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度灵

第六十三章 度灵

        顷刻间,寰宇再无声响。

        风歇雨停。

        时间静止不前,一切仿佛按下了暂停键。

        半响,风动了,碎石浮沉,无处可依,四处流浪。

        弱水河散成了一滴滴青莹莹的液体,在宇宙里漂泊,星芒破碎,化作点点星光,消散无影。

        “噗~”

        “噗嗤……”

        立于星球碎片之上的两人,同时喷吐一口鲜血,血虽轻,威能却强,滴在虚空,浓浓的帝之气息溢散,震塌了星河。

        虚空荡,风嘶吼,雨暝拖着残缺的身体,狰狞的裂开大嘴,冷眸如电“塅元,你我之间的战斗,恐怕此刻,已然被其他人捕捉到了,等皇主到来,看你伏不伏诛。”

        塅元此刻,身躯破裂,双腿被炸开,左手也只剩半截,右胸口,更是被透了个双拳大小的洞。

        血已止,可双眸五官依然溢血,嘴巴撕裂一截,看上去有些恐怖,笑了笑,如鬼如魔,狰狞可怖

        “呵呵,雨暝,你以为我敢与你一战,会没有任何准备不成?你且以神识探查一番,看看你我所在的空间,有何不同。”

        之所以选择这片离北斗甚远的星域,便是因为在自己到来之前,这里就被帝君设了禁制,可以隔绝一切气息,哪怕这里彻底崩裂,也无法有任何的波动传递到外面。

        且,这里尚有阵法相佐,只进不出,哪怕是羽化皇主知晓赶来,那等待他的,也只能是陨落一途。

        毕竟,那位至高的存在,此刻,正在天心之上,看着他们啊。

        虽说神力枯竭,苦海反反复复炸开,可身成准帝,一举一动,都可牵动宇宙法则,哪怕身体遭受如何深的创伤,只要生机不绝,尚有一息,依旧可以借助法则来恢复自身。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停,雨暝身上的伤痕,已经愈合的差不多,断开的手脚,也重新生长了出来。

        神识外探,在欲穿过这片星域的时候,却恍若有一层坚硬的膜,阻拦着自己,而且,在自己强行穿透的时候,就有一阵杀机从膜中传来,搅散自己的神念。

        神念被斩,雨暝原本苍白的脸,更是没有一丝血色,双目无神,费靡不振。

        “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为你出手……”

        一阵呆滞,雨暝轻声呢喃,脸上挂着凄惨的笑,加上其脸上未干的血液,看上去渗人无比“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雨暝深深的看了眼已恢复人形的塅元,脸上是数不清的苦涩“原来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内,或许,在我踏足东荒的那一刻,你们就已经发现了我吧?”

        “呵,你还不配让帝君算计。”塅元冷笑“不过,你说的也没有错,在帝君的计划之中,你确实是其中的一小环,虽无关紧要,却也在其内。”

        “能成为那一位的棋子,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呵呵!”得到了解答,雨暝一脸的苦涩,眼中,也没有了争斗的光辉,也没有任何的绝望之色,相反,愈来愈平静。

        “能成为帝君的棋子,自然是幸运的。”塅元此刻,也是平静了下来,仿佛,刚才的生死战斗,不存在过一般,两人,恍若是知心好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同时,塅元满是敬仰的长叹一声,对于陆玄的计划,他和陆玄暗中的势力,都是参与者,每每进行一步,都让他们深感这个计划的宏伟。

        把诸帝,至尊,古皇和一干圣地,大教,作为棋子,谋夺无上造化,参与的准帝。

        光是百年前破源而出的太古准帝,就有将近二十位,再加上陆玄在各个星域镇压的准帝,加起来共计三十六位,在计划开始的那一刻,便携带一干大圣等强者,前往宇宙各地,布下一个大局。

        只等未来仙路开启,便是收局之时。

        “确实,能成为一个大帝的棋子,确实是我的幸运。”被一个在世大帝盯上,雨暝此刻,心里不免的有些怅然,在世数十准帝,又有多少,能够入得大帝之眼?

