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若仙携子回乾坤

第六十四章 若仙携子回乾坤

        “世间之法,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由各个时代大帝,古皇创下的法,亦是如此,想必,此法,是由帝君新创吧。”

        雨暝微微道,对于度灵一法,他确实不知道是何法,对于其的作用,更是不知。

        不过,也能猜测一些,度灵,度灵,应当是度化灵魂的法,可,身为一介准帝,灵魂早已与身躯不分一二,识海更是灵魂所化,诞生神魄。

        如此,若想度化灵魂,怕是难行此举,除非陆玄能够将自己灵魂与神魄分离,将之从身躯抽出,不然,便是将自己打杀,身躯死亡,才能让灵魂神魄脱离肉身。

        看到雨暝脸上浮现一抹释然之色,便知他猜到了此法的作用,漠然浅笑“你是否认为本座无法再打杀你之前抽出你的灵魂?”

        雨暝摇摇头“帝君之法,岂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猜透的,只是雨暝自认道心坚定,不会被世上任何法操控罢了。”

        “看来你很自信!”陆玄化身轻微颔首“自信是好事,可盲目的自信,只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呵呵……”

        雨暝轻笑“雨暝自知今日非死不可,既如此,何不在自信一番,如此哪怕死了,我也无憾了,再而言之,能够在一位巅峰大帝面前,表现自己的自信,在另一个世界,我也能骄傲自豪一阵。”

        “死字说的容易,可真到了那一刻,有谁不惧?不然,禁区那些至尊,也不会在最巅峰的时候,自斩一刀,或身化禁区,或入主禁区,时而发动动乱,进食万灵以维持生机。”

        “帝君所言极是,虽雨暝心存死意,可真到了现在一刻,却仍是有些不舍的。”

        对于陆玄化身语气中的不屑,他自然是听得出来的,尤其是在说到禁区至尊的时候,那不屑的意味更深一层,表达的更为明显。

        且若真的到了死的时候,谁能够无所畏惧,就算有些人的不惧,可你敢说在生命消逝的最后一刻,他没有心生后悔?

        至于什么十八年后,又是一代强者这话,他自是不信的,且不说存不存在着轮回,就算有,到了那时,还是自己么?

        “那,你可考虑好了?是自己打开神魄识海,让本座留下烙印,还是等本座亲自出手,抽出你神魄灵魂,再种下烙印?”

        “唯死而已。”说完,雨暝便直接闭上了双眸,手中的准帝兵,被其直接扔开,看样子,是一副慷慨就死的模样。

        “罢了,既然你想死,本座便就成全你。”说完,单手做爪,一股吸力自掌心而出。

        雨暝不抗,直接被陆玄化身吸至身前,随后,一股更为强劲的吸力,直接透入雨暝体内,在其苦海,识海两处,化为万千漩涡。

        将雨暝体内全部力量,乃至道果,融为一体,化作一道暗青色的光团,摄于手掌之中。

        神力尽皆枯竭,道果离体,雨暝身体眨眼间,变得干瘪,生机流逝,雨暝彻底绝了生机。

        随后,陆玄化身淡漠的笑了笑,在已经炼化了药力,驻足旁观的塅元惊骇的目光下,轻语“想死,本座却偏偏不让你死。”

        随后,左手轻轻一指,一道纯绿色的光辉,瞬息间没入雨暝干瘪的身体里。

        紧接着,一道若有若无的透明人形气体,从其体内飘出,等彻底稳定下来后,化作雨暝的模样。

        “这,这怎么可能?”雨暝看着自己透明的灵魂体,顿时惊骇的看向陆玄化身。

        对于雨暝的惊骇,陆玄化身只是淡然一笑“在本座面前,想死却是很难,除非本座想让你死。”

        之后,神色一变,变得冷漠无情,冷声道“既然你不愿配合,就莫怪本座强行加入烙印了。”

        说完,在雨暝骇然,惊恐的神色间,一道神念直接冲入他的灵魂。

        “啊~”

        “啊啊啊,不要,帝君,我,我答应臣服,我……”

        雨暝直觉灵魂被撕裂,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忘却了一切,只剩下痛,让他灵魂不停颤抖着,时散时聚。

        烙印结下,陆玄收回神念,漠然的看着不停喘粗气的雨暝魂体,屈指一弹,其灵魂伴随一道绿光,与干瘪的身体融二为一。

        一阵光华闪过,雨暝干瘪的身体渐渐饱满,待到绿光彻底散去,雨暝紧锁的眸子,攸然睁开,看向陆玄化身的眼中,没了方才的自信,而是无比的恭敬,犹如一个虔诚的信徒。

        当即跪拜,口颂“雨暝拜见帝君,愿帝君仙道畅途,造化无上。”

        陆玄化身见此,轻微点头,虚手轻扶“好了,接下来,你便与塅元一道,破坏北斗羽化的帝阵阵眼,至于如何操作,你应当清楚。”

        其实,对于陆玄化身来说,本不需要如此繁杂的种下烙印,只要神念直接入侵识海,将之搅的天翻地覆后,神魄入苦海,与苦海中的神魂相融,即可。

        只是,雨暝一心求死,对于这般伟大的愿望,他自然是不能拒绝的,所以,便就让他尝尝死亡的滋味,在将其神魄神魂相融,将灵魂与身体分离,让其忍受一番痛楚。

        之后,陆玄化身在一次嘱咐了两人一番后,便挥手撤去了禁制与阵法,撕裂天心空间,进了里面。

        待到陆玄化身离去,雨暝摊坐在虚空之中,大口的喘着粗气,方才,他只觉自己灵魂,被千刀万剐一般,欲死还休。

        塅元来到其的身边,将其拉起,笑道“这下可明白了帝君的可怕?”

        雨暝苦笑着点点头,一脸后怕的道“这种滋味,若是可以,我是不愿在尝受了。”

        “行了,我等也该离去了,帝君的任务为重,至于一些事,路上在一一细说。”塅元拍了拍雨暝的肩膀,对陆玄化身的这一变化,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着实叫人心生恐惧,不忍直视。

        “嗯!”

        雨暝深吐一口浊气,点点头后,与塅元一道,离开了宇宙星空。

        在他们离开之后,被他们战斗余波弄得遍地狼藉的星空,在一道玄之又玄的气息接引下,缓缓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南岭,距离乾坤圣地最近的一座城池中,叶若仙与洛羲两人,面戴薄纱,悠哉悠哉的走在城中街道。

        洛羲一手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咀嚼了一个,疑惑的看向身旁的如冰山般的叶若仙,问“若仙,怎么不直接回去,反而是在这成里闲逛?”

        “你可以先去,我不会阻拦你。”淡淡的瞥了眼洛羲,许是因为其未曾收敛眼中的冰寒,让洛羲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缩了缩小脑袋,吐着小香舌“嘿,这里是南岭,又不是东荒,而且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不怕我走丢,我还怕呢!”

        闻言,饶是叶若仙在冷淡的的内心,此刻也不由得感到一阵无语,丫的,你一个斩道圆满,只差一步便能证就圣人的存在,跟我说害怕自己走丢?

        你是有多路痴,才能这般对自己不信任?

        微微摇了摇头“既然如此,那你就别在多言,不然,要么你独自一人回瑶池,要么就在这里独自晃悠吧。”说完,叶若仙直接加快了脚步,朝着街尾走去。

        洛羲紧紧跟在她身后,每走两三步,就是一颗糖葫芦下肚,看着叶若仙白色如仙的背影,吐着小香舌“切,真当本小姐是路痴啊。

        还想把本小姐独自扔下,哼哼,这辈子你都不要想这事,本小姐就是要赖定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