒。

        天煞三人,面对着漫天花雨,不停地施法破除。

        待得花散叶消,整座帝渊,已经彻底塌陷,只留下一个细小的口子,不停地呼着浊风。

        帝渊底下,一片碎石堆旁的暗角处,一身沾染灰尘,却依稀能够看清白色的月老头浑身是血的半躺着,不停地喘着粗气。

        满是灰尘的脸上,带着满满的恐惧。

        在他身旁,是一身青衣,却已经破损不堪的白贺,此刻的他,已然没有刚到这里时的意气风发,相反,是一脸的绝望。

        他们的身边,躺着的是他们的同伴,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身体冰凉,鼻子间没了呼气,却是死去了多时。

        月老头颤抖抬头看着自己头顶上那一块横贯万里的巨石,苦涩的道“白贺,我们不该来的,不该来的啊!”说到最后,双目已是失神。

        这一刻,他满心悔恨,若不是当时见帝渊出世,起了贪念,想要夺取机缘,或许,齐老道与陈牝也就不会死的不明不白。

        “呵呵,现在说这些还有用么?现在,我们唯一的活命机会,就是上面的大神通者能够分出胜负,不然,这帝渊,就是你我四人的葬身之地。”

        白贺脸上,充满了自嘲之色,本是来帝渊寻找机缘,藉以突破如今境界,登上那个传说中的境界的,结果,刚刚下了帝渊,就遇到了一场空前未有的大神通者之间的战斗。

        仅仅只是战斗余波,就将他们四人伤的伤,死的死,甚至,就连存在了百万年之久的帝渊,也给震塌。

        现在的他,对于活着,已经是一种渴求而不抱有任何希望。

        “哈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何必当初啊……”月老头大笑着,笑声里,是无尽的绝望。

        上方,天煞三人此刻,已经是伤痕累累。

        天煞下半身,直接炸裂,只剩下上半身双手和头部,右胸口出,一朵花瓣深深插着,蕴含的吞噬之力,不停地吸食他的生机。

        坤阊情况也不比他好,只剩下半边头部,生机还算充足,法则之力,自身恢复之力,也在不断地恢复身体的创伤。

        只有地冥,此刻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虽然身体完整,可腹部,却有一个头颅大小的窟窿,不停的留着血液。

        另外一边,叶若仙的情况也不是很好。

        面对天煞三人的绝命一击,让她直接受到了重创,左手手掌,已经消失,满头银发,被斩落了不知几许,脸上的面具,裂开了两半,脸上留着一道透骨的刀痕。

        将破裂的面具收好,叶若仙艰难的支棱起身子,一双血红的眼睛,充斥着无尽的仇恨。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嘴里不停地呢喃着这句话,犹如陷入了魔怔。

        而周围,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山河沉浮,在他们山峰的下方,已变成了汪洋大海,上面,漂浮着众多生灵的尸身。

        距离帝渊较为近的乱葬城,此刻,业已是废墟一片,残垣断壁比比皆是,到处弥漫着硝烟,整座城池,不见一丝生气,显得死寂沉沉。

        当然,原本处于城内城外的生灵,在帝渊生了变故之后,就已经被城主联合其他家族与修行者,共同把大部分的人族与万族迁移之了千万里之外,只留下一些还来不及撤走的生灵,被战斗波及,损了性命。

        “假的,都是假的,一切都是骗我而已……”叶若仙双目无神,一步一个脚印,踩着深沉,艰难的往刚刚相互支棱起身子的天煞坤阊走去。

        经过些许时间的恢复,天煞的下半身,也已经从新长出,不过由于新生缘故,导致不能完美的适应。

        坤阊的头颅,也已经重新长出,如同换头一般,别无瑕疵,只是身上那充满死寂的气息,证明了他此刻,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

        只有地冥一人,似乎被忘却了一样,孤零零的躺在那里,动弹不得,体内的生机本源,一点一滴,缓慢的修复着腹部的窟窿眼。

        方才,是他离的叶若仙较近,承受的伤害也是最多,导致了生机本源匮乏,哪怕这一次侥幸活下去了,自己也无法能活多久了。

        相比较他而言,虽说天煞与坤阊两人的伤势看似更重一些,可体内生机本源,却没有流失多少,只是体内神力枯竭,怕是难以在支持他们战下去了。

        看着愈来愈近的叶若仙,天煞苦涩的看向坤阊,道“看来这一次,我们的路,也走到了尽头。”

        坤阊同样苦涩,随即瞥了眼地上的地冥,神色一变,眼里带着坚毅,道“为了主上,哪怕拼着身死道消,我也不能让她安然无恙的离去。”

        “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天煞抬头看着他。

        “嗯!她绝对不能留!”

        听着坤阊的话,天煞神色一凛,随即笑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舍了这皮囊。”

        说着,又看向了地冥,道“地冥,你天赋比之我等,还要好上些许,你留着性命,日后也能够为主上,多做些事情。”

        “你,你们两个,想要做什么?”地冥微微一楞,就见天煞不知从哪取出了一块紫色的符文,轻轻的放在地冥的身上。

        “这是我来时,主上交给我的传送符,本来是为了以防不测而准备的,现在正好送你离开。”说完,直接逼出一滴血,滴在符文上面。

        刹那间,符文紫光乍现,一道漆黑的隧道,如同一只狰狞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将地冥直接吞噬消失。

        地冥离去,天煞两人齐齐看向已经快到身前的叶若仙,天煞道“叶若仙,你很强,在我一生中,能够比拟你的,不出三人,不过,就算如此,不知你能否承受的住,两位准帝的自爆呢。”

        说着,在叶若仙怔然的目光中,两人即刻将体内的神力,通通压缩于苦海。

        在神力彻底压缩一处,苦海明显不堪重负,直接碎裂,随后,两人的身躯,如同吹涨了的气球,面色通红。

        与此同时,空气中传来了崩裂声,无数道空间裂痕浮现,露出了里面的虚空。

        见状,叶若仙眼神登时清明不少,道了一声“不好……”后,整个人直接转身逃离。

        两位准帝的自爆,所产生的威力,足以将这片大陆炸毁三分之一,而处于中心的叶若仙,若没有奇迹出现,或许不会死,可是神魂定会陷入昏睡蜕变,也许会成为一个活死人。

        就在这时,天外飞来两道流光,却是尸皇皇兵,骷髅骨杖与混元剑。

        骷髅骨杖出现,直接射出两道黑光,将两人定住,包裹,之后,天外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小女娃子,你很不错,将来,本皇还会来找你的。”

        话音落下,骷髅骨杖直接裹挟天煞两人,破开层层空间束缚,飞速离去。

        混元剑漂浮在叶若仙面前,看着她的满头银发,不断地发出轻颤“心魔,这怎么会?”

        随即,顾不得其余的,直接将叶若仙裹住,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这片大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