        能作为其的棋子,说不上有太多绝望,更多的,还是寂寥。

        此时,雨暝眼中带着疑问“能否告知于我,你们的计划是什么么?”

        虽不知他们的计划,可也能猜出羽化神朝在里面,会扮演一个较为重要的角色,若不然,也不会为了自己,亲自布下禁制,隔拦一切动静。

        塅元摇摇头,淡笑一声“很抱歉,没有帝君准允,我不能告诉你。”虽说知晓一部分,可没有陆玄的允许,他若是说了,那就是等于背叛了陆玄,而背叛陆玄的代价,他承受不起。

        不过,虽说真正的谋划不能说,对于一些事,还是可以说的,随即,在雨暝一脸落寞里,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整个宇宙各大势力,包括各大禁区里,都有帝君布下的人。”

        说完,有些紧张的看着四周,过了一会,宇宙仍旧一片宁静,顿时送了口气,看来,对于这些事,帝君是不怎么在意的。

        之所以会对雨暝说起这些事,不乏是他对于陆玄底线的一种试探,现在看来,这些事,还在陆玄底线之外,不过,也仅此一次,他虽然深得陆玄看重,可也不敢事事都做。

        若是一天,他真的触及了陆玄的底线,他对于自己的下场,也是能够知晓一二的。

        此刻,听完了塅的话后,雨暝已然是骇然变色,一句话也难以说出来,宇宙各大势力,各大禁区,都有那一位的人,那他的谋划,该有多大?

        他可不认为,在这些人里,会有什么修为低下的人存在,而那位收拢这么多强者,可想而知,这个计划,一旦施展开,引起的动荡,一定是惊世骇俗的。

        把心中的骇然深深掩藏,幽幽的看了眼塅元,道“想必,你在那位的众多手下里,应当深受那位的倚重,若不然,这些事你不会知道。”

        塅元神秘一笑,却是不作回答,有些事能说,有些事不能说,比如,雨暝的问题,他却是不可做出回答的。

        见塅元不答,雨暝蓦然轻笑“看来,你在那里的地位,也不是怎么好,不然,也不会不敢回答。”

        “雨暝,你何必以言语相激,莫非,你就不担心你的下场会如何么?”塅元淡然一笑,对于雨暝的心思,他怎可能不清楚,无非就是想要自己对帝君心生不服罢了。

        却是不知,自己等人,对与帝君的崇敬,可谓比之宇宙还要深,在帝君成帝的那一刻,他已然成了自己等人的信仰,又岂是能够以言语相激的。

        “最差的结果,无非唯死而已,既有了定义,又有何必要深究。”雨暝平静的道,恍若生死,在这瞬间,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看来,你挺有自知之明,不过,本座不会取你性命,相反,还会赐予你一番造化。”在两人交谈中,陆玄的声音自宇外传来。

        塅元连忙单膝作礼,拜道“恭迎帝君!”

        “起来吧!”陆玄化身出现,虚手将塅元扶起,随后眸间星辰,阴阳,乾坤,八卦,不时变化,看与雨暝“七千年前的羽化杀星,现如今,也已成为一个耄耋老朽,看来这些年的安宁,让你的心,沉寂了。”

        雨暝连忙拜礼一番,笑道“大帝言笑了,时代变迁,一代更比一代盛,属于雨暝的时代过去了,这心,自然也就倦了。”

        陆玄化身笑了笑,取出一枚紫金色的小药丸,扔给一旁的塅元,再其困惑的目光中,道“这是本座研习道德天尊古方炼制的九转回天丹,其中妙用,你服下便知。”

        随后,继而看与雨暝,道“本座还是挺爱惜人才的,所以,给你一个机会,投奔本座,往前之事,既往不咎,你看如何。”

        “大帝言笑,雨暝不过是一介将死之人,何以能得大帝看重,况且,雨暝早已对着大道立下誓言,此生此世,唯神朝而尊,若违誓言,魂消魄散。”

        对于雨暝的话,陆玄不以为然,反而漠然而笑“是么,那你可听过,本座手中,有一门叫做度灵的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