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准帝相遇

第六十一章 准帝相遇

        陆玄离开之后,夏宜便直接降落身形,落在公园里的一颗树枝上。

        当然,他是不会承认是自己没办法维持腾云术的。

        腾云术,顾名思义,就是为了像夏宜这样,刚刚接触修行,有了一定境界,却还没达到可以踏虚而行的修行者所创建的。

        起源不可考究,为烂大街的术法,基本上每一位低阶修行者与修行者熟识的凡人,都会人手一份。

        当然,此法虽能够让低阶修行者踏云而行,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特别耗费法力,像夏宜这样的星云初期修行者,使用此术,也不过三个时辰而已。

        当然,这也是宇宙法与秘境法的不同之处,宇宙法需要修行者到了主星境才能踏虚而行,而秘境法只要到了彼岸,就能够御风踏空了。

        从树枝上轻飘飘的落下,装作一位路人,出现在公园里,看着时而傻笑,时而郁闷苦恼的青年,走上前去,拍了一下青年的肩膀。

        “谁?”

        青年一下子惊的弹跳起来,摆出一副攻击的模样。

        “额……”夏宜见状,一阵无语,这丫的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不就拍了一下肩膀么,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

        却是没有想过,现在是大晚上的,而且整个公园里,只有他和青年两个人,再加上他是轻悄悄的过来,轻悄悄的拍肩膀,换做哪一个普通人,都会做出和青年一样的反应。

        轻咳了两声,夏宜笑道“哥们,我想问你个事,艾森公寓怎么走?”

        “你,你究竟是人是鬼?”青年回过身,看着夏宜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在微弱的路灯下,和徐徐而来的阴凉风,连连后退几步,和夏宜拉开一些距离。

        “额……”

        这时,夏宜只觉几只乌鸦从自己头顶飞过,鬼?鬼你妹啊,有我这样帅气的鬼么?

        虽说心中吐槽不已,但还是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份,又是咳了两声,道“我是人,活生生的人。”

        然后,又故作低声的道“看来是碰到了一个傻子。”

        “原来你是人啊,这我就放心了。”青年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轻吐着浊气。

        至于夏宜的吐槽,他表示没有听到,而是努力平复自己躁动的心,笑着说道“对了,你刚才问我什么?”

        对此,夏宜无奈的轻叹一声,得,这人不仅是个傻子,还是一个有着健忘症的人。

        摆出一个较为阳光的笑容,道“我想请问一下,艾森公寓怎么走?”

        青年顿时恍然大悟,随即又摇摇头“哦,原来是问路啊,很抱歉,我也是刚刚到这里,所以……”

        “唉!”夏宜轻叹,脸上露出一抹遗憾“好吧,打扰兄台了。”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还未等他踏出一步,就见青年连忙拉住他的手,讪笑着道“嘿嘿,那个,你看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要不然,咱们一起去找房子?”

        夏宜狐疑的看了看青年,故作沉思片刻,在青年讪笑和期冀中点了点头“也行,那咱们走吧。”

        说完,夏宜便挣开了青年的手,径直往小区公园附近的出口走去,青年紧随其后,看样子,是真的想跟着夏宜一道去外面找房子应付一晚了。

        暂且不提夏宜和青年他们找房子,此刻,远在无尽混沌之中的九天十地,北斗星域东荒灵城。

        塅元位立半空,双眸平静而淡漠,背负着双手,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看着下方城池。

        城中小院,岁月变迁。

        院落间的花已经凋谢,枯黄的叶子,散落在大地,院门处的两棵修剪美观的常青松,也有了许许针叶落黄。

        秋风萧瑟,去了蛙鸣知了,换来了一片风轻云静。

        天空,飘满了枯寂的气息,风微凉,吹的寒气森森,各色蜻蜓,蝴蝶相互嬉戏追逐,给这清冷的天地,带来一丝嘲杂。

        洛羲一身淡黄色的裙子,挽着一头秀丽的发丝,两缕垂颊,流连在枯萎的花园间。

        轻淡的颜容,挂着莫名的笑意,似是追忆,又似是欣喜。

        素手拂过一朵朵枯萎未曾凋落的花,干瘪的花朵,没了水分,显得有些硌手。

        笑意散去,微凝着秀眉,看了看手中摘下的枯萎花儿,喃道“花娇艳芳美,也有凋零枯黄的一天,我呢?到了老年,也会和这花一样?”

        随后,又摇摆了头“想什么呢,到了这个境界,就是想老,也要看你是否愿意了。”话落,轻轻挥动衣袖,点点绿莹莹的光辉,落在枯萎的花叶上。

        刹那间,吸收了绿光,那些枯萎的花草,像是进行了一个轮回,从花叶飘落,再到长满新芽,茵茵郁郁。

        最后,等绿光全部消失,满园里,再次变得姹紫嫣红,不计那秋风萧瑟,宛若再次回到了那个温暖和煦的春季。

        “这样才好呢,粉粉绿绿的。”看着再次变回姹紫嫣红的院落,洛羲俏脸里,带着许许欢快。

        在她身后,叶若仙一袭白衣,气质出尘,迈着曼妙莲步,身带玄妙之气息,从房间走出。

        她青丝束冠,两肩垂发,空气刘海里,隐藏的是含光的眸。

        看着一片姹紫嫣红,和此时满面欢喜的洛羲,淡淡微笑,摘下一朵自己跟前的兰花,轻嗅了一下,露出一抹迷醉之情。

        “呀,你怎舍得出来了?”听到身后动静,洛羲攸然转身,看是叶若仙,一脸喜色,凑上前去。

        洛羲欣喜的神色,落在她眼中,闪过一份暖色,淡语“待会,随我去一趟南岭吧。”

        “去那里做甚?”

        洛羲讶异的看着叶若仙,一时间却是没有反应过来。

        下一刻,似是想到了什么,惊道“你要回乾坤圣地了?”

        叶若仙微微点头“嗯,出来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回去一趟了。”说完,眼中飘过一抹惆怅。

        是啊,出来了一百多年,也是时候回去了。

        再加上有陆羽带来的消息,容不得她不回去,哪怕明知这一次回去会被禁足天柱峰,也得去。

        不为什么,只为陆羽手中,有陆玄的信息,只为这一个,就让她无法拒绝。

        似是知道叶若仙心中所想,洛羲会心一笑,道“好,我陪你。”

        叶若仙点点头“不过,在回去之前,还需解决一个麻烦。”随后,在洛羲不解的目光中,看与院墙上方的空间,道“雨暝,既然来了,何不出来,躲躲藏藏,可不是你的性格。”

        冰冷的声音,如同一把把利刃,刺破了层层空间。

        一袭黑袍的雨暝显露身影,看着院里的叶若仙,眼中带着复杂之色,轻叹一声“或许,当初是我错了,如果当时冒着身死的风险,将你化道,也许雨痕也不会死在你手上。”

        虽然心里后悔,当初没有听从凌源的话,将叶若仙斩杀在云华城外,这样,自己弟弟,或许也就不会死了。

        可也知道,世上并无后悔药,就算有,也不是他能够得到的。

        “是么?那很可惜,我活的好好的,而你弟弟,他死了。”叶若仙冷笑轻哼。

        “是啊,他死了,所以我来弥补上一次的错误。”话落,雨暝眼中的惆怅渐渐变得冰冷,一掌打出,化作弥天之掌。

        只此掌风,就让整个院落,塌陷数十米,洛羲头顶一鼎,艰难的飞到天空。

        叶若仙紧咬牙根,面带苦色的在空中摇摆不定,准帝之威,原来,她还不能承受。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虚无间传来“雨暝,看来这些年的修身养性,还是没有养到家啊,对一个小辈出手,可感到面红?”

        “塅元,是你,你来此,所为何事?”看着突然出现的塅元,雨暝一阵诧异,随后,看到塅元挥手破开自己的掌印,又一阵愠怒“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待会你自然会知道。”塅元说完,转过身对着轻喘着气,以一种不善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叶若仙,作揖稽首道“塅元,见过小主。”

        “塅元,你……”雨暝见此,脑中如同一阵雷鸣轰顶,雷音炸响后,经过短暂的失神,恍然大悟道

        “原来是你,当初在太华城,暗中出手相助此女的人,真的是你。